第九百九十二章 声音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九十二章 声音

“吱呀……”随着于诗然的踏入,仓库的房门也再次缓缓地关闭了,只剩下空荡荡的服装店,以及丢在地上的那两件衣服…… 同一时刻,宇文轩也正发出“嘘”的一声,示意凌默二人暂时噤声。 “有动静!”几秒钟后,宇文轩小声道。 大概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黑暗中就隐约传来了一丝细微的轻响。他连忙闭上了嘴巴,悄无声息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侧着脑袋仔细地听了起来。由于受到黑雾的影响,这声音听上去很是模糊,甚至还给了人一种极为遥远的感觉。 但能够传入他们的耳朵里,想来也不会太远才对……只是在这样封闭空旷的环境下,要准确地捕捉到声源的方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不像是怪物发出来的啊……”许舒涵压低了声音开口道。 这时那声音已经消失了,从时间上来算,它也就持续了不到两秒的时间。 说话的同时,许舒涵还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宇文轩。 他怎么能反应比自己还快啊? 难不成……这个宇文轩……其实也是假的?!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但是看凌默的反应,似乎又不像啊…… “难道这人的反应格外灵敏一点?”许舒涵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时宇文轩也说话了:“说不定是新的怪物……不同的怪物发出的动静不一样,这一点也不难想象吧?啊哈哈……” “听出声音传来的方向了吗?”凌默一张嘴就打断了他。 “疯……宇文轩没听出来吗?”许舒涵下意识问道。 不过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宇文轩会怎么想她不知道,但凌默肯定知道她这是个什么意思吧?果然丧尸都很直白啊!这种本能根本克制不了! 和凌默不同,许舒涵可是对之前的事情尤有余悸。虽说没见凌默提出什么怀疑,但她偶尔还是会冒出一些颇为恐怖的念头来…… 宇文轩果然一无所知地回答道:“这个我不行,我是元素系的,这里有黑雾,出现波动的时候我倒是能察觉到一些,但是要具体到这个波动的源头。那我就做不到了。怎么,你能听见吗?” “啊……我也……”许舒涵有些脸红。果然该相信凌默的…… 她不太肯定地说道:“我只能听出个大概的位置来……估计,还要往更深处再走一段距离吧。其他的,我也说不太准。” 说到这里,她又有些忐忑地补上了一句:“凌默,你该不是想……” “对,我们去看看。”凌默点头道。 “我就知道……”许舒涵很是无奈。 他们衣服也找了。这路上也探索了。那怪物所在的位置固然是不敢去,但现在出来了新的动静,他们总得抓住机会去看看。变化就意味着机会,也可能意味着更大的威胁。不得不说,保留下恐惧情绪的许舒涵,在这方面比做人的时候表现得还要更胆小一些。 可能是因为感官更为敏锐了吧?做人的时候。那叫无知者无畏…… 刚刚那阵动静传来的时候,她除了侧耳倾听外,还突然多出了一丝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在一间巨大的房子里,一下子多出了什么似的。尽管看不见,但出于本能,她仍能感受到一种淡淡的威胁。 只是这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有这黑雾在。什么都会被很快地隔开。谁知道在这里面都有些什么呢?说不定再往前走几步,就能看到一只怪物站在那里。 所以许舒涵想了想,还是暂时把这种颇为飘渺的感觉压了下去。 等确定后再说吧,否则在这种环境中,说出来也只是徒增压力罢了…… “这两人真的能感觉到压力吗?”许舒涵忍不住对此有些怀疑。 “那我们走。”宇文轩兴奋道。 “许主播……”凌默则开口道。 许舒涵只好叹了口气:“跟我来。”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腰部突然多出了什么东西,但伸手去摸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感觉不到。 暗自一惊后。她又恍然大悟地回头看向了凌默,发现他正朝着自己慢慢地靠近过来。 “是他的精神力吧。怎么跟真的绳子一样……” 宇文轩则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凌默身后,不用想也知道,他也是被凌默用精神力拉着的。 三人就像是在攀爬雪山一般,一个串一个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带路的许舒涵固然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她也知道,作为中枢的凌默其实才是最该紧张的那个。 他站在中间。却要同时负责两头。不管是她还是宇文轩受袭,凌默都势必会受到波及。不过有精神力在,他一能提前感应,二也能拉着他们及时地做出应对。除了方便跟随外。估计这才是他不惜消耗精神力的真正原因。 此外,凌默的精神能量之多,也实在是有些超出许舒涵的想象了……他不见累啊!顶多就是揉揉眉心提下神…… 其实光多也不行,总量再多,输送量大了,也会对用于传输的管道产生压力。这一点跟消耗体力比起来其实是差不多的。但如果受到压力的肌体能够在使用过程中持续恢复,那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延长使用时间了。凌默的状况多半也是这样…… 只是,他是怎么恢复的? 许舒涵想不明白。但这会儿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小心地朝周围张望着,然后慢慢地朝着黑雾深处走去。那只吃饱喝足的怪物此时还没有动静,但涌动的黑雾却带给了她一种极为不安的感觉。 跟在后面的凌默也沉默不语,在他的脑海深处,此时还有另外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 水底。 越往深处,池子就显得越黑了。而尸偶接近池底的过程,就跟他本体走向黑雾的感觉是一样的。 只是尸偶的情况不像本体那样,他不仅是单独一个在行动,而且还正处于随时可能爆发的危险之中。 但奇怪的是,从他开始看到池底的黑雾后,那些隐蔽在周围的危险就突然平静下来了。 尽管还能感受到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可那些东西却分明没有再继续接近他了。它们只是继续躲在黑雾里,然后贪婪地注视着他……就像是在盯着一块即将被吞噬的肥肉。 “靠!” 凌默忍不住骂了一句。这感觉比起刚才,反而还更糟糕了! 是什么能让那些东西放弃跟随?当然不可能是他这个食物了。最大的可能是,在这个池底还隐藏着比它们更为危险的东西,所以它们才不敢靠近。 靠靠靠! 没有比这个更悲催的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证明他很可能找对方位了。 接下来,就是考虑如何虎口逃生的问题…… 随着他的移动,周围的黑雾和水波也跟着波动起来。 池底的一些垃圾也随之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中,飘飘荡荡,模模糊糊,看上去像是一些塑料袋之类的玩意儿。 凌默一点点攀爬了下去,然后伸了一把。 “卧槽啊!” 这哪儿是塑料袋啊!分明就是那种薄膜! 触电般的收回手之后,凌默又冷静了一会儿。 “找到薄膜,说明目标果然就在附近了吧……” 他咬了咬牙,再次摸了过去。 薄膜的数量很多,和他之前找到的那张不同,这个显得厚多了。 众多薄膜黏在一起,似乎被什么东西压在了池底,才导致没有浮上水面。 凌默伸手在水底晃动了一下,试图将挡在眼前的黑雾给拨开,同时慢慢蹲了下去。 不管这里有什么危险,先把眼前的事情搞明白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