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餐桌上的盛宴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八十五章 餐桌上的盛宴

“人呢?去哪儿了?”于诗然顿时有些茫然。 这前后才过去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对方居然就这么从她眼皮底下消失了…… “难道他退回去了?” 有可能啊!要是那样的话…… “那就是我想多了吧?”丧尸萝莉小声地自言自语道。她又将视线转向了那扇敞开的房门,为难地咬着手指嘀咕起来:“那我要过去吗?这样下去,会跟丢的吧……”小萝莉有些踌躇。 可惜,这会儿没有人回答她。凌默不在,黑丝也陷入了沉睡。她又试着呼唤了两声,却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奇怪,为什么会睡得这么死啊!”于诗然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平时黑丝在的时候,她只觉得麻烦,但现在黑丝突然在她的脑海里安静下来了,她又感觉不习惯了……就像少了个玩伴,也像是半月离开的时候…… “玩伴……”于诗然的眼神忽然茫然了一下,喃喃自语道,“对啊……人类的小孩儿都是有玩伴的……我以前也有吧?” “啊啊!我干嘛要想这个!”刚念了一句,她就立刻打了个激灵,然后使劲抱着脑袋晃了晃,不过几秒钟后,她又停顿了下来,抬头看向前方,有些恍惚地说道,“对啊,我怎么会想这个的?要想也该想半月啊……” “还有,黑丝怎么就不醒了呢……” 问题一下子就拥挤了起来。 虽然还想不明白,但丧尸萝莉那笨笨的脑袋瓜里。也隐约地将自己的异状和黑丝的沉睡联系到了一起……只是这里面到底有着怎样的关联,那就不是此时的她能搞懂的了…… “总会知道的吧……”于诗然有些大条地想道。 而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动了起来,并迅速地贴着墙边朝着那扇房门靠了过去。 从她的角度望去,那房门似乎只敞开了一条细细的缝隙,里面则是一片模糊。尽管已经离得很近了,但里面却仍旧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就好像进去的人已经凭空消失了一样。 于诗然“嗖”一下蹿到了门边,然后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推开了房门。 当门缝扩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立刻悄无声息地钻了进去。并在进门的第一时间就左右张望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缕寒光却突然闪现在了她头顶,并朝着正在慢慢向前走去的于诗然快速地接近了过去…… …… “刷……” 尸体又继续向前拖动了将近百米左右,怪物的速度才渐渐缓慢了下来。 而从几十米前开始,凌默二人脚下的淤泥就渐渐稀少了起来,最终完全变成了一层厚厚的黏液。 也不知那些怪物的手脚是怎么进化的,在淤泥里看不到它们留下的任何痕迹。到了这里也不见它们陷入黏液之中。许舒涵倒是在途中疑惑地看了凌默一眼,然后又无奈地想起了他看不见自己的事实,只好继续沉默了下去。 没想到几秒钟后,凌默居然捏了她一把,然后伸手指了指头顶,又盯着脚下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是……那些怪物是通过天花板移动的?”许舒涵这次心领神会得很快。 怪不得他会用到尸体了……怪物自己是挂在天花板上的。可尸体却是拖在地上的。这样跟下去,他们就会拥有一条极为明显的路标了。即便一会儿发现情况有什么不对劲,他们也可以及时沿着这条印迹逃回去。 凌默就是为了提醒她这个。但既然他会指出这一点,那就说明他们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在这黑暗中,有什么是她没有看见。却被凌默感应到了的…… 这里的黑雾已经浓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即便是从许舒涵的双眼望出去。也仅仅只是看清两三米的范围罢了。这还是因为怪物刚刚从前方经过,导致黑雾被冲散了一些的结果。 视野上的受限无疑也带来了心理上的恐慌感,如果不是凌默还牢牢地拉着她,恐怕她已经忍不住想打退堂鼓了。不过这一路上她也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越是跟着这怪物往深处走,周围就似乎显得越安静。 除了那些被引开的怪物外,剩下的怪物仿佛也逐渐被他们抛到了后面。 这倒是个意外收获,只是看凌默的表情,却好像并不怎么吃惊似的…… “对了,他说过的……那些怪物不是重点,被它们挡住的这个空间才是重点。问题是,我们到了吗?”许舒涵忍不住朝着周围望去,同时竖起耳朵留心起了周围的情况。 如果这里是重点的话,那会是一个比怪物聚集处更加恐怖的地方吗…… “刷……” 停下了! 拖着他们走了接近三百米后,这怪物终于在前面停下了。 凌默的神色也在此时突然一变,他快速地拉着许舒涵蹲了下去,停顿了一会儿后,又猛地拽着她朝着前方快步地走了过去。 “干什么?”许舒涵有些愕然。 但不知道这时候怪物是不是还在附近,她也不敢贸然出声。只是从凌默的反应上来看,她觉得这多半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不到五秒,他们就来到了那具尸体附近……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进了鼻腔里,让许舒涵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而凌默则似乎是用精神力感应了一下,接着便原地蹲了下来,又回头对着许舒涵的方向做了个“跟我做”的手势。 “喂……”许舒涵顿时就无奈了,你看不见当然无所谓了,可是我能看见啊!这么一蹲下,正好就盯着“巨神兵”那血淋淋的无头上半身了…… 不过按这个情景来看,那怪物应该是不在了吧? 凌默似乎也吸了口气,只是很快又保持了屏息的状态。 有什么要来了吗?她有些想问。 但事实上,凌默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作为感应者,他知道的情况要比许舒涵多一些。 那怪物拖着尸体连续在通道里拐了两个弯,然后才来到了这里。而途中凌默一直都在用触手进行丈量着,因此清楚地感觉到了空间大小的变化。 不管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里绝对不是单纯的通道。说不定,就跟他尸偶所在的池子是一个样。别看这会儿周围很安静,可如果这是因为池水之类的原因造成的,那就纯粹是暗藏凶险了。 怪物将尸体拖到这里后就松开了,按凌默的猜测,它多半是要原路返回的……所以凌默第一反应就是蹲下,以免被这怪物无意间碰到。 待布置在头顶的触手被什么碰触到之后,他便放心地站了起来,并带着许舒涵赶到了尸体所在处。晚了,这尸体说不定就没了。 不过还好,尸体仍然在那儿,就像是一盘刚刚被端上来的菜肴,正等着有人前来享用…… 在得出这个判断之前,凌默先是用触手对周围尽可能地进行了一番搜索,确认这里确实没有其他的尸体后,才耐心地等在了这里。这样的探查,至少可以探明这里是不是什么食品储藏室……不是的话,那肯定就是餐桌无疑了。 想想还挺刺激的……黑暗中,他们两人蹲守在怪物的餐桌旁,静静地等待着那个来用餐的大家伙…… 只是不知道,来的会是母体吗…… “啪嗒……” 一声轻响突然从前方传来,凌默心中一凛,而许舒涵则立刻害怕地握紧了他的手。 来了! 那声音只响了一声,接下来传来的,便是一阵十分刺耳,且格外尖锐的动静…… 两人紧张地蹲在原地,只感觉有什么似乎正在朝着这边接近着…… ps:各位,中秋快乐!还在喝流食,不能吃月饼的人正在看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