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就算吐出来也不能退货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七十六章 就算吐出来也不能退货了

不过这怪物还是很嚣张的,它不屑地吐出了一口泥,叫道:“就凭你……” “许主播……该你上了。” 接下来的事实表明,这怪物的确要比它口中的“加斯特威”厉害多了……单指在抗揍程度上…… 有着凌默的控制和许舒涵的攻击,这只怪物很快就被死死地压制住了。它不断地伸出手来试图抓住许舒涵,或者摆脱凌默的干扰,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凌默暂且不说,光是许舒涵那惊人的速度,就不是它那长长的胳膊能追上的。此外,它那颇具威慑力的高大身躯此时也反而成了一种累赘,在这条狭窄的通道里,它就像是一个被卡住的靶子一样,不停地面对着各种角度的打击。 “没用的!别说你们打不死我,就算你们可以,难道你真的敢杀我吗?当然了,我根本就不怕死,但是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个人类在哪里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想去找他?跟着我来到这里,你已经怕了吧?还有你所说的那些……咯咯咯,不管听着多有道理,但只要我不开口,你又能知道什么?你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吧?”怪物断断续续地大叫着,可因为这样,它反倒吞了不少的淤泥…… “别嚎了……”凌默十分淡定地站在几米外,不时地抬手挥动一下。而伴随着他的每次挥手,那怪物的身体某处都会传出“咔嚓”一声脆响。 “从目睹你解除变身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有着非常强的复原能力。哪怕是将骨头折断。你也能很快地将其恢复原状。这就是你变身能力的本质吧?但也正因为这个能力,所以你的身体同时也具备了很强的可塑性。换句话来说就是……很容易骨折。而且。这可不是我猜的。” “咔嚓!” 凌默这不咸不淡的语气对于怪物来说显然也是一种折磨,它数次想开口,却都被凌默“按”了下去。结果不仅没有反驳成功,反倒又吃了一嘴的泥。 “至于你所说的变成我……其实你根本没有处置我的权利吧?加斯特威也好,你也好,只是被派出来的诱饵罢了。加斯特威死了,所以你就出来了……以此推断,宇文轩也曾经摆脱了加斯特威。然后就碰上了你……但在同样的条件下,你却没有找机会变成我或者我身边这位……否则你就可以变身成为没穿衣服的她,趁着她尖叫的时候趁机逃跑了……”凌默继续说道。 “等等,为什么是变成我!”许舒涵插嘴叫道。 “哦,你希望变成我吗?那好吧,我更正下,变成没穿衣服的我。然后趁着你尖叫的时候……” “不管怎么样都是我尖叫啊!而且我没有希望好吧!我才不想看到你的……”许舒涵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将郁闷都发泄到了揍怪物这件事上。 “但是你却没有这么做。再结合你身上所穿的西服外套,这个问题就不难想明白了。你不仅需要和目标接触,而且还必须接触到足以扒掉对方衣服的这个程度,才能完全了解对方的身体结构,从而进行变身……”凌默接着道。 “听上去好像没错。可是为什么我会感觉怪怪的?是我想多了吧?一定是我想多了……”许舒涵一面低头狂揍,一面在心中念道。 这次怪物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它拼命伸长脖子尖笑道:“既然知道,你还……噗!” 随着它再次被按进泥里,凌默又说道:“因为这也正是你的引诱方式之一。一个只会变身的战五渣却能接替加斯特威。肯定有着什么特殊的杀手锏。利用我们对同伴的关心,然后借机再将我们带进陷阱……这的确是个不错的阳谋。所以信你。我们就输了。” “啊?”许舒涵再次忍不住说道,“可丧尸不撒谎啊……” “第一,它不是真正的丧尸。第二,如果它不撒谎,那它变身还有意义吗?陷入固定思维的话,很容易就会被这些怪物误导的。要不是它的破绽实在太大,我也没想到在加斯特威之后,还有一个新的诱饵会出现。相反,宇文轩却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很快就甩掉了加斯特威。”凌默竖起了两根手指,说道。 许舒涵一愣,然后泪流满面道:“当我没说……不过……”她对凌默的做法产生了一丝疑虑,既然信也不行,打也不行,那么他们到底还能怎么做呢?这怪物有恃无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放心吧,疯子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吃了他会被感染的,会染上疯病的……”凌默肯定地说道。 “喂!虽然表达了信任,可也若无其事地进行了人身攻击啊!还是说你以为这怪物会相信吗?你想让敌人知难而退把他吐出来吗!”许舒涵在内心大叫道。 “揍你的确没什么用,但是把你打到脱力后,我们再谈会方便一点吧。”凌默看着正在挣扎的怪物,说道。 然而当他抬头看向前方通道内的时候,他嘴角的微笑却慢慢地僵住了……那里面,到底有什么?在那一百米外,究竟是什么在等着他们?对方会听见他们的声音吗?或者说……也许在这黑暗中就有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 虽然他说得很有自信……可实际上这只怪物的出现,却让他对所了解到的信息产生了一些怀疑。这里智力最高的并不是那种叫做加斯特威的怪物,而是眼前的“巨神兵”,可重要的是,给他们命名的呢?会是这里的母体吗? 另一方面,“巨神兵”也在无意间透露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情况……如果他的猜测没错的话,那么这件事,也许就比表面上看起来还要复杂得多了……那个幸存者团队的存在,唐昊的交代,以及那个入口……这一切,也许都跟它所说的那句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是光凭那句话,凌默尽管有着许多的猜测,却没有一个能够得到证实的。这让他顿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身处在对方的老巢里,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掌握了多少,还有什么是自己不清楚的。而且他隐隐感觉到,从他们到达这里开始,他们就已经被什么盯上了……不是唐昊一行人,而是别的什么…… 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一分钟后,怪物趴着不动了。 反复的骨折和复原对它的体力造成了大量的消耗,此时的它别说挣扎了,就连站起来都很难做到了。最后关头它倒是做了一番新的努力……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它的脸就变成了宇文轩的样子,且一脸悲伤地求饶道:“别这样……” “啪啪啪啪……” 凌默二话不说,隔空就对着它狂扇了十几个巴掌……也就是说有十几根触手,连续不断地甩到了这怪物的脸上…… “为……你不……迟疑……”怪物不甘心地叫道。从它的角度来看,人类不是很麻烦的一种生物吗?明知不是自己的同伴,可看着相同的脸却还是下不去手什么的……没看这只女丧尸都愣了一下吗!为什么这个人反而来劲了啊! “呼……” 凌默活动了一下手腕,淡淡地说道:“我想这么干已经很久了……” “人类!你等着,不要以为你现在就能高枕无忧了,要不了多久……”怪物刚怒吼了一句,就连忙闭上了嘴巴。 可惜已经太迟了……凌默双眼一亮,说道:“果然啊……” 他慢慢走到了怪物跟前,然后对它笑了笑,问道:“你还有同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