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水底的“美人”鱼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七十二章 水底的“美人”鱼

在原地等待了两秒后,凌默就操控着尸偶,朝着“滴答”声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从动作上来看,他行动得倒是挺果断的……但实际上,随着他慢慢走近目的地,就连凌默的本体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能不能成功,就看他的了…… “滴答!” 一滴污水在他眼前落下,然后径直掉入了下方的水池中。 凌默低头往下一看,顿时感觉后背有些发凉。 这里……完全就是黑黢黢的一片啊…… 池水几乎没有能见度可言,上方也只有一层布满了青苔和黏状物的水泥板,给人的感觉低矮且压抑。水池整体呈长方形,单论长度可能有十米左右,靠墙的两边则都留下了不到三十厘米的空间,勉强可以供人行走。要想将池子内的情形完全看清楚,或者通过这个池子,就必须要走上这条“路。” 只是一看那发绿的地面,再看看一旁黝黑的池水,凌默就忍不住有些恶寒…… “冷静……不至于掉下去的……”深深地吸了口气后,凌默便控制着尸偶慢慢地移动了过去。他后背紧贴着墙壁,双手也小心地按在了墙壁上……保持着这个姿势,他就能在稳定身体的同时,随时最好迎敌的准备了。 说是三十厘米,但实际踩上去之后,就感觉跟踩在一根牙签上没什么区别了。不仅脚下滑,就连背后也滑,如果不是确定身后不存在任何生物。他甚至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一双手在背后推自己了…… “这也太难走了!我一会儿还怎么跑啊!” 凌默一边在心中暗骂。一边警惕地观察着池子内部以及周围的情况。 黑黑的池水中似乎没有任何动静。但每一次水滴声传来,都能让凌默的神经紧绷一次。而在贴着墙壁走了三四米后,他终于越过池水看到了一些新的东西…… 一个铁栅栏。池子的另一端并没有贴着墙,而是被一副铁栅栏隔开了。另一边则是一个圆形拱顶的通道,也不知是通往什么地方。栅栏上则有一个明显人为破坏出的缺口,看大小正好能供一个成人通过。只是光看栅栏露出的位置,就知道池水的深度起码在一米以上…… “不会需要跳下去吧……” 这池水倒是没散发出什么明显的臭味,想来多半只是用来接雨水的。上面到现在还在浸水。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但有问题的不是水,而是这水下的环境啊! “一米深……能容纳什么东西?”凌默紧紧地盯着水面,暗自想道。 如果栅栏是完好的,他必然就无视过去了…… “那些怪物……到底躲哪儿去了……” “滴答!” 凌默一惊,猛地扭过头去。 目光所及之处仍旧一片平静,只有一小片的水面上出现了一点涟漪…… “靠……”凌默顿时松了口气,脑袋也轻轻往后一靠…… “嘭!” 随着大一片污水突然溅起,惊愕中,凌默只来得及瞪大了眼睛…… “噗通!” 水面上爆开了一大团水花,接着又慢慢地回归了平静。 而在那狭窄的“岸上”。却已经不见了尸偶的踪影…… 几秒钟后,平静的水面突然又翻滚了起来。接着在那处栅栏旁便猛地钻了一个人来。 “卧槽卧槽!” 凌默伸手抹了一把脸,惊魂未定地扭头看去。 随着水面翻腾了两下,一条惨白的鱼尸就跟着浮了上来。 这条鱼大概有一米多长,张开的鱼嘴里长满了尖利的牙齿,身上则长了一层如同铁片般的鱼鳞,边缘处还很“形象”地镀上了一层铁锈。此外光看它张嘴的幅度,就已经能够猜到它的死因了……而凌默则不停地甩动着右手,皱着眉头念道:“还好没有被一口咬下来……不过这死鱼居然想着把我整个儿吞下去啊!太丧病了!” 在被拖下去的一瞬间,凌默的心情还是很紧张的……不过手臂虽然被咬住了,他蓄势已久的精神触手却跟着扔了出去。这条大鱼刚准备将他吸进去,就突然带着他沉到了水底。而在下沉的过程中,已经被吞了整条胳膊的凌默就干脆将它腹腔里的玩意儿给扯了出来…… “效果不错。”凌默一脸嫌弃地扯掉了袖子,又忍着恶心朝着那条大鱼靠拢了过去。 “鲶鱼?”他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别说是下水道了,就是化粪池,这种鱼都能顽强地长到一米多长……但仔细看看,这鱼的样子似乎又和鲶鱼有些不同。事实上,它似乎和所有的鱼都存在着一丝微妙的区别…… “到底是哪儿呢……” 凌默盯着它仔细看了两眼,突然就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接蹿了上来。 “我了个去的……” 是眼睛啊! 这鱼的眼睛……简直长得和人一模一样! 虽然还是闭不上,可是结构、形状,却已经完全脱离了鱼的范畴。而且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在注意到这一点后,凌默就总感觉这鱼的眼睛里,似乎充满了怨毒与愤怒…… “我靠……” 进入地下后,这还是凌默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透骨的凉意…… 人形怪再怎么变异,本质上还是人体。而这条鱼……它的存在简直就是超出凌默的理解范围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等等……与其说它的眼睛像人类,不如说是像丧尸?红的……眼神……的确都和丧尸一模一样啊!”凌默忽然反应了过来,他凑过去闻了闻,顿时就皱起了眉头。除了一股淡淡的腥味外,这鱼的口腔内的确散发着一股和丧尸类似的病毒气味…… “说起来,它生活在这里,却没有被那些人形怪当成猎物啊……或者说那些人形怪不来这里?不,不对,这周围还有它们留下的黏液,就连水底……对了,水底!”凌默盯着这条鱼看了看,然后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又潜了下去。 刚刚被拖下去的时候,他只是恍惚地看了一眼。而此时再度进入水底后,所看到的情形又和刚才的有些不同了…… 被搅浑的池水已经慢慢回归了平静,而下边则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晃动着…… “噗!” 不到两秒的时间内,凌默又一次钻了上来。而这一回,他手上又多出了一样东西。 一张半透明的,仿佛防水布一般的薄膜……只是在薄膜上存在着很多细密的齿痕,一些地方也能明显地看出残缺。最重要的是,这薄膜上竟然散发着极为浓烈的病毒气味,出水后尤其显得浓重。凌默拿在手里,感觉就跟拖了一只丧尸没什么区别。 “还好不是我本人下来……”凌默又擦了一把脸,然后暗自庆幸没在下面看见什么尸骨……看来这条鱼并不是吃人长大的,而是吃这种薄膜长大的。也有可能这里本来不止它一条鱼,但光从它能够长到现在这个体型来看,就知道它的竞争者必然都被消灭掉了。 凌默将薄膜伸过去和这条鱼的牙齿对比了一下,结果还真是这样。这条薄膜还算完整的,而下方还有更多被扯成了碎条状的…… “也就是说,这薄膜是新来到这里的?”凌默拿着薄膜看了两眼,然后便扭头看向了那个栅栏。 在这种情形下最容易想到的判断,恐怕就是这样了----“这种薄膜,是从那里面飘过来的?” 单看栅栏的宽度,这条鱼是游不过去的,它只能等在这里,等着有薄膜源源不断地出现,供它进行吞噬……像凌默这样意外出现的猎物,恐怕是它平生遇到过的第一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