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地狱入口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六十七章 地狱入口

“要是那样,他就不会特地留下记号了。所以,他只是想让我们谨慎入洞而已……”说话的同时,凌默便慢慢地靠拢了过去,然后摸索着找到了墙壁。他很快就通过手指的触感找到了记号所在的位置……这墙上本就有一层层的黏液和青苔,烧过之后就留下了一层粗糙的颗粒。凌默用指甲抠了一点下来,还没靠近鼻尖,他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焦糊味。 “许主播,”凌默将手指伸了过去,“来闻闻看,看下能不能分析出燃烧后到现在的时间。” “嗯?好。” 黑暗中,一丝凉凉的气息很快就喷到了凌默的指尖上。这一过程大概只持续了不到两秒的时间,但等到许舒涵后退时,凌默却分明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了很多,甚至最后还透出了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 “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凌默连忙问道。 “啊?你味道挺好的……”许舒涵下意识答道,但话一出口,她就立刻清醒了过来,连忙改口道,“不是不是!那个……从气味的浓度来看,可能过去也有一分钟了吧……对了!这洞口也没有其他的异常,他提出警告,是不是因为在他追进去的时候,这个洞的里面出现了什么问题?” “有道理。”凌默凑到洞口,小心翼翼地将触手放进去晃了一下,“两种可能吧,一种是听到了除了那个‘求救声’以外的新声音,另一种就是看到了什么……”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认为应该是后者。” 许舒涵刚松了口气。闻言又愣了一下:“为什么?” “这里……”凌默摊开手来,紧接着他的掌心就多出了一截布料,“挂在洞壁上的,这说明他当时很着急。如果是声音的话,他应该会更加警惕一些,但只有看到了什么,才会让他加快速度疯狂地追过去……” “可是……”许舒涵有些怀疑,她很想说就宇文轩那副鬼样子。就算身上全都是破洞那也丝毫不见违和啊!光是被挂掉一截衣服,根本就不能说明他当时的状态吧……只通过这点线索就推测到了这个地步,会不会有点太草率了? “可能你们都没有注意到……宇文轩这个人虽然不修边幅,但身上的西装却从来都是崭新的。即使是在没有更换条件的情况下,他身上破掉的地方也只会是臀部位置……”凌默说着,便毫不犹豫地钻进了洞内,“既然是看到了什么,那他接下来的速度应该是会不断加快的……我们也快一点!” 站在原地的许舒涵却瞪大了眼睛…… “等等……为什么你会关注到这些啊!”她也跟着爬了进去,这洞内的高度要比外面矮上一半,且狭窄了不少。她这样的女性尚且要半蹲着。如果是快速向前奔跑的话,的确会产生一些刮擦。此外在水泥壁上。她还发现了一些被手掌按过的痕迹。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应该也是宇文轩留下来的。 不过,真亏凌默用精神力都能发现这些细节……但最让许舒涵惊讶的,却还是凌默刚才若无其事说出的那番话……臀部方面还可以用关注异能来解释,但有没有更换、是不是干净,他又是怎么发现的啊!平时都在一本正经地对他们进行监视和偷窥吗! “哦,只是习惯而已。”凌默在前方解释道,“多观察别人,才能更小心地隐藏自己。你应该很懂才对吧?” 听到这里,许舒涵顿时愣了一下…… “对哦……他是为了她们……”许舒涵心中想道。 她平时戴着面罩躲在一旁,其实不光是一种自我保护,也是一个掩饰观察行为的道具……只是别人都把她当成了有特殊怪癖,为人内向的冰山女,而他却一眼就看穿了她隐藏在面罩后的本质…… “不过我观察的东西都比较表象……但不管怎么说,多了解一些总是没错的。你看,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了。”凌默说着,就突然往前一跃,同时他的声音也从下方传了上来,“到头了,你小心点。” “你偶尔也深入观察一下啊!比如我……”许舒涵叹了口气,往前两步后也纵身跳了下去。 落地后,许舒涵立刻就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不同。 这地上的淤泥……好像变得更深一点……而周围的空气也似乎更加浓稠了,弥漫着一股呛鼻的怪味。比她早下来的凌默已经用袖口捂住了鼻子,同时还有些难受地虚着眼睛。 “可惜没带背包。”他闷声闷气地说道,“不然戴着夜视镜就方便了。” “应该说……还好你没带。”许舒涵却说道。 她此时正环顾着四周……即使是对于丧尸来说,眼前这场景也显得有点太过凶残了…… 这条仅仅不到两米宽的通道一直笔直地延伸向前方,淤泥中则泡满了尸骸……大部分尸骸都只剩下了零碎的骨骼,但即便如此,这地方还是给人带来了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就像是踏入了地狱通道里。 除了地面,两边的墙壁上也是不堪入目……大量的血迹、厚厚的黏液,还有一些没人想知道成分、但肯定是来自于那些尸骸的东西……看着这些痕迹,许舒涵也不由自主地捂紧了嘴巴。倒不是因为恶心,而是因为恐惧…… 不管宇文轩在这里看到了什么,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会在这种地方生存的玩意儿,绝对是比丧尸更为恐怖的生物…… “凌默……”许舒涵有些紧张地开口道。 而就在这时,在他们刚刚通过的那个水泥洞外,却突然传来了“当”的一声轻响。 这声音极近,根本就是从洞口发出来的! 两人同时被惊了一下,就在许舒涵刚要动弹的瞬间,凌默却一把抓住了她。紧跟着,洞外突然就传来了“哇”的一声惨叫,乍一听仿佛婴儿的啼哭般!在如此黑暗寂静的环境中,光是这声音就足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