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钓鱼”的正确姿势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六十五章 “钓鱼”的正确姿势

“当……当……” 那模糊的响声始终保持在前方不远处,而随着两人的速度加快,他们已经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追出了很长的一段距离。可除了挥之不去的黑暗外,他们根本什么都没看见,更别说追上那个人影了…… “凌默,前方有岔路!”许舒涵突然低声道。 “有箭头吗?” “有……” “跟着走。” “啊?那万一……” “没事。”凌默的语气很笃定。 有了尸偶那边的安排后,他这边的情绪也跟着慢慢稳定了下来。 宇文轩不是傻子,他知道风险。至于这人影,它虽然诡异,但只要能够静下心来不受干扰的话,自然就不会被牵着鼻子走了。 “尸偶已经上了次当,没想到本体居然也中招了……”凌默不由得有些自嘲地想道。 但仔细想想,这人影也算是调整了策略的。在那种情况下,任谁都很难将它忽视过去吧……不过现在就不同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它并非是母体之类的存在,那么充其量也就算是个诱饵罢了,而它本身能够带来的威胁度也就随之大大地降低了。 岔路的出现,对他们来说也正好是个机会。 也许他们不该再追着这个诱饵了,而是让诱饵反过来追寻他们……等着鱼撞上来的鱼钩自然是个巨大的威胁,但要是这个鱼钩在满池塘地追着鱼呢? 不过。这样也并不说就完全没有威胁了…… 鱼钩追鱼固然很难,可毕竟这整个池塘都是对方的地盘啊! “无论如何。值得一赌!”凌默暗自想道。 两人很快就到达了交叉口,许舒涵朝着“求救声”传来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咬牙拽着凌默直接冲向了另一个方向。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凌默也只是感觉脚下似乎停顿了一下,接着就转过了半个身子。 转向了……他也将注意力放到了身后,那“当当”声似乎还在远处,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举动。 而许舒涵也微微地松了口气,虽然并不明显。但能够暂时远离那只怪物,还是让她心中的不安感稍稍地减少了一些。 “再快点。”凌默小声道。 “可……”许舒涵有些犹豫,“你身体……” “放心跑就是了。”凌默说道。这只女丧尸显然是担心他会承受不住,因为这里不光地面条件糟糕,空气也是格外地浑浊。一般人在这里呆久了都会受不了,更何况是加速奔跑了……不过凌默的身体好歹也是经过轻微改造的,虽然跟唐昊他们那种变身不能比。但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人类体质了…… “嗯……”许舒涵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不舒服的话你就说。” 她悄悄收紧了一下五指,将凌默的手掌彻底地扣紧了。下一秒,她的双脚就突然离地,带着凌默猛地蹿了出去。 那“当当”声很快就被彻底地抛到了后面,但许舒涵的速度却始终没有放松下来。 被她带着的凌默也一直没有说话。她用余光向身侧望了一眼,暗想道:“可能是在竭力保持呼吸吧……现在是我带着他,那平时他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这么辛苦吗……丧尸和人类的区别,果然还是很大的吧?他自己有注意到吗……” 做人的时候还不觉得。成为丧尸后,她却越来越多地观察起这种差距了……而对于许舒涵来说。最佳的观察对象自然就是能和丧尸相处的凌默了,而最好的观察机会,就是像现在这样的时刻…… “说起来,人类时期……我没有和异性像这样牵过手啊……”许舒涵忍不住想道。凌默的体温、心跳,都在源源不断地通过掌心传递过来。 “没有可供对比的经验……”许舒涵有些好奇,这种感觉到底是变成丧尸后特有的,还是异性之间自然就会产生的? 感受着他的心跳,自己也会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呃……好吧,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流口水这种反应肯定是因为变成了丧尸……”许舒涵无可奈何地舔了下嘴角,想道,“和人类相处也是挺辛苦的啊……痛并快乐着!说起来变成了丧尸,其实就是变成了一个超级吃货吧……啊!好想吃!” “多远了?”凌默突然捂着嘴开口问道。 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但许舒涵还是立刻回过神来,并且还被吓了一跳。她瞪大了眼睛,心虚地答道:“快三百米了。” “和它之间的距离呢?”凌默又问。 “如果它一直没停下的话,现在应该有五百米了。直线距离的话,不清楚……” 这下水道并非一直都是一条笔直的直线,不过弧度也并不是很大……但即便不到五百米,这距离也够远的了,而且每一秒都还在持续地延长中。许舒涵倒是在祈祷着那个怪物不要再追来了,却不知道凌默心中惦记着的事情跟她恰恰相反…… “五百米……它该不会一直反应不过来了吧?”凌默想道。 “凌默,这路上应该是有下水道井盖的吧?”许舒涵忽然说道,“他们所安排的出口,会不会是在这样的位置上?” “有可能……你多留意一下。不过就算找不到也不要紧……” 凌默的话显然让许舒涵有些愣神,她皱着眉头想了想,问道:“可我们来的入口已经……” “唐昊没死的话,就肯定会下来的。”凌默道。 “对哦……那俘虏还真是一人多用……”许舒涵不由得有些恶意地想道。 再想想凌默……不就一个俘虏吗,干嘛每件事都把他算上?那俘虏也是够倒霉的,偏偏要招惹上他…… “啊!” 就在这时,许舒涵突然低呼了一声。 她停下脚步,然后望向了前方:“我看见新的记号了。” “什么?”凌默想开电筒,但这周围虽然黑黢黢的,却仍旧能给人一种前后都十分空旷的感觉……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开个电筒的压力也是挺大的…… “是个……叉……”许舒涵吞吞吐吐地说道,“而且还是在墙上的一个洞口旁……我想,这是让我们不要进去的意思吧?” ps:明天又是多更日。好几天没说了,今天再吼一句,圆梦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