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六十二章 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幽深寂静的下水道内,凌默和许舒涵紧紧地贴在角落里,同时紧张地望着前方。短短的几秒钟内,周围的一切声音仿佛都被放大了。从脚下淤泥中传来的水泡声,远处模模糊糊的滴水声,甚至是一些说不出来源的细微响动……就在这时,黑暗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尤为清晰的轻响---- “啪嗒!” 许舒涵顿时怔了一下,接着又抬起眼皮向上方看了一眼。虽然从这个角度上根本看不见凌默的表情,但她却能感觉到凌默那轻微的气息都喷到了自己的头顶上。与此同时,他的胳膊也似乎收紧了一些,导致掌心紧紧地和她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意外地很暖和啊,而且还能透过皮肤感觉到血液的流动……离着这么近,背后也响起了他的心跳声……人体的温度原来是这么高的吗?”许舒涵不由自主地开始胡思乱想,但又很快地强行将自己从妄想中拉了回来…… “不行不行!不管是咬还是舔都不行啊!淡定一点!”许舒涵使劲地抿住了自己的嘴唇,胸膛则不停地起伏着,一双眼睛也瞟向了声音传出的方向,“到底是什么啊!再不出现的话,我都快撑不住了!” 而盯着黑暗中的凌默却显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随着“啪嗒”声再次出现,他不动声色地按了下许舒涵的肩膀,然后和她一起蹲到了地面上。 “咦……” 一开始,她以为凌默是想躲起来。但这段下水道根本就是一条直线。前后似乎都没有可供躲藏的地方。就算原地蹲下,也顶多是缩小的目标。而不是彻底将自己隐藏了起来。不过等到蹲下之后,许舒涵就有些尴尬地发现,自己的想法果然是太直白了一点…… 凌默的呼吸在她耳边渐渐变得均匀了起来,接着她便敏锐地感觉到身边似乎出现了一点极其微弱的能量波动。等她顺着这股波动看向地面时,却发现凌默的手指正悬空放在淤泥上。 “原来他是想偷偷探测前方……是要借助淤泥的掩护吗?不过这样一来,探测的难度应该会加大不少吧?”许舒涵想了想,也轻轻地吸了口气,“离地面越近。我能听到的声音也会变得越清晰吧……” “啪嗒……” 这声音传来的频率很慢,但音量却攀升得很快。一开始还只是如同虫鸣一般,可几步之后就像是什么东西重重地踩在淤泥中了。光听声音就知道,不管来的是什么,肯定不会是宇文轩。 那么宇文轩呢?他本应该走在他们的前面,可现在却有个“东西”从他消失的方向过来了……他有遇到这个“东西”吗?如果遇到了,那他现在的情形如何? 许舒涵皱着眉头。却没法在此时问些什么。从凌默的反应来看,他似乎还是很镇定的,可时间一长,她就感觉到凌默的掌心似乎比刚才更热了…… 凌默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那根触手就隐藏在距离他们不到三十米的地方,只要对方走到那个位置。他就能立刻根据情况发动攻击。但实际上对于丧尸或人形怪来说,三十米就足以看清前方的情景了。不过在他们保持蹲姿的情况下,对方一定会比许舒涵的反应慢上一拍,这就是视角的差异所决定的了。 “来吧……”凌默调整着自己的精神状态,双眼死死地盯着那里…… “啪嗒……” 响声很快就接近到了几十米的范围内。在如此寂静的环境中,这声音就像是直接响在凌默二人的耳边似的。他甚至有种感觉。好像这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压抑阴森的环境,总会影响到人的判断。实际上,这也正是人类最大的弱势之一…… “啪嗒!” 就在这时,响声突然停止了。 “怎么不动了!”凌默瞳孔一缩。 他能感觉到对方就站在黑暗里,正隔着四十米左右的距离向他们这边望来。而他的触手,就在对方十米开外的地方等待着。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人不动了。 它发现他们了? “不会的……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有人在这儿的话,是不可能这么快注意到这个角落的。下水道里的空气这么浑浊,能见度也根本没有那么高……而且要是被发现了的话,它应该会冲过来攻击才对……到底是为什么……”凌默的脑子里眨眼间转过了无数个念头,接着他一咬牙,突然松手站了起来。 而就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变故突然出现了! “啪嗒啪嗒!” 那声音骤然调转了方向,沿着原路返回了! “我靠!” 凌默顿时就呆了……这是在逗他啊!他还什么都没做呢!这家伙的危机反应也太强了! 许舒涵也有些傻眼,这什么情况?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好歹露个面啊! “追吗?”许舒涵抬头问道。她也知道这个问题有些多余,不管追不追,他们都得朝这个方向走…… 凌默果然咬牙切齿地点了点头:“追!” 先是夏娜和尸偶被引了下来,接着又是宇文轩,最后又是他和许舒涵……“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捣鬼!”凌默怒气冲冲地低声道。 “捣鬼吗……”许舒涵却有些担忧,只是她想了想,却还是什么都没说,而是默默地抬手擦了擦嘴角。 “你怎么了?”凌默一眼瞥见,顺口问道。 这次你就注意到了啊! 许舒涵一时无语……难得提高了存在感,可是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没什么……”难不成告诉你,我在擦口水吗! “那抓紧。”好在凌默也没多问,他扭了下脖子,然后就加快速度跟着那个声音追了过去。 许舒涵紧跟其后,眼神却慢慢地变得有些复杂。 “这下面,到底有什么?还有那种怪物,它们是从哪儿来的,又是怎么在这里存活下去的……”前方不断响起的“啪嗒”声倒是掩盖了他们俩奔跑的声音,只是感受着双脚在淤泥里不断地踩下拔起,许舒涵心中的不安感却也变得越来越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