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比死亡更恐怖的事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五十八章 比死亡更恐怖的事

尸偶在下水道里穿行的同时,地面上,凌默的本体也随着许舒涵来到了另一处隐蔽的套房内。这处看似冷清安静的地方就位于大楼一层的卫生间附近,本身看上去像是一个巨大的会议室,或者是会客室一类的地方……外面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但在和通往正门的大厅之间,却又存在着一扇坚固的防盗门。这意味着一旦被困,他们就很容易被堵死在这段基本封闭的道路上。 “还好没有被他们得手……”许舒涵不由得有些后怕地说道。真要是被算计了的话,那到时候别说是人类了,就连她这样的丧尸也很难做到全身而退。从楼外出现的丧尸暂且不说,最需要担心的还是从这间房内被放出的怪物……虽然没见到真容,但光是刚才所听到的那些声响,就足以让人感觉到胆战心惊了。 和凌默比起来,身为丧尸的许舒涵还要听得更真切一些……那种绝望的惨叫,被扑倒后微弱的喘息,以及活生生被撕咬的声音……虽说这样的声音以前也听过不少,但异能者在怪物手里死得这么凄惨的,却毕竟还是少数……面对着铁门的时候许舒涵就已经感觉到了,她很可能不是那些怪物的对手…… 一想到这间屋子里也可能放出那种怪物,许舒涵就忍不住有些畏缩。可惜这一眼望去也不见瘦猴和宇文轩的身影,站在门口面对着这偌大的一个空房间,身边就只有凌默一个活人在。 “你说是吧……嗯。凌默?”许舒涵随口问了一句,却不见凌默回答。便有些疑惑地扭头看了过去。没想到这一看,却让她再次怔了一下。 身为一个人类,凌默此时的表情竟然并非是紧张和小心,而是一股子掩饰不住的激动……他颇为兴奋地点了下头,说道:“进吧!” “进什么啊……”许舒涵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把那些怪物都揪出来!”凌默“咔咔”地扭了两下脖子,道。 同一时刻,他的尸偶也正在说着类似的话:“既然如此,那就把它们也当成一大堆病毒凝胶就是了!” 换个方式想想。这世界上的怪物越多,能提供的进化机会不是也就越多了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于叶恋她们也是好事啊!光是一座罗森公司,就已经为凌默提供了两颗首领级母巢了…… “从路线来看,宇文轩他们可能就在这附近。”许舒涵深深地看了凌默一眼,然后左右张望着说道。 “那些怪物也在附近。”凌默说道,“赶紧找吧。在找到之前,尽量不要打草惊蛇。” “这还用说吗……”许舒涵低声道。 她都快被吓死了好不好! 反倒是凌默自己看起来,更需要牢记这条警告…… 配电室附近,唐昊正撑着墙壁跌跌撞撞地向前移动着。 在哀嚎了一阵后,他便咬着牙爬了起来。 而目睹着他的离开,小白却只是哼唧了一声。并未做出任何举动。 “说什么让我自生自灭……”唐昊有些头晕地晃了晃脑袋,嘴里则不停地念着,“呵呵……我没那么容易死的……不会就这么死的……我会拿到那个东西,然后我会成为一个有丧尸体质的人类,一个有人类智慧的丧尸……” “他们被你杀了吧?”凌默的声音却突然从他的脑海中钻了出来。 唐昊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不断地将头撞向了墙壁:“啊啊啊!不要想,不要想!两面又怎么样。人不都是有两面性的吗!心里想着你去死吧,嘴上却微笑着跟人交谈……这种事谁没有做过啊!等等……我在想什么啊?得赶紧离开这里,离开……” “哇!” 随着一口鲜血喷出,唐昊立刻有些茫然地擦了下嘴巴。 全是血……而且还是黑的…… 他呆呆地看着掌心,突然又哭又笑地叫了起来:“什么自生自灭……就是让我去死吧……可我真的不想死啊!” 唐昊转过身来靠在了墙壁上,然后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腹部。 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那团肉正在慢慢地入蠕动着。而每动一次,他的嘴角都会涌出一股血来……不远处那“嘭嘭”的砸门声似乎一下子离他远去了,就连小白的嘶吼声此时听来也格外地不真切…… 几秒钟后,唐昊一把按在了墙壁上,神情恍惚地转过了头去:“不行……至少,要把这些怪物给他们带过去。没错……带过去……我还有一点力气,我还能活下去……” …… “小白那边真的没问题吗?”许舒涵忽然问道。 “没问题啊。”凌默很放心地说道,“只要不卡住的话……” “这样到底哪里没问题了……” 凌默却笑了笑,说道:“没事的,别忘了,还有个人会帮着卖力的。” “你是说……那个俘虏?”许舒涵问道。 “没错。虽然正常来说,他应该会努力逃跑才对……当然这样也能帮我们分担一部分压力,只是这个方案,他是绝对不会采取的。” “为什么?” 凌默想了想,说道:“暂时活下去,之后却要面对比死亡更恐怖的后果……对他来说,恐怕逃跑的结果还要更可怕一些吧。此外……”说到这里,他突然补充了一句,“从他的身体状况来看,他已经不可能浑水摸鱼了。但是借助他的疯狂,我们说不定还能从他嘴里知道最后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许舒涵愣愣地听着,正想说些什么,却隐约瞥见了一个晃动的人影。 “谁!”她立刻转过了头,问道。 一个瘦小的人影十分猥琐地从角落里探出头来,小声地答道:“是我……” “瘦猴?”凌默也跟着望了过去。 “吓死我了……听到有声音出现,我还以为是那些人来了。”瘦猴这才走了出来,抓着后脑勺道。 “你也不仔细听听。”许舒涵抱怨道。 “咳……他们中说不好也有女人啊……” 倒是凌默盯着那角落里看了两眼,忽然皱着眉头问道:“宇文轩呢?” “他啊……”瘦猴又抓起了头发,神情中则透出了一丝为难之色。 “那个疯子!”凌默立刻就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