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消失的尸体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四十五章 消失的尸体

没走多远,凌默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扇生锈的蓝色铁门。门是关着的,挂了一把大锁。门前则倒着一个“施工中”的警示牌,上面还溅满了深褐色的血迹。 他在门前停顿了一下,扭头问道:“这是你们封闭的吧?”说着,凌默就伸手指了指下边的门缝,“这里全是血迹,还有一些衣服碎片……所以,就算有人逃出来,也不大可能有时间回头关门,除非这人的力气已经大过丧尸了。”他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门锁附近,那两扇房门合到一起的地方,赫然印着不下五六个血手印。 即便它们这会儿已经变成了铁锈一般的颜色,但仍能让人联想到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一些恐怖场景。比如在幸存者绝望的眼神中,好几只血淋淋的手掌从门缝里伸出来,然后扣住了门板…… “你说对吧?”凌默问道。 狡辩的方向都被堵死了……唐昊无可奈何地说道:“那会儿是有人跟我报告过,说封死了一个地方,我没太在意。” 他是真没在意,即便到了这会儿,他也是因为凌默的特殊举动,才对这里产生了兴趣的。 实际上要按他所想的那样,事情的发展就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才对。就像凌默,他现在就不该在这儿,而是在另一个地方…… 可凌默却偏偏跑到这里来了…… “坑人坑己!”唐昊腹诽道。 “知道封的是什么吗?”凌默一边抓着锁,一边问道。 唐昊不禁翻了个白眼:“堆了一屋子,不是尸体就是丧尸。不过现在时间都过去好几个月了。不管里面封了什么玩意儿。现在也该烂掉了。” “几个月前就发现了这个地方。可既不见你们居住,也不见你们放弃,却偏偏还把所有地方都进行了一番处理……你们也是挺会打发时间的。”凌默突然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唐昊的脸部顿时一阵抽搐。 他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凌默虽然没有亲自动手虐他,但在行动和言语上,这人却是在**裸地反复施虐啊! 而且从他这些意味深长的话语中,唐昊永远只能去猜凌默到底知道了多少,却始终都不知道凌默对这些事究竟又是个态度。或者说打算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问?不可能。猜?折磨人……这混蛋就是故意的。 “哐当!” 一声轻响后,那挂锁就开了。 唐昊看得有些愕然,双方离得这么近,他却愣是没看到凌默到底做了什么。 精神系还能这样干?可也不见他们团队里的精神系有这种能力啊…… 吱---- 门缝已经锈上了,房门往里一推,就立刻响起了一阵令人牙酸的轻响声,同时随着房门缓缓开启,一股怪异的味道也随之从里面蹿了出来。 “我靠!”唐昊立马难受地叫了一声。 而凌默则捂着鼻子挥了挥手,直到房门彻底推开。 屋内的情形一开始还是黑黢黢的一团,但随着双眼的适应。里面的东西也渐渐都可以看清了。 “这什么啊?”凌默刚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皱眉问道。 这房间的地面高度比起外面的走廊矮了一截。看面积倒是挺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期封闭的缘故,这里给人的感觉有些阴森。一眼望去,几乎满地都是褐色的血迹,就连立在一旁的设备上,也溅满了大片的鲜血。 可让人震撼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另一件事…… “尸体呢!”唐昊吓了一跳。 这地方被封的时候,里面应该堆了不少的尸体啊! 即便详细数目没点过,难道“零”和“一屋子”也分不清吗! 凌默立刻转头看向了唐昊,而唐昊则仍旧瞪大着双眼。 他明白凌默的意思……对方这是怀疑了。可他又该上哪儿怀疑去?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同伴没理由骗他…… “这里一定是有尸体的!当时能找到的所有尸体……被发现的丧尸,应该都在这里才对……”唐昊紧张不安地解释道,“对了!也许有丧尸没死,然后把这里的尸体都吃掉了……所以,这里面……现在就有一只活的丧尸。不过丧尸都是很会隐藏气息的,知道有人来了,就偷偷躲到了什么角落里。说不定,现在就正盯着我们呢……” 他说到后面,自己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没错了,多半就是这样……即便尸体的数量和腐烂速度支撑不到这个时间,但对于丧尸来说,饿上两三个月又有什么关系? 唐昊这么想着,视线却在忐忑地观察着凌默的反应。 对方已经不止一次警告过他了,如果撒谎,下场就是……死!所以唐昊顶多只是隐瞒,却不敢在已经说出口的事情上胡说八道。 没办法,他胆小啊…… “骨头呢?”凌默却指着地面问道。 这问题刚一提出来,唐昊顿时就有了撞墙的冲动。 他怎么没想到啊! 那么多尸体的骨骼,去哪儿了? 凌默却根本没等他的回答,而是转身将房门又给掩上了半边,用手指点了点门后说道:“这门上也没有新产生的撞击痕迹,看,全是灰。” 他搓了搓手指,突然朝着门外望了一眼,然后便说道:“不说了,我们先往里退。” “咩咕……” 小白却在这时哼了一声,凌默看了它一眼,心中忽然一动。 “走吧。” 凌默迅速地关上了房门,然后便朝着配电室的深处走了过去。 随着最后一丝光源消失,这里顿时变得一片漆黑,直到好几秒后,唐昊才感觉眼前慢慢又浮现出了一些模糊的轮廓。 “吱……” 房门被推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唐昊刚瞪大眼睛,就被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太阳穴上。 “嘘。”凌默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唐昊立刻屏住了呼吸,紧接着,他猛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熊猫呢? 从他被放下到熊猫消失,似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而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转交给了凌默。 这是要做什么? 他扭头看了一眼正专注地盯着门口方向的凌默,后背突然冒起了丝丝凉气。 “怎么感觉他来这里……不光是为了要找什么,也是为了把这里当成一个笼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