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笨蛋是无药可医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二十九章 笨蛋是无药可医的

“不是人好啊,不是人的话,就不会瞧不起我们了……但是,她居然让你受伤了!快看这里,手臂都磨破了……膝盖上也全是血……啊啊啊!伤口太多了!怎么办?疼不疼?” “呵呵,没关系的啦!大不了把我现在受到的伤害,十倍百倍地还给她就可以了。哥哥你说呢?” “好,蝴蝶喜欢怎么样都行。” “不过越跟她交手,我就越喜欢她了,干脆把她做成洋娃娃吧?以她的情况,要腐烂起来应该是很慢的吧?怎么说呢……总觉得这么有趣的对手,就这么丢在外面真的太可惜了。而且,她现在就已经长得很像洋娃娃了,不是吗?” “你喜欢就好……”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而是光听声音的话,真的很难想象到这番对话,其实是从同一张嘴里说出来的。 无论男声还是女声,都听不出半点伪装的味道。且不同的声音,说话的语调、所表现出的性格,也赫然有着鲜明的差别。相比起男声那种近乎痴狂的宠溺感,女声则显得十分任性和蛮横,光是听她用那种可爱的语气说出那么阴冷的内容,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了。 这时人影的全貌也可以彻底地看清了,一看到这人的样子,凌默倒还没什么,可唐昊却顿时脸色大变了。他嘴里已经停止了嚷嚷,只是双眼呆滞地盯着人影,似乎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得呆住了。 在听“他们”的对话时,唐昊的心底其实还存了那么一丝的幻想……伤口再多,也顶多就是些皮外伤吧?虽说现状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妙的样子,可谁占着上风还说不定呢…… 但此时一看到齐哥(蝴蝶)的模样。唐昊这最后的一点期待就被直接击溃了……这哪里是什么伤口……根本就是极为恐怖的重创好吧!说得跟擦伤一样,但这浑身浴血的样子根本就没那么轻松啊! 不过当他将视线转到齐哥的脸部时,却又再次吓了一跳。和破破烂烂的身体比起来,这张脸却要显得恐怖得多了…… “他脸上那个……”唐昊声音颤抖地说道。 “怎么了?”凌默头也不回地问。他正眉头微皱地看着那人,同时感应着于诗然所在的方位。从听到于诗然的消息开始。他就一直表现得很镇定,实际上就是因为他和黑丝之间的精神联系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所以不管唐昊再怎么危言耸听,凌默都完全没有上当的意思。 但此时到达现场后,他却感觉这场战斗比他想象得要棘手得多。和唐昊所想的不同的是,凌默虽然那也看出了齐哥伤得很重,但这人的精神状态却是超乎寻常地好。这样的情况明显不太正常。可也说明了他短时间内是不会轻易倒下的。 战斗,还没完…… 唐昊接着说道:“那只蝴蝶……那个,”在他说话的同时,凌默就已经点了点头,显然是早就已经注意到了,而唐昊的语气则让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太寻常的地方。“它以前不是那个颜色的……” 那只停留在齐哥眉心处,几乎占据了他小半张脸的蝴蝶疤痕……此时赫然是血红色的!乍一看,就像是有只蝴蝶真的要从他的身体内挤出来似的!疤痕特有的凸起和纹理,让这只变了色的蝴蝶看起来更加地诡异和血腥,甚至给人带来一种十分阴寒的感觉。 不仅如此,在原有的疤痕周围,又蔓延出了许多细小的血丝。这样古怪的变化。越发凸显得这只蝴蝶仿佛即将活过来一般。此外,齐哥的双眼也布满了血丝,而且位置恰好就在蝴蝶展开的一对翅膀上……和这个纹身比起来,他原本的相貌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不过即便如此,仍能看出他本人的长相很是清秀。配合原本就很瘦小的身材,整个人几乎就是处于一种雌雄难辨的状态。 但在他的声音出现性别转换时,他的举止和神态也会相应地出现变化,而且无论怎么看,都无法看出什么破绽来。只是这样完美的转换。却透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诡异之感。 “说起来,蝴蝶中好像是最容易发现雌雄同体现象的……”凌默突然低声说道。从眼下的状况来说,也许称呼这人为“蝴蝶”才是最合适的。 与此同时,凌默和唐昊二人也注意到了蝴蝶的手臂。随着鲜血滑落,他略显苍白的手背和臂膀上也浮现出了无数血腥的蝴蝶花纹。这些蝴蝶层层叠叠地挤在一起。一直延伸到了他的肩膀附近。 “这就是他的变异系能力……”凌默暗暗想道。 “呵呵,又有人来了。”这时,蝴蝶的脑袋突然一拧,毫无征兆地望向了凌默等人所在的方向。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凌默却感觉那只血红色的大蝴蝶好像突然对自己抖动了一下翅膀似的。而那双出现在翅膀上的眼睛,则从深处透着一股残忍和狡猾,仿佛一下子就锁定住了自己。 这哪儿还是个人啊,根本就是只人形大蝴蝶啊! 凌默不由得头皮一麻,紧跟着却听见唐昊叫了一声:“齐哥……啊!” 不等凌默说什么,小白就已经提着唐昊甩动了一下。这看似随意的动作却在一瞬间的时间内给予了唐昊极大的痛苦,使得他立刻控制不住地惨叫了起来。 “我没让你说话的时候,你还是老实点比较好。”凌默淡淡地补充了一句。 而蝴蝶则面带笑容地看着这一幕,既没有制止,也没有开口要询问的意思。 随着唐昊的叫声在这片空旷的区域内回荡,另一个声音又突然蹿了出来。 “你还真是打不死啊。” 于诗然那清脆的声音从凌默等人的斜后方传来,凌默闻声回头,正好看见那只丧尸小萝莉从一幢居民楼上吊下来。她悬在空中,双手垂在身边,其中一只手上则沾满了鲜血。再看蝴蝶胸前的那个大洞,凌默立刻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小萝莉没有受伤……不过即便如此,她的脸上却已经浮现出了一层异样的潮红,就连围在她脖子上的黑丝也显得有些萎靡不振。这也就难怪凌默没办法转换视角了,他原本以为这是由于她们处于战斗中所致,现在看来却是消耗过多的缘故。 能让一只首领级丧尸和一只高级变异生物累成这个样子,凌默对于这个蝴蝶的忌惮,顿时又往上提升了一些。 “啊……香肠人类!”于诗然一眼就看见了凌默,却还是十分夸张地叫了起来。她抬起小手捂着鼻子说道:“这个蝴蝶人太臭了,害我连味道都快闻不到了!不过我倒是知道你来了,就是没想到你已经站在这里了啊!啊我知道了,你是通过黑丝找过来的……” “这种不利的情报就不要这么大声地吼出来啊!而且你卖自己也就算了,为什么一张口就连我一起卖了啊!”凌默顿时无语。 不过于诗然说完之后,却已经转头看向了蝴蝶,冷冰冰地皱着眉头说道:“你不是说要十倍百倍地还给我吗?我在这里等着你呢。” “哦……”凌默先是一愣,接着便有些欣慰地想道,“没想到这笨蛋已经学会利用自己的优势了啊……对方的战斗力再强,也不可能像她那样在半空中飘来荡去的吧?不过……” 想到这里,凌默突然扶额叹道:“你干嘛不直接到丧尸密集的地方去呢……” 对于丧尸来说,最容易收拾人类的地方,不就是同类占据的场所吗?! 这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