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同样是老大,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一十八章 同样是老大,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嘭!” 夹带着一股疾风,蝴蝶女猛地向后飞去。但就在她将要落地之前,一股无形的力量又猛地锁住了她的四肢,然后一把将她拽了回来。 “哇!” 半空中的蝴蝶立刻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双眼则惊骇地盯着站在前方地面上的于诗然。 这小女孩此时微微地低着头,双眼也诡异地紧闭着……她那只仿佛洋娃娃的右手还保持着出掌时的姿势,但五个白生生的指头上却多出了五点正在缓缓滴落的鲜血。 “那是什么?是我的血?” 在身体被飞快地拉向于诗然的过程中,蝴蝶却突然愣住了。 “怎么会……我应该可以躲开的才对啊……啊,对了,是这些捆住我手脚的丝线……挣脱不开,不像是单纯的武器……”她试着扭动了一下手腕,却发现这些丝线已经深深地勒进了她的肉里,“他这么说,她是有意被我攻击到的?可我的攻击怎么会没有用的?对于她这种小孩子来说,那股力量已经足够让她重伤了啊……” 蝴蝶的视线模糊了一下,然后便转向了她自己的胸口。 “好热……我怎么了?她只是动了一下手吧?我已经及时强化了胸口,以她的能力,应该……” 入目之处是一片殷红,而蝴蝶则在呆滞了一下后才猛地反应过来。 “啊!” 是血,是从她身体里流出来的血! 那个小女孩仅仅只是用手推了她一下,就在不知不觉间刺破了她的皮肤和肌肉! 只是……一下! 如果她一直躲闪的话,也许还不会这样…… 可当她决定出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亮出最大的破绽了! 但光是躲闪的话,她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这小女孩是强化系?不……如果是强化系的话,她的手掌应该是会产生变化的啊。可是那只手,仍旧还是白白嫩嫩的,甚至看不出有用力的样子……只是在那么白皙的肌肤上。血液看着多刺眼啊…… “会被派出来探查的,如果不是精神系异能者的话,就应该是最弱的那一个吧!原以为那只生物才是探查的主力,而这个小女孩正好就是送上门的一个舌头。可是……可这份实力又是怎么回事啊!我的速度……我的反应力……都比不过她的一巴掌吗……” 这些想法在蝴蝶脑海中疯狂闪过,而当她再次瞪大眼睛时,她和于诗然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三米了! 一直低着头的小女孩也在此时猛地抬起头来,同时愤怒地说道: “我也就有句话早就想说了……我才不是什么小妹妹呢。愚蠢的人类!” 她那只手就伸在原处一动未动,而蝴蝶则像是飞蛾扑火一般,毫无挣扎之力地撞了上去…… “噗嗤!” 一声轻响传来,蝴蝶的身体立刻绷紧了,下一秒,她的全身就像是丧失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慢慢地瘫软下来。双膝弯曲跪在了地上,双臂也垂了下来,唯独不断晃动的视线还盯着那只没入胸口的手……随着小女孩慢慢向后退去,她的小手也一点点地抽了出来。 蝴蝶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小女孩的脸蛋,艰难地张开了嘴巴。 “咯咯……” 一股鲜血从她的喉咙中涌出,紧跟着,她的身体突然晃动了一下。保持着直立的上半身顿时往前一栽,一下子趴到了地面上。 大量的血液不断从她的身下流出,而她的身体还在不断地抽搐着。尤其是她那双睁大的眼睛,里面仍旧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啪嗒。” 停留在蝴蝶视野中的那双红色小皮鞋突然动了一下,然后便退后了两步。 “我们走吧。” 小女孩的身影从头顶模模糊糊地传来,然后便是小红鞋调转方向迅速消失的影像…… “我们?可是……明明……只有她一个人啊……对了,她不是人……她是……” 蝴蝶的脸颊也渐渐淹没在了血液中,她眉心的那只蝴蝶上溅满了鲜血。透着一股极为狰狞的味道…… 小巷的另一头,一名神情冷峻的男子正站在一处略显杂乱的地方。 这男人显然也是那伙幸存者中的一员,并且在苗哲最早的一次汇报中,正是他做出了利用凌默等人的指示……毫无疑问,此人正是蝴蝶等人口中的老大了。 和同样身为“老大”的凌默比起来,这人的身上明显多了几分上位者的气质。他不光穿了一件十分干净的米色风衣,还在脚上套了一双铮亮的皮鞋。 此时。他脚边正倒着几个东倒西歪的垃圾桶,侧面则是一扇敞开的后门。 在盯着垃圾桶看了两眼后,他便扭头看向了后门处。 那后门仍旧在轻微的摇晃着,门框上还有着十分明显的被挤压的痕迹…… 然而就在他抬腿将要走进去的时候。他的脚步却突然停下了,视线也转向了巷子的一端。 “蝴蝶?” 不过在停顿了一会儿后,他却又面无表情地转过了头来。 只是这次他却望向了那座小楼的方向,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难得遇到同类,没想到还挺麻烦的……但这样也好,越是这样,我就越有把握了。” 他伸手将门缝里的一根白毛扯了出来,放在眼前看了看。 就在这时,他的嘴角却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猛地拧身抬腿向上踢去。 伴随着“嗖”的一声锐响,他的脚尖立刻和一股巨力撞在了一起,同时他的眼前也快速地掠过了一道白影。然而当这股碰撞的力道消失后,这片区域内却又只剩下了他一人。 “只是想拖住我吗?可惜,我赶时间……” 说着,这男人却不再看那房门一眼,反而突然抬头向上望去。 他脚下在地上一踏,一跃而起后又准确地踏上了房门上,借力跳上了上方的阳台。 在他踩上栏杆的同时,他的双手也从衣兜里拔了出来,手上多出了两把铁器。这东西一看就是固定在他手上的,而且一看就知道这是吊车上专门用来吊起大型物件的铁钩。而且当这两把铁钩出现在他手上后,他的身上就立刻散发出了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气息。 这是因为,那两把铁钩上就像是生满了铁锈一样,可是却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