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这是千年杀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一十四章 这是千年杀吗

“嗷嗷嗷!” 电梯内,熊吉疯狂地挣扎着。 巨大的体型原本是它的优势之一,但在被推入电梯后,它就因此变得处处受制了。 在这个狭窄的铁笼内,它既没有办法自如地活动,也不能将肢体完全地施展开。从它进入电梯的那一刻起,藏在上方的李雅琳就用脚尖勾在上面吊了下来,手中的蛇吻“刷”一下戳向了熊吉的眼睛。 “嗷!”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熊吉立刻发出了一声咆哮,它挥舞着双臂,庞大的身躯则狠狠地撞向了电梯的墙壁。李雅琳灵活在空中变换着姿势,蛇吻则不断地寻找着刁钻的角度,一次次地捅向熊吉的眼睛或耳朵。 在撞墙的过程中,熊吉也试图从缝隙里挤出来,但凌默却死死地堵在外面,根本不给它逃脱的机会。很快,熊吉的咆哮声就变得凄厉起来,电梯也像是随时都会坠落似的不停地晃动着。 “学姐!”凌默焦急地大喊道。 那些育儿袋正在快速地朝这边接近着,大概五六秒后,它们就会接近这间电梯了。 “很快了!它的肌肉太难切割开了,即便是眼睛……凌默,你能找到它体内的寄生物到底在哪儿吗!”李雅琳的声音从电梯内传来。 寄生物? 凌默顿时会意。和帕吉相比,这只名叫熊吉的头尸明显更难对付一些。它的身体简直就像是一块移动沼泽地,再怎么攻击都很难起到效果。不过相对的,它的攻击能力就弱了不少。否则也不可能将它成功地堵在电梯里了。 李雅琳会提出这个要求。说明熊吉的防御力比他们设想的还要强。这样下去,即便它一动不动地再让李雅琳攻击五秒钟,也很难将它解决掉。 到了那时,情况就会变成他们反过来被堵在这里了。 “可是……它会在哪儿呢!” 迄今为止,凌默已经见到了三只出现在丧尸体内的寄生物。最早看见的那个是小月儿,她体内的寄生物大概是寄生在食道内的,而方莹身体里的那只则是和她完全融为一体的。再接着就是帕吉,它的寄生物就在腹部。和育儿袋们的情况是一样的。 尽管只有三个例子,但也清楚地表明了一个事实。每只丧尸体内的寄生物,所在位置都是完全不同的。像熊吉这样的,哪怕寄生物一直在他体内蠕动,从外面也根本看不出来啊! 怎么办! 凌默焦急地从缝隙里盯着熊吉,不断地上下打量着。 “有寄生物的位置,既是他们的弱点所在,也是另一个攻击手段的藏匿之处……除了像小月儿那样顺着口腔钻进去的,其他丧尸的寄生物应该都是在所要寄生的部位开了个口子的吧……”凌默尽力地回忆着,视线则不断地在熊吉身上游走。 这熊吉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肌肉撑得爆开了。一旦忽略掉浑身上下的污垢和血迹,那它就跟穿了一身网格装没什么区别。但在它裸露出来的部位上。却都看不见任何伤口……恐怕即便是有,也被它的肌肉彻底堵死了。 “对了,以它的肌肉收缩力,寄生物根本就进不去吧!就算进去了,应该也很难出来才对……如果不是从嘴巴进去的话,那会是从哪儿呢……” 凌默突然瞳孔一缩,大喊道:“学姐,让他转向!” “很难的啊……”话是这么说,但随着李雅琳手中的蛇吻连续闪过两道寒光后,这熊吉却立刻转动着身体狠狠撞到了前方的墙壁上,从而将背部亮给了凌默。 “嗷嗷!” 听着熊吉的咆哮声,凌默的表情却一下子变得狂热起来。 “果然是在那里啊!” 李雅琳听得真切,立马焦急地问道:“在哪儿啊?” “呃……这个还是我来吧……”凌默说道。 “你怎么……” 她话音未落,就听门外传来了“嘭”的一声,紧接着就看到凌默提着一根细细的铁管回来了。 “从椅子上拆的,但愿能行。”凌默说着,就直接站到了缝隙前,大喊道,“学姐,控制住它!” 两人的动作十分默契,几乎就在凌默发出喊声的同时,李雅琳吊在半空中的身体就已经轻轻一荡,柔软如蛇的手臂一把从后面圈住了熊吉的脑袋。 蛇吻紧紧地勒住了熊吉的脖子,然后李雅琳轻喝了一声,腿部慢慢地弯曲了起来。 体型足足相当于三四个李雅琳的熊吉就在这种状况下一点点地被提了起来,它的双手不断在空中乱抓着,双腿也在空中不停地乱蹬。整个电梯持续地摇晃着,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安全。 凌默则看得目瞪口呆,且不说熊吉挣扎的力量有多大,光是这惊人的体重就已经相当恐怖的。虽然在人类中也有这样的超级胖子,可他们的体重却顶多只有熊吉的三分之一左右。这是因为熊吉身上的肉全是极为紧实的肌肉,和单纯的肥胖有着很大的区别。 而李雅琳仅靠着两个脚尖将自己吊在空中,就能将熊吉完全提起来,这股力量简直凶残啊! 另一方面,李雅琳用来提人的工具可是那把锋利的蛇吻,熊吉的脑袋居然到现在都还健在,也是令人震惊的一件事……不过即便如此,一丝丝鲜血也顺着刀尖滑落了下来,同时传来的还有李雅琳有些颤抖的声音:“快,我撑不住太久……” “啊!” 凌默立刻冲了进去,顺着这股前冲的力道,他拿着铁管的手臂猛地向后一甩,然后奋力地对准着半空中的熊吉戳了过去。 “噗!” 随着一股鲜血飚出,凌默的这条手臂也彻底瘫软了下去。 熊吉的身体则猛地绷紧,仰头发出了一声无比凄厉的嘶吼声。 “啊啊啊!” 它剧烈地抽搐了几下,然后便重重地摔到了地面。 而在凌默捅进铁管的位置,一阵“嘶嘶”声也随之传来。 “凌默……” 李雅琳的身体轻轻一荡,垂着长发的脑袋出现在了凌默的侧面:“这是……千年杀吗……” “啊?” 凌默一脚踩了上去,使劲地将铁管拔了出来。 随着一股血流飚出,那处伤口也跟着露了出来。 “明显不是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