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 这画风很粗犷嘛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一十二章 这画风很粗犷嘛

没等帕吉回头,周围却又突然响起了一串飘忽的笑声。 “哈哈哈哈……” 伴随着这阵笑声,消失的李雅琳又再次出现。她的身影不断处于快速的移动之中,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持续拉长的残影一般。别说跟上她的动作了,光是想要看清她此刻所在的位置,就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了。 就在帕吉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那双手就已经重重地砸在了它的两侧脸颊上。巨大的手臂就像是要将它的脑袋砸扁似的,不光使得它的身体晃动了一下,更传来了“嘭”的一声闷响。紧接着,那手臂上就无声无息地出现了十几道裂缝,鲜血立刻从里面飚了出来。 “啊!” 凌默却仿佛没看见飞溅的鲜血似的,在击中帕吉头部的同时,他整个人也跟着撞了上去。 在即将撞到一起的一瞬间,凌默猛地提起了膝盖,然后重重地顶在了帕吉的后心上。 “咔嚓!” 膝盖骨碎裂的声音立刻清楚地传来,但同一时刻,帕吉的上半身也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晃,整个儿如同沙包般的飞了出去。 “嗷!” 帕吉这才发出了一声嘶吼,可没等它落地,李雅琳的身影就忽的一下出现在了它的侧面。 “嘻嘻……”蛇吻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寒芒,准确地劈在了帕吉的后颈上。它“嗷”的一声惨嚎,顿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原本紧绷起来的肌肉也立刻松弛了下来。与此同时,李雅琳那修长的右腿也从下方踢出,正中帕吉的腹部。 别看她动作轻盈,这一脚也好像没用上多少力气。可是当她的脚尖踢中帕吉时,这怪物的身体却立刻仿佛虾米般地弓了起来,并好像炮弹一般“嘭”一声撞到了屋顶上。 “哗啦!” 随着一大片吊顶夹杂着石灰和灯泡掉落,帕吉也重重地砸落到了地面上。正好趴在了李雅琳的脚下。 “啪!” 李雅琳抬起右脚,轻松地将想要挣扎着起身的帕吉又给踩回了地上:“好孩子不要动哦……” “这孩子的画风很粗犷啊……”凌默抓着膝盖使劲晃了两下,然后便拖着腿走了过来。 “进化等级比我低,当然是孩子了……”李雅琳说道。 “好强的防御力。”凌默低头看了一眼,有些咋舌地说道。 他和李雅琳的夹击堪称完美无缺,且攻击的位置全是人体的弱点……可这屠夫却仍然没有断气,他瘫在李雅琳的脚底下。口鼻和耳朵都在不断地往外喷血,脖颈处也有一道深深的伤口,甚至连后背也明显凹下去了一块。可他的手臂却仍旧在微微动弹着,一只血红色的眼睛也向上翻起,死死地盯着凌默。 “学姐……” 凌默刚一开口,李雅琳就已经扬起了蛇吻。手起刀落后,一块母巢就出现在了她的指间。 她夹着这块拇指大小的玩意儿放到眼前看了看,有些可惜地说道:“不是纯粹的母巢。” “正处于凝胶向母巢转变的过程中吗……”凌默也凑过去看了一眼,说道,“毕竟是异变丧尸脑内的,病毒浓度看起来很高啊。” “嗯。”李雅琳抬脚将尸体翻了过来,又一刀戳进了它的肚腹中。 随着刀刃拔出。一股黏液也跟着从伤口中喷了出来。 “看来寄生物所在的地方,就是它们的弱点了。不过这只寄生物的等级不高,挖出来也没有意义。”李雅琳盯着刀刃看了两眼,说道,她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继续开口道,“这家伙是从通风管道爬进来的,策略不错。可惜选择的时机不对。单独面对我们两个,胜率不会显得太低了吗?” 听着李雅琳略显正经的分析,凌默反倒感觉有些不习惯了。这点估计是她跟着夏娜学的,可只有在这种状况下,她才会依靠着狩猎的本能去思考这些东西。此刻的她就是一条狡猾凶猛的毒蛇,追逐着猎物的踪迹,然后毫不犹豫地给予对方致命一击。就像刚刚在空中的那一连串动作。如果不是冷静到了极点,又掌握着刻画在本能中的攻击手段,是很难做到那么干净利落的。毕竟那一幕说来虽长,可实际上也就发生在眨眼之间。 不过没等凌默说什么。李雅琳就已经转头看向了门口,眼神中也突然闪过了一丝狂热:“不要紧,外面还有一只呢。凌默,你说得对哦,这里很适合开饭……”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凌默顿时苦笑了起来。 进入丧尸状态后,无论是三女中的哪一个都会出现性格上的变化。这是因为所谓的“状态”,就相当于不再压制自己的进食和攻击欲望,从而彻底化身成为一只狩猎的猛兽。在这种状态下,她们很容易就会展现出丧尸的本能一面,甚至会和平时产生极为巨大的差异。 而像是帕吉这样的野生丧尸就不同了,它们无需控制自己,因此每时每刻都是完整的丧尸,就如同纯粹的野兽。即便是像方莹那样保留了一部分人类特性的丧尸,也和叶恋她们有着很大的不同。 长时间和人类的接触甚至是共同生活,使得叶恋她们在进化过程中逐渐诞生了某些“特色”。不过至少在现在看来,这种特色还是一种好事。不过长此以往会如何,却是凌默自己都说不清楚的。 帕吉这边实际上是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就被解决掉了,但就在这段时间内,食堂的大门也终于是彻底撑不住了。 “这边!”凌默开口喊道。 大量的育儿袋开始蜂拥而入,“嘶嘶”的响声又再次响彻了整间食堂。 熊吉就夹杂在这些育儿袋中间,庞大的身躯就仿佛一只真正的巨熊一般,“嘭嘭嘭”地迈动着步伐向凌默二人扑来。 先前的帕吉毕竟是孤军奋战,可眼前这些怪物却摆明是来展开群殴的。 李雅琳虽然兴奋,但也知道轻重,一听凌默提醒,就立刻往后退去。 在她后退的同时,凌默却争分夺秒地冲了上去,一把抓起了帕吉的尸体,然后对准着熊吉的方向重重地砸了过去。 “嗷!” 熊吉一声怒吼,挥动着拳头就一把砸在了尸体上。 随着大量的鲜血再次喷出,下方的育儿袋们顿时就炸开了锅。 “走!” 凌默看也不看,催促着喊道。 育儿袋们的哄抢并没有影响到熊吉,它接连扔出了两只挡在面前的育儿袋,然后加快速度追向了凌默二人。 除此之外,一部分育儿袋也跟在了后面,不过数量却瞬间锐减了不少。 “这样的话,一会儿那些小家伙们还是会追上来的。而且吞食了帕吉的尸体后,它们说不定就能摆脱尸体了……”李雅琳一边向后望去,一边说道。 关于这些事情,她显然要比凌默更了解一些,不过凌默却冷笑着说道:“没关系,只要能将它们控制在一定的数量内就行了。” “为什么呀?”李雅琳疑惑地问道。 “我们能靠嗅觉提前躲避,可那些幸存者就不行了。这种寄生物很难通过精神探测发现,就连味道都显得不容易辨别。留它们在大楼里,说不定能派上一些用场。”凌默解释道。 不过李雅琳却仍是一副没太听懂的表情,凌默笑了笑,也没再继续说下去。 他心中也暗自呼了口气:“但愿不要用到吧。可如果他们真要动手的话,就别怪我借刀杀人了。” 那伙幸存者实力成谜,而这也只是凌默针对他们留下的后手之一。 他这边有丧尸,这就是他和其他人同时处于相同环境中时所占据的最大优势。 可惜对方丝毫不了解这点,就算他们躲在暗处观察再久,也不可能发现叶恋三人的秘密。即便是在她们偷偷行动的时候,那名负责监视的幸存者也没有任何的察觉,否则的话,他们可能早就放弃行动,或者提前进入这幢大楼了。而现在他们只是刚刚展开行动,这说明他们对凌默一行人的了解仍旧存在着一个死角。 而凌默要做的,就是最大程度地利用这个死角,并且借助这个环境来为他们制造一些麻烦。 “他们躲在外面鬼鬼祟祟,就是想要利用我们先行探路吧?这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打算,还真是阴险得很啊……”凌默再次冷笑了一声,暗自想道。 他和李雅琳二人径直朝着厨房的方向跑去,但却并没有进入之前的那扇边门,而是向前冲进了一条黑黢黢的通道。 在进入食堂之后,他们就已经掌握了这里的环境,知道这条通道的前方是另一个出入口。食堂内所要用到的食材平时就是通过这个入口送进来的,而更远处的便是凌默之前操控着尸偶潜入的后门了。只是那时候凌默是跟着尸体被拖拽的痕迹走的,所以才没有发现这处员工食堂。 “这公司还真是修得乱七八糟……”凌默忍不住说道。 李雅琳则笑了笑:“因为是旧楼改建的嘛……夏娜是这么说的。” “说起夏娜……她是从哪个电梯口进去的?”凌默眉头一皱,突然问道。 “就在前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