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寄生的记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零五章 寄生的记忆

拉窗帘也是门技术活……拉得快了,会有动静,以方莹的进化等级,哪怕是一点极其轻微的响动,也足以引起她的注意了。另外拉多少,选择什么角度来拉,这也需要一番仔细的考虑。一旦有多余的光线透进来,那这事儿就算是前功尽弃了…… “说得这么高大上,其实特喵的就是因为紧张啊!” 凌默的神经紧紧地绷了起来,他目不斜视地盯着方莹,再次向后退了一步,嘴里则同时说道:“知道是什么吗?” 如此明显的拖延手段放到平时简直就是作死,可对于此时的方莹来说,却恰恰起到了极其到位的作用……她无视了凌默持续后退的举动,急急忙忙地问道:“你快说。” “不想猜猜看吗?”凌默又退了一一小步。 这次方莹总算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神情,她突然喊了一声:“站住。”紧跟着,她有些狐疑地看了凌默一眼,“你在干什么?”不等凌默回答,她又摆了摆手道,“赶紧说吧,不管你还想做什么,但只要你还在这间公司里,你就什么都做不到。这里的确是个笼子,而且不光是对我,也是对你们这些外来者。” 方莹毫不客气地威胁了两句后,又眼神复杂地偷偷瞟了凌默一眼。她掩饰得不错,但在精神力持续输出的情况下,凌默此时的观察力可是非同一般啊……他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眼,不由得暗暗惊叹----能在一只丧尸的眼睛里看到如此人性化、且表现丰富的神色变化。这一趟还真是值了!毕竟和夏娜不同,这方莹可是货真价实的野生丧尸啊!她的进化轨迹完全是按着大众路线去走的。也因此具备了极佳的参考性…… 契机!在她身上一定有个特别的契机! “呵呵,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答案依旧简单,人类在完成变异的一瞬间,也就是身体受到病毒全面侵蚀的时候。这里所说的身体,也包括了人脑……除非提前采取了某些特别的手段,否则这个过程是无法逆转的。从你的描述中来看,那位‘姐姐’显然不具备提前规避的条件,因此。她不可能在变异的那一刻还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凌默颇为笃定地说道。 “你……”方莹顿时就被震住了,一是没怎么听懂,二是没想到这番不明觉厉的话,居然是从眼前这么个低级丧尸的嘴里冒出来的……即便他的本体同样也是只母体丧尸,但在智力进化上,他怎么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她完全就被碾压了啊! “光凭这点……”方莹试图想要挣扎一下。 可凌默却已经开口打断了她,他那张满是血迹、神情木然的脸。此时看起来竟也多出了几分自信从容的味道。就连他往旁边信步走去的动作,也显得那么地自然和随性……但如果方莹能完全冷静下来的话,她就能注意到凌默身上的唯一一丝破绽了。 那异常的心跳声,代表的正是逐步靠近的危险…… “是的,光凭这点,我就能肯定你绝对不是‘姐姐’!刚才的话你为什么不说下去?因为你无法撒谎!就好像你将自己完全代入了‘姐姐’的角色。可潜意识里却仍旧记得这是别人的故事一样。只是因为除了身份之外,你记忆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因此你对自己的暗示才能够成功。可一旦涉及到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就无法进行虚构了。” 凌默一边说着,一边紧张地盯着那架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柜子。 快了。就快了…… “所以你刻意略过了那段事实,但我却可以帮你还原一下。” 方莹呆了一下。突然尖叫了一声道:“我不想听!” 凌默趁机加快了步伐,高声说道:“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可是却有一个重要的事实被你刻意地避开了,或者说是选择性地遗忘了吧?在离开仓库的时候,姐姐就已经身受重伤了,她根本就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活着离开公司。即便受伤和愤怒刺激了她的进化,但从本质上来说,这也是在加速她的死亡。当然,这是你们不知道的,可这并不妨碍你们的计划----利用她直到最后一刻。” “所以当她面对你们的时候,她根本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鉴于这段记忆给你留下的愧疚情绪,那么我可以大胆地揣测一下。既然从她攻击你们,到最后抓住你的这一段都是真的,那么在这之后的事情,恐怕就出现了某些意想不到的变化。比如……她短暂地清醒过来了。” “啊!不要说,我不想听!”方莹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但她的双眼仍旧抬起,狠狠地注视着凌默。 而凌默则一刻不停地接着说道:“并且,她犹豫了……即便她做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可她毕竟没有亲手杀过人,更没有杀过一个自己熟识、还在哭嚎着哀求自己的人。然而她没想到的是,这声声呼喊唤回了她的人性,却也给她自己带去了致命的后果……” “别说了……” “那个正在哭泣着喊她姐姐的女孩,突然对她动手了。”凌默平静地说道。 “啊!!!!” 方莹猛地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叫声,双手则从自己的头顶慢慢地抓了下去:“我没错!我只是想活下去!说到底,我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而已……我没错,我没错……” “的确,如果只是动手杀人的话,你还能找到不少的理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所以,你一定做了其他的事情……设想一下当时的场景,你们跟着她逃出来,却还没有彻底地离开公司,所以当她发现真相并对你们下手的时候,周围还挤满了丧尸……她动手的地点一定是在你们跟踪时的藏身处,但那种地方根本不可能在丧尸的围堵下坚持多久。一边是被血腥味吸引而来的丧尸,一边是被你杀掉的同伴……” 凌默冷冷地总结道:“就像你所说的,有些事做过一次,再做的时候就简单多了……不过,我想你现在已经明白了,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有些事做的时候再简单,也注定会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在凌默说话的过程中,方莹的尖叫声也逐渐微弱了下来。 她的指甲在自己的坚硬外壳上留下了一道道泛白的痕迹,那双眼睛则一直一眨不眨地盯着凌默。 突然,她的目光变得冷漠起来,那半张正常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冷笑。这样的表情使得她整个人顿时显得极为诡异,甚至到了有些毛骨悚然的地步……这一刻,她的脸上好像真的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戴着沉重表情,看起来仿佛在哭泣的方莹,而另一个,则是被她扭曲后出现的“姐姐”。 这两张脸一哭一笑,一丑一美,组合到一起后,才成为了此时的方莹…… “呵呵呵……”方莹张嘴笑了起来,从她发出笑声的那一刻,凌默便明白了她会诞下那种寄生物的原因……她是把“姐姐”的记忆当做了一个寄生物,那段“别人的记忆”根植在她的脑海里,它恐怖、压抑、控制着她…… 此时从方莹嘴里发出的笑声,就跟被控制时的“小月儿”一模一样…… “真的是……大同小异……虽然你并不清楚细节,可事情的重点却都被你一一说中了啊。先是刺激了我记忆,然后又逼我想起了自己……”方莹的笑声越来越疯狂,同时她的身体也突然诡异地扭曲了起来,“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好想吃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