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事情的发展往往是这样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零四章 事情的发展往往是这样的……

“这样么……那接下来的事情,我倒是能够大抵想象得到了……” 凌默刚这么说了一句,就听白衣女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想象?别人的遭遇真的是你能想象出来的吗?你以为方莹阻拦了我,对吧?其实没有。她什么都没说,就那么看着我走了。也许是害怕,也许是因为楼下的事情绝望了,也许是对我起了恻隐之心……我不知道,当时的我心情很复杂,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甚至连我自己都想不起来是怎么离开仓库的。怎么样,很有意思吧?变异后明明应该记起所有细节的,可直到现在,我仍旧觉得那时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这种现象恐怕跟经历无关吧?丧尸的变异过程几乎可以用摧毁及重生来形容,所以这段记忆相对比较模糊,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反倒是这位大姐,你正在变异还能记得这么多事情,甚至还牢记着当时的心情和感想,这才是真叫人佩服啊……”凌默暗自想道。 白衣女接着说道:“捂着伤口走出去的那一刻,我真的有种被所有人抛弃的感觉,即便是在躲避丧尸的时候,我也没有像那会儿那样绝望过……当时作为人类的我,对于未来是很茫然的。既害怕变成丧尸,可也不甘心就这么死去……人类时的我真的是太懦弱了,我甚至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 “最后你还是完全变异了,那方莹呢?罗森公司的那些人又怎么样了?”凌默终于忍不住打断了白衣女,问道。光是听她这番描述的话。不难得出方莹等人已经和她分道扬镳的结论。可此时他们几人的尸体却都被摆在了这个血腥的小剧场里。这又是什么展开? 难道彻底变异后。这白衣女又跑回去大开杀戒了? “他们?呵呵,当然是跟着我出来了。一个受伤的感染者,还有比这更好的诱饵吗?在我离开二楼后,楼梯上一定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方莹则带着那些人一起,跟着我一起逃了出来。他们远远地跟在我后面,就是为了利用我离开罗森公司……为了能够达到这一目的,他们甚至不惜将更多的丧尸引到我这里。我差点就死。可惜,终究还是差了一点,而最后的结果,你也看见了……” 白衣女伸手十分“温柔”地摸了摸方莹的头颅,说道:“他们的计划败露了,我也因此被逼得加快了变异的速度。当我完成变异的那一刻,我正抓着她的脑袋,试图将她的下巴掰下来。呵呵……那时候,她嘴里正在哭喊着叫我姐姐,不断地哀求我不要杀掉她……” “很难相信吧?其实我也是……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这是别人的故事。可是……”她猛地转过头来,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狠狠地瞪住了凌默。“是你让我想起来的!是你让我再次体会到那些感情的!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都做了什么!” 当最后一句话吼出时,白衣女已经突兀地出现在了距离凌默还不到三十厘米的地方。她的长发齐刷刷向后飘去,露出了一张愤怒且狰狞的脸……这张脸一半和普通人几乎没什么两样,仔细看的话甚至还有些清丽,但另外半张脸却布满了类似疤痕般的硬壳。这些硬壳一直顺着她的脖颈向下方蔓延而去,就仿佛在她身上多出了一层皮甲似的。 怒吼的同时,白衣女的嘴里还射出了一截极长的舌头,这舌头的顶端尖细,且长满了倒钩,吞吐的速度也快得令人震惊。凌默几乎只感觉肩膀上突然凉了一下,下一刻就有股热流涌了出来。而白衣女的那截舌头上则沾满了鲜血,正在她面前如同毒蛇般舞动着。 “我靠……这跟刚才的形象也太不搭了吧!前一秒还很温柔,果然如我所说会分分钟化身丧尸暴龙兽吗!而且这副样子简直就是真的神还原啊!你所谓的终极进化目标该不会就是完成暴龙兽的变身吧喂!” 重要的是,和白衣女的速度比起来,他差得太远了! 而另一方面,像这样靠舌头进行攻击的母体丧尸,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啊! “靠靠靠!” 凌默的头皮止不住地发麻,虽说靠着本能偏了下脑袋,躲过了致命一击,但他显然已经躲不过下次了啊!已经快宣布报销的尸偶提前交待倒也没什么,可这时却偏偏是他能配合叶恋完成偷袭的最好机会啊! 不能错过! 但,怎么办?! “而且,我没有做错……我只是为了活下去,有什么错!你也一样,你会帮助我活下去的,等我再次进化,等我将这具身体彻底变得完美,我就能走出去……这里,这间公司,它简直就是一个囚笼。它在我做人时困着我,在我变异后也困着我!我想出去,我要出去!我想摆脱这个笼子,摆脱这段记忆!” 在白衣女疯狂大吼的过程中,凌默一直紧紧地盯着她的长舌。 要怎么做?在下一次攻击突然出现之前,到底还能做些什么? 柜子太远……那么窗帘吗?可是,白衣女会给他拉开窗帘的机会吗…… 太多未知,太多风险了! “为什么到最后只剩我一个,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白衣女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尽管已经变异了,但白衣女对以前的事情却仍旧表现得十分愧疚…… 等等,愧疚? 可是从她之后的经历来说,她也算是尝到苦果了吧?甚至比起其他人来说,她更有机会放下这个心结……在差点被打死的时候,她不是已经体会到了那两人的心情吗? 无论有没有赎罪的想法,在经历了几乎相同的事情后,她没理由会为了这个发疯到现在吧……不管是不是能体会到当时的感情,可对于如今的白衣女来说,这种事应该很容易就看淡了才对…… 可是,她却很愧疚…… 凌默的神情忽然冷静了下来,可紧接着,他的心跳又忍不住地狂跳起来。 对啊!这段故事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其实是白衣女的态度啊! 为什么一直没注意到?!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已经有了漏洞啊! 不过,现在也不晚! “你不是‘姐姐’,对吧?”凌默突然开口道。 白衣女的叫声顿时停了下来,她愣住了。 “你是方莹。”凌默捏紧了拳头,说道,“所以你讲的,原本就是别人的故事。所以你才会把这里比喻成笼子,但其实困住你的根本不是罗森公司,而是她----” 他猛地指着那具女尸说道:“被你害死的同伴,也是被你称作‘姐姐’的女人。”然后他又看向了另外几具尸体,继续说道,“你还原当时的场景,也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惩罚自己。变异后你保留下的情绪,既不是复仇,也不是孤独,而是让你感受最为强烈的愧疚。” 凌默一口气说完,又冷冷地看向了白衣女:“我说的对吗?” 白衣女仍旧呆呆地盯着他。此时她并没有注意到,一缕无影无形的精神触手正沿着地面,慢慢地朝着窗口爬去…… “不过这份情绪最终极的体现,却是反应在了你的进化方向上。你将自己当做了‘姐姐’,然后利用自己的力量为她找来了众多的‘妹妹’,然后再毫不留情地折磨他们……就连你本人,也被你无意识地分裂成了两部分,一半用于惩罚,一半,用于纪念……”凌默越说越激烈。 足足过了十来秒后,白衣女才张了张嘴巴,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半猜半胡扯……”这话当然不能说了,因此在凌默的眼神中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了一丝“果然如我所料”的神情,嘴里则冷哼着说道:“很简单,你的破绽太多了。” 白衣女再次一愣,想杀凌默的心思也暂时放到了一边……她明显正在回忆自己所说过的话……破绽太多? “是什么?”白衣女……或者说方莹,她想了想,不甘心地问道。 凌默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这个动作看似比较冒险,但在这种情形下,方莹是不会冲上来杀掉他的……事实也的确如此,方莹只是冷冷地盯着他,然后非常人性化地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神情:“放心,在满足好奇心之前,我不会动你的。我一开始就已经说过了吧,无论是人类还是丧尸,所拥有的好奇心都是很重的。” “关我屁事……”凌默翻了个白眼,说道,“除了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你还有一个致命的破绽……” “辩解,也许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你一直在为方莹辩解。遭受到那种待遇,又是在受到病毒影响的混乱思维下,那位‘姐姐’怎么可能还惦记着为你的行为开脱?除此之外……”眼看着方莹又要暴走,凌默的语气却不紧不慢地来了个转折。 而与此同时,那紧闭的窗帘也慢慢地晃动了起来,无声无息地拉开了一个狭小的缝隙……(未完待续。。) ps:今天复查,更新晚啦。继续为圆梦求支持!抱枕什么的根本就不羞耻嘛,干脆趁这个机会将剩下的那点节操彻底抛弃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