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最后的绝望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零三章 最后的绝望

封闭的环境,持续无望的等待……罗森公司的幸存者们在压抑中陷入了疯狂,然后又在疯狂之后陷入了恐惧。没有人敢靠近楼梯,那具惨死的尸体被扔到了二楼,另一名被捆在扶手上的员工则在惨叫中渐渐虚弱了下去,没过两天就死了。 剩下的人则在自我安慰中苦苦煎熬着,然而好几天过去了,救援仍旧没有到来…… “一开始在员工食堂搜集到的那点食物和水,其实根本就撑不了多久。而且为了拖延时间,每个人分到的份额都非常少,所以一旦断粮后,很快就饿得受不了了。这时候终于有人开始怀疑救援的存在,一些人也开始提议着要逃出去寻找食物……可是谁都没想到的是,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早就吸引了许多丧尸的聚集。丧尸们找不到我们,可是却能感应到我们,他们把整个大楼都堵上了,我们根本就出不去……” 白衣女又怪异地笑了笑:“那时候我很害怕,既害怕会被丧尸吃掉,也害怕自己就这么饿死……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原本是和我一个部门的,我们两人都很胆小,所以成天靠在一起互相安慰。可能人类女孩子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吧,虽然很脆弱,但如果能有一个依靠或者一份动力的话,就能忍耐着坚持下去……但是到了那种时候,再怎么坚持都显得没意义了。我也没想到她比我还先崩溃,哭着说我们会变得跟那两具尸体一样的,一声不吭地躺在那里。然后慢慢地腐烂掉……” “你知道那种等待死亡的感觉吗?还有那种恐惧的心情?对了。你不知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有时候回想起来,我都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在看另一个我……就像现在这样。”她仍旧低头看着那女尸,说道。 凌默没有搭话,他还在寻找机会……一个能让叶恋扣动扳机的机会。 “但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的哭声居然给事情带来了一些改变……而在那种时候,已经没人去考虑我们要做的事情是不是恐怖了,因为没有什么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为了活下去。无论做什么都没有错……” 在女孩的哭喊声中,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对啊……不是还有尸体吗?” 没有人说话,但却有人抬头看向了他。 这人扯了扯嘴角,继续说道:“与其让他们这么烂掉……不如……我说,他们本身也不算人了吧?他们是丧尸啊……丧尸都可以吃人,为什么我们不能……就算被感染,也比现在……”他越说越大声,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你疯了吧!”有人吼道。 “我疯?哈哈……想想吧,啊?你们想烂掉吗?我们的做法从一开始就错了,几天前我们就该想办法逃出去的。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丧尸。现在就算想逃,可是也没力气了……如果能有点力气的话。我们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去哪儿都好,也比在这里活活饿死强啊!”那人说着就哭了起来,只是他语气中的疯狂却是越来越浓。 见仍旧没有人说话,他居然支撑着爬了起来,眼冒凶光地说道:“不管你们了……反正我不想那么死,你们也听到之前那家伙的惨叫声了,我不想那么死……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所有人都盯着他摇摇晃晃地走向了楼梯,他的念叨声也回荡在了每个人耳边…… 活下去,不想死……至少,不能这么死……这太可怕了,太难以接受了…… “然后……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一开始只是几个人,然后就是大部分人……到最后,就是所有人……有人边吃边吐,但最后还是强迫自己塞了进去……很多人并不是为了填肚子,而是因为害怕。尤其是当有人带头之后,整件事就变成了一场毫无理智可言的疯抢。”白衣女淡淡地说着,可凌默却听得头皮不停发麻。 在那种环境中,这群人显然已经被逼疯了…… “然后呢?”他忍不住问道。 难道就是因为这些事给她的心理冲击太大了,所以才导致了她日后的异变吗?可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参考性也太低了,甚至可以说,这只是一个少见的个例罢了……对经历过那场灾难的人来说,哪个人心中没藏着一点沉痛的经历?像罗森公司这样的事,在其他地方也多有发生。但这些人在变异之后,却并没有出现像白衣女这样的情况…… “咦,不对……”凌默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他发现自己忽略了这件事中很重要的一个特点,“他们吃的,是疑似感染者的尸体……” “事情过后,每个人都沉默了……说来也挺可悲的,在这件事之前,每个人都在努力地让自己相信他们两人是感染者,可是这件事过后,所有人却都开始祈祷着他们仍旧是人类了……但如果真的是人类,我们岂不是做了一间极为恐怖的事情吗?人类的想法还真是矛盾,即便到了现在,我也没搞懂当时的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总之所有人都变了,不愿意再跟别人说话,每个人都把自己藏到了角落里,看其他人的眼神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白衣女说到这里,手上的动作便突然停下了:“可是当天晚上,情况就变了。那两个被杀掉的员工里,的确有一个是感染者……所以我们中有一部分人开始变异了,而另一部分人却还是正常……而我,却是变异的那一部分……” “方莹……”当时的白衣女喘着粗气,慢慢地爬到了另一个女孩身边。对方有些惊吓地缩到了角落里,沉默地看着她凑到了跟前。 “我有点难受……”白衣女小声说道。 方莹的脸庞笼罩在了黑暗中,也看不清究竟是什么表情。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那个……是腐肉吧……”白衣女说道。 方莹立刻抬手捂住了嘴巴,说道:“你别提这个!” “可是……方莹,你难受吗?”白衣女问道,“方莹,我会不会死?要是……要是我死了,你们会对我怎么样?你说啊,你会不会帮我?” “别说了,你不会死的。”方莹抗拒地向后退去,说道。 “我好热,但是又好冷……心脏也跳得好快……”白衣女继续说道,她这时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混乱了。 方莹也总算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她躲藏在黑暗里盯着白衣女,突然惊恐地“啊”了一声。 “怎么了?”白衣女眼巴巴地问道。 “你……你的眼睛……是泛红的!……啊!她变异了!她变异了!”方莹一下子叫了起来,同时起身想要逃离白衣女。 而白衣女则顿时清醒了过来,她一把抓住了方莹的小腿,低声说道:“不要!方莹你别叫啊!我不想被活活打死!方莹你帮帮我,你让我自己想办法吧……对了!我从三楼出去,让我出去就好了!” “你会把丧尸放进来的!”方莹边哭边叫,“快点来人啊,她变异了!”出于恐惧,她突然抬起了脚,狠狠地踢向了白衣女…… “接下来,我就被捆起来了……”白衣女慢慢地走到了那几具尸体中间,停到了其中一具女尸面前。这女尸看起来比较年轻,也是坐得距离那具丧尸女尸最近的一个,“我知道其他人不会同情我的,所以我一直都在求她,”她对着年轻女尸说道,“可是她不肯帮我,还一直用害怕和嫌恶的眼神看着我……” “然后我就明白了,那名员工在求我们的时候,我脸上也一定就是这个眼神……而且你知道吗,他真的不是感染者,另一个才是……”白衣女说着,便缓缓地抬起了头,只是她仍旧侧对着凌默,而凌默也只能看见半张布满了伤痕的面庞。 “我不想死,但所有人都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而且他们毫不犹豫地动手了……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再做下一次的时候果然就变得轻松多了吧?就在我以为自己快死的时候,楼下却传来了惨叫声。有其他人变异了,而且他们不像我这样跑去求助,只是独自躲在角落里。所以当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彻底变异了……” “我被捆在了楼上,只能听见下面不停传来的惨叫声。方莹不敢下去,她就在我面前不远处抓着扶手,不停地哭。正因为她在哭,所以她没有发现我的进一步变异,也没有听见我扯断绳子的声音。其实当我脱困的时候,我没想杀她的……工作的时候她一直叫我姐姐,虽然并不是真的亲如姐妹,但能一起活到现在,我心里还是有些特殊的感情的……可是当我向楼上爬去的时候,却不小心发出了动静……我那时候已经很难坚持了,动作也开始变得无法控制。所以当我回过头的时候,方莹已经站了起来,正呆呆地跟我对视着……” 白衣女忽然又笑了笑,说道:“我说,让我走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