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那一刻的疯狂……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零二章 那一刻的疯狂……

“这是我”……这是白衣女出现后所说的第二句话,从她低头的姿势,以及那试图伸手抚摸女尸的动作中,不难理解出这句话的意思----在这个被特意营造出的场景中,这具女尸所扮演的角色,正是在回放着她曾经的经历…… 只是……这一幕到底说明了什么? 凌默快速地调整着呼吸,强制着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那些尸体,又看了看白衣女,然后缓缓地开口问道:“你就是那只自称为‘姐姐’的母体丧尸吧?” 可白衣女却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她仍旧保持着原状,嘴里则仿佛自言自语般地念道:“你难道不好奇吗?知道吗,其实人类和丧尸之间还是存在着很多相同点的,就比如说……好奇心。人类是很好奇的生物,丧尸也是,甚至比起人类来说,还要更加变本加厉一点。因为人类会有顾虑,会考虑所谓的风险,但是丧尸呢?他们不会想这么复杂的事情……不过想想也是呢,丧尸最初不也是人类吗?相似是正常的……” “……”凌默也再次沉默了,只是他的心情就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了。 “喂喂,你突然跳出来就是为了跟我闲聊吗?还是太久没跟人分享你的小剧场,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解说一番啊!尽管你的打扮和声音看起来都挺正常的样子……可是这幅场景就已经很不正常了好吧……” 内心腹诽的同时,凌默不动声色地看向了侧面的窗口……由于被窗帘挡着。他看不清外面的情况。但在白衣女和窗口之间,却还挡着一个柜子……“只是一个柜子而已。只要我留在这里,她就不会离开这个房间,那么就总能找到机会的。不过……丫头之前也有开枪吧?那时候通过丫头的视角看到的那双眼睛,到底是不是她的……” 他又转头观察起了这女丧尸,可她的头发却实在是太长了一点,几乎将她的侧脸完全遮住了。凌默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双苍白的手掌罢了。另一方面来自丧尸的本能也在提醒着他,千万不能轻举妄动……别看她现在挺有点黯然神伤的样子。可作为一只母体丧尸,她可是能分分钟化身为嗜血暴龙兽的啊! 在没有找到机会之前,凌默还不想跟她起冲突……想聊就聊吧,眼下能拖延一点时间,对他来说绝对是很有利的…… “你也好奇了吧?”白衣女自顾自地说道,然后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乍一听这怪异的笑声,凌默全身的汗毛都险些炸了起来。这笑得……正常人都发不出这声啊!他越发警惕。而白衣女则很快停止了发笑,接着说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忘记了很多事情,可这些却偏偏一直都记得……而且为了不忘记,我把他们都留下了。一开始只是不想他们烂掉,变成白骨。然后留下我一个……但不知不觉的,我就有了一种更强的能力。我吸引了更多的同类来这里,所以这里慢慢地开始变得热闹了。可是……不管我怎么做,都没办法让他们真正理解我的话。无论怎么培养,怎么让他们进步……” 说到这里。她又笑了两声:“不过,我至少让他们变得和我一样了……就像是以前一样。只要有人跟自己一样,和自己做着同样的事,感觉就不同了……” “意有所指啊……”凌默暗自想道。 不过这番话中最让他震惊的,还是白衣女所说的那句“一直都记得”。这里面的“一直”,该不会是从她变异之初开始算起的吧……此外她也无意中说明了这里的状况,以及她自身进化的过程。为了保存尸骨、为了找到同伴,然后就是为了让人理解自己,使自己不再孤单一人……粗略一听的话,也许会出现这样的感受----嗯,意外的还挺感人的啊,她也只是一只孤单的丧尸而已嘛…… “感个头啊……这根本就是在寻找同伙吧!什么和以前一样做着同样的事,你指的根本就是仓库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吧!”凌默心中恶寒地想着,嘴上则小心地开口道,“我听不太懂,你能不能说得仔细一点。” 他之所以选择这么说,是经过了一番仔细考虑的。丧尸的想法终归是比较直接和简单的,这也代表着她随时可能突然翻脸……毕竟她的目标是吞了凌默,聊天只是餐前娱乐罢了。所以任何贸然提出的问题,都有可能导致娱乐的中止,然后提前敲响开饭的钟点。可任由她这样自我发挥下去……他根本就是听得云里雾里啊! 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引诱……既要表现出兴趣,又不能逼得太紧…… 白衣女立刻停止了叙说,她静默了一会儿,才在凌默紧张的注视中再次开口道:“那就从这里说起吧……” “嗯,初步搞定,果然是一法通万法……”凌默此时心中所想的,自然就是应对家里那三只女丧尸时所总结出的经验了…… 寂静的房间内,侧身而立的白衣女丧尸抚摸着一具女尸的脸庞,慢慢地讲述了一个大约发生在一年前的真实事件,正是这个事件的发生,才有了今天的她,以及此时矗立在这里的罗森公司---- “啊啊啊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没有感染,我真的没有感染啊!” “我也没有……求你们了,我们不是同事吗!” 光线阴暗的仓库里,两名员工正在大哭大闹地挣扎着。 而在他们身边,则围了六七名员工,这些人将他们牢牢地按在了地上,然后利用仓库里的绳索捆绑了起来。 其他人则仍旧坐在角落里,默然不语地看着他们…… “救救我,救我啊!” 在被拖向楼梯的过程中,其中一名员工奋力地伸手抓住了楼梯上的铁栏,疯狂地冲着不远处的两个女人大叫着。这两个女人抱得紧紧的,纷纷避开了员工的视线,同时惊恐地发着抖。 “我没有感染!我只是发烧了,我只是生病了啊!为什么你们不信我,我求求你们相信我啊!我不是外面那些怪物,真的不是……啊!不要……啊!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还有你们……你们为什么见死不救啊!” 拼命大吼中的员工猛地发出了一声惨叫,两名男子重重地踢了他一脚,然后再次将他拖了起来…… 其中一人突然转头,对着那些避开视线的员工们吼道:“你们在干什么?都上来帮忙!” “没错,这事每个人都同意了,怎么事到临头都萎了!你们也听见他说的了,就算你们不动手,也根本不能改变什么!”另一人也喊道。 仓库内一片安静,除了那两名被认定为感染者的员工外,就没有任何人说话的声音了。 最早发出喊声的男人一脚踹在了栏杆上,“哐当”的巨响声使得大部分人都不由自主地震了一下,那两个女人更是哆嗦着抽泣了起来。 “要做就一起做!不然等救援到了以后,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把事情都推到我们身上?别说什么大家都保密的话,我不相信!他们的样子摆明就是要变异了,你们谁都不想死吧?和他们两个人比起来,难道不是我们所有人的命更重要吗?”男人大声吼道。 “韩涛你放屁,你不得好……啊!” 那员工刚哭叫了两声,又被狠狠地踩了一脚。 “现在不动手,等他们变异了,在场的人,就真的一个个都不得好死了!”男人又加上了一句。 几名男性对视了一眼,然后一咬牙站了起来。与此同时,那名员工也从楼梯上滚落了下来,而已经被绑到楼梯上的另一名员工也崩溃地大哭了起来…… 惨叫……哭声……这些动静仿佛成了压垮这些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几乎就在下一刻,有人就大叫着冲了上去……四溅的鲜血很快就将楼梯周围染红了,那两个女人的脸上也溅上了不少鲜血……所有人几乎都是同一副表情,疯狂,充满了恐惧…… “我就是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不太能理解那些人类的行为。但是我还记得我当时的想法……很害怕,怀疑有没有做错,担心那个人类有没有真的被感染。可是这种想法很快就没有了,我不停地告诉自己他一定被感染了,为了多数人牺牲掉他,这种做法是正确的。其他人肯定也都是这样想的……就像每个人都相信着会有救援一样,因为一旦失去了信心,就真的不知道明天该怎么过下去了。这么一想,人类还真是复杂呢……”白衣女停顿了一下,说道。 凌默则听得有些沉重,对丧尸来说,同类间的竞争也只是一种进化途径罢了。可听到一只丧尸如此平淡地去讲述曾经发生在一群人类身上的事情,却还是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悲哀与无奈。不过听到这里,凌默也算是明白了“一起去做”的真正含义,而白衣女之所以到现在还牢记着,甚至因此影响了自己的行为方式,恐怕正是因为这段深刻的记忆吧…… “不过,这还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