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尸体的宴会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九百零一章 尸体的宴会

而这具女尸的双眼,赫然也是黑色的…… “又是人类……”凌默绕开了那只头颅,慢慢地朝着女尸走了过去。途中他的视线在地面附近扫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那只正在试图往深处爬去的寄生物。 “还在里面吗……”凌默连忙上前两步,小心翼翼地将寄生物抓了起来,一把捏在了手里。现在还不能肯定这只寄生物和那只母体丧尸之间是否继续保持着联系,但有了之前使用精神干扰时的成功先例,凌默觉得自己还是先带着这怪物比较好。 有备无患嘛…… 寄生物在他的掌心里不断地扭动着,而凌默的视线却已经转向了面前的女尸。 从女尸身上散发出一股很怪异的味道,且她的状态也让凌默觉得有些疑惑。单单只看衣服的腐朽程度,这女尸显然已经死了很久了。但她的身体却还保留着大部分弹性和水分,这使得她看起来就像是比较干瘦的活人似的。女尸的相貌还算不错,可脸上所露出的惊恐和绝望,却到今天依旧鲜明可见。此外在她裸露出的皮肤上,似乎还沾着一层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凌默皱着眉头,伸手过去碰了一下,然后搓了搓手指,“像是保鲜膜一样……干掉的黏液吗?”他又仔细观察了两眼,沉吟着想道,“没有其他问题了……这么说她的尸体能保存到现在,就是依靠了这层黏液吧。” 想到这里。凌默便伸手拨开了女尸的头发,露出了她身上那已经破破烂烂的外套。 “没有伤口……也就是说不是育儿袋了。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将她保存下来?高级丧尸是不会吃这种过期食物的吧……呃,不好意思……”虽然心里这么念着,但凌默的动作却实在没多少不好意思的样子……他捏着外套的边缘扯了一下,然后将一根露出来的蓝色带子慢慢地抽了出来。 “啪……”一张工作证随即出现在了凌默眼前。 “王美懿……和照片上的差别不大啊……”凌默抬头对比了一下,想道。 吊起来的女尸……以及照片上那张笑容甜美、妆容精致的脸…… “好吧,差别还是有点的。”凌默将工作证翻了过来,然后用指甲刮掉了上面的几滴血迹,又放到鼻尖下闻了闻。“这血迹也过了很久了……” 他再次看向了那女尸,然后又耸了耸鼻尖。几秒钟后,他的眼神中便流露出了一丝极为怪异的神色……能在尸偶的脸上挤出这种表情,可想而知凌默此时的心情…… “唉……”他忽然叹了口气,暗想道,“不出所料……” 工作证上的血迹,不是这女人的。不仅如此。就连留下的时间,也明显比女人的死亡时间要早……这类的细节对于丧尸的嗅觉系统来说,要辨认起来并不算太难,准确度也相对较高。唯一的缺陷就是不能判断出确切的时间,因为对于丧尸来说,这种辨别更像是一种判断食物是否新鲜的本能反应。而不是什么检测仪器。 不过有这个工作证在,却可以判断出她大概死于一年以前……这名前罗森公司的员工,显然也是当初活下来的幸存者之一。既然她没有被吃掉,那么就说明,她当时可能也是其中的一员……而在那些血字所描述的事件发生之后。这个幸存者团体内必然还发生了其他恐怖的事情。 “这些事情,在母体丧尸的记忆中都能找到吧?只要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不定就能找到让她保留记忆和情感的那个契机……只不过,那到底会是什么?” 接下来的路程中,凌默不断地发现和女尸一样情况的尸体,当他走出这片尸体区的时候,像这样的幸存者遗体已经达到了七具。这些尸体的年龄和职位都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类似的。那就是在他们的脸上,都保留着那份深深的绝望,以及强烈的痛苦…… “嗯?” 眼前豁然开朗后,凌默所看到的,便是一扇沾满了血迹的大门。 他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然后警惕地推开了房门。 沉重的木门缓缓从中间分开,露出了一条越张越大的缝隙。而在缝隙后面出现的,却是一缕淡淡的光线…… 在始终黑暗的环境中突然看到这样的情景,却完全没有半点让人感到兴奋的意思。相反,凌默却隐约地感受到了一丝诡异。他小心地贴在门边朝里面望了一眼,这才慢慢地走了进去。 和母体丧尸比起来,他这具尸偶的进化等级实在太低了。无论是靠嗅觉还是靠感应,他都不可能提前发现母体丧尸的存在。但即便如此,小心一些总还是有用的…… 当然,如果母体丧尸已经从精神干扰的状态中恢复了的话,那么从他踏入这层楼的那一刻开始,对方就肯定已经发现他了…… 凌默的骨子里还是有着一丝冒险精神的,尤其是这会儿还不是本体上阵,他的动作也就跟着放开了不少。不管对方是不是已经有了准备,他都没想过要因此半途而废。这一路上,他也并非只是跟在寄生物身后,胜率再低,也不代表完全没有啊…… “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反手将房门慢慢掩上,却又留下了一道缝隙。这样如果有敌人从背后来的话,他也能提前注意到了……虽说大部分敌人都已经被李雅琳以及他的另一只尸偶引开了,但这里毕竟是母体丧尸的所在地,危险程度比起楼下可谓是有增无减。 “好安静……” 也很空旷。这房间很大,也很豪华。只是这份豪华的装修在经过大量鲜血和腐肉的渲染后,已经变成了一种死气沉沉,血腥味十足的惊悚观感。光线是从窗帘后的透进来的,和其他地方相同的是,那窗帘上也沾满了鲜血。 “不对啊……”凌默盯着那窗帘多看了几眼,顿时皱起了眉头。 不过几秒钟后,他就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难怪总觉得怪怪的……这里的血迹并不完全是杀戮时留下的,更多的是人为造成的……就像是,一种装饰…… 在途径一个华丽的酒柜时,凌默又停下了脚步。他隔着玻璃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擦掉了上面的灰尘。 “总觉得里面有什么……啧,还真有。” 一双呆滞且充满死气的眼睛正从里面望着他,在这颗头颅的下方,还塞着为数不少的尸体。整个酒柜被塞得满满当当,简直成了一架尸体储藏柜。 接下来他又在挂衣架上发现了一具晃晃悠悠被挂在上面的尸体,就连屏风上都溅满了鲜血,甚至还特意留下了许多血手印…… “要是让老郑来的话,他跟这位‘姐姐’应该会很有共同语言的吧……” 凌默忍不住想道。 在这里每走一步,几乎都能看到类似的情景。不过在表面的恐怖之下,凌默却突然有了另一种感受……这种情景对于丧尸来说自然是没什么,但对于人类来说呢?那只母体丧尸如此装饰的时候,又到底在想些什么? “咦?” 绕过屏风后,凌默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客厅…… 要不是提前已经感应过了,确定了这里并没有生命气息,他甚至会产生某些恐怖的误解…… 从他的角度望去,客厅的沙发上赫然坐着一排人,他们呆呆地看着前方,一动不动。但无论是他们的发型,还是身上所穿的衣服,都要比外面的那些尸体整洁得多。乍一看的话,很容易将他们看成是几个活人…… 但如果注意到这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以及浓厚气味的话,就很容易得出正确的判断了---- 这是几具尸体,只是被摆成了这幅样子…… 凌默慢慢地从侧面走了过去,这几具死尸的样子也一点点地进入了他的视线。 四男两女,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和缺失。看他们的衣着,显然也是罗森公司的员工。和那些被吊起来的尸体一样,这六个人的脸上也充满了惊恐……不同的是,他们的嘴巴被人为地扩大了,做出了一副张大嘴的模样。 而在他们的面前,居然还摆着另外一具尸体…… 这是一具女性的尸体,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捆着,腹部上已经被切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和那六人区别最大的是,这具尸体的双眼,是血红色的……只是她仍旧张着嘴,双眼下被画上了两行血泪,似乎在痛苦地哭泣一般…… “看得懂吗?” 一个女声突然从背后传来,凌默心中一惊,立刻扭头看了过去。 没人…… 他头皮一麻,又连忙转过头来。 这次在那具女尸的旁边,却多出了一个身影。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头发垂在身前,正侧对着凌默,低头看着那具女尸。 “这是我。”白衣女说道。 凌默没有说话,他捏紧了寄生物,血液流速也不由得加快了。 这女人……很危险…… ps:请大家多多支持圆梦!一百起点币就能送上一份节操啊各位!具体的人设图已经能在圆梦频道看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