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熊孩子变异后……还是熊孩子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九十三章 熊孩子变异后……还是熊孩子

这是一扇推拉门,从材质上来看,好像还挺沉重的……门上还挂着“闲杂人等禁止入内”的招牌,值得一提的是那个“等”字竟然被人用鲜血糊上了,顿时就让这行字的意思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 “不能进的!”小月儿还在徒劳地阻止道。 “要不是你把我引下来,我也不会这么快找到这儿。”凌默说道。 小月儿愣了一下,然后便无力地垂下了脑袋。这话还真是无从反驳啊…… “你也没进去过?”凌默一边贴在门上听着动静,一边问道。 小月儿不说话,看她的表情,显然是恨不得生吞了这只古怪的同类。可让她想不明白的是,明明一开始还是她牵着这同类的鼻子,怎么转眼间就位置调换了?而且,她居然还成了俘虏……一想到这里,小月儿就很愤怒,她倒是没意识到自己的体型问题,只一味惦记着凌默的进化等级和她之间的差异,结果就越想越冒火…… “咔咔!” 凌默抓住门把手使劲往旁边拽了两下,这才听到一阵闷响声从门后传来。 “哗!” 当铁门彻底被拉向一边时,一股怪异的气味立刻就从里面蹿了出来。 “但愿你们没把器材都玩坏掉,那样我也会很生气的。”凌默在门口站了两秒钟后,才夹着小月儿走了进去。 “哼……”小月儿听到凌默的自言自语,忍不住鄙夷道,“你生气有用吗?” “你变异前就已经这么熊了吗?”凌默反问了一句,嘴角却微微一动,给她的感觉就像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似的。他这怪异的反应让小月儿顿时有些疑惑。却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 这的确是一只低级丧尸啊……可他为什么很有信心的样子? 小丧尸一路上都在不停地扭动挣扎,可真正进入仓库后却诡异地平静了下来,只是睁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 “你让我唤醒的那些是士兵,那这里的又是什么?跟你们一样的军团长吗?”凌默关上了房门后,又小心翼翼地朝着周围望了一眼。嘴里则小声地问道。 “我没有让你唤醒它们,不是都说了嘛,我什么都不知道!”小月儿也低声答道。 “向丧尸套话还真是难啊……”凌默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和外面比起来,这里的空间显得大了不少。只是四周都是冰冷的水泥,给人的感觉很是沉闷。大量的木装箱堆得到处都是,距离推拉门不远处的地方还有两架液压手推车。那车上沾上了一些血迹。还有一些仿佛衣服碎片的东西,此外还有半只黑乎乎的鞋子。 “果然是仓库啊……” 凌默用脚尖将一块别针生锈的胸牌翻了过来,看了一眼后说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本登记册,只是下半部分都被血水染透了,纸张也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凌默小心地翻了几张,最后勉强地辨认出了这次的目标之一。 “老蓝提供的地点还真是没错啊……就是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在这里找到。” 凌默吸了口气。便朝着仓库深处走了进去。 小月儿突然开口说道:“你不是随便进来的。” “什么?” “让我想想……你就像猎杀食物一样,是有目的才进来的。”小月儿形容道。 “对了,有个大块头比我先进来,为什么你没盯上他?”凌默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立刻转移了话题。 “大块头?你是说熊吉吧……” “原来熊吉也是你们一伙的吗……还有这些名字,到底都是谁取的啊!” 这样一来事情就清楚了,怪不得这里看起来不像是巢穴。因为守在街上的那些丧尸根本也是这巢穴的一部分。不过直到现在,凌默还是觉得这里和普通的巢穴不太相同……也许搞清楚这点,就能明白那些幸存者为什么会对这里感兴趣了。 “嘭!” 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丧尸姐花花那愤怒的叫声:“啊!我要把你剪成碎片!在哪里,你在哪里!” “唔!” 小月儿的嘴巴立刻被凌默捂上了,他将几个木装箱推过来挡住了房门,然后又在周围的墙面上查看了起来。 “在这儿!” 一副简易的仓库区域划分图挂在那里,而凌默在上面寻找了一会儿后,却并没有发现另一个出口。不过他很容易地就找到了通往楼上的另一个通道,从图上来看。这里相当于是大楼中的一个相对独立的部分,光是仓库就占据了三层楼的位置,并且面积还很大,可供存放的器材不会少。 不过现在的问题却是,这座仓库明显也被这些丧尸用上了。那么器材有没有遭到破坏,还能不能使用,就完全成了一个未知数了。 一想到这里,凌默就不由得有些焦急,而最糟糕的是,他的另一只尸偶也快撑不住了…… “嗷!” 屠夫的速度极快,两只手就像是分工不同的斩骨刀和切肉刀似的,一路疯狂地破坏着。而在他的前后左右甚至是头顶上都爬满了育儿袋,那些幼体躲在尸体内,就像是顶了一层皮囊,光靠投掷之类的办法根本就伤不到它们的本体,甚至连阻碍的作用都越来越小了。 和仓库里的这只尸偶比起来,担任引诱任务的这只尸偶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甚至连肌肉都开始抽搐了,浑身的皮肤就像是被烧红了一般,仿佛里面的病毒正在飞快地燃烧着。一旦体力耗尽,这些怪物就会调头去寻找另一只尸偶了…… “帕吉!” 尸偶模糊不清地喊了一句,而屠夫则顿时愣了一下。 趁着这个机会,凌默立刻操控着他抓起了一个花盆,重重地朝着那边砸了过去。 “嘭!” 屠夫只来得及抬起胳膊,那花盆顿时砸成了碎片。 然而它虽然没有受伤,可花盆里的干土却已经爆开了一团黄雾,将屠夫连带后面的育儿袋们一起包裹了进去。 “嘶嘶!” 育儿袋们倒是不受影响,可屠夫却嚎叫着捂住了眼睛,双臂乱挥,跌跌撞撞地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来吧。” 尸偶反手抽出了一截不锈钢椅子腿,侧身贴在了拐角处,同时剧烈地喘着粗气。 只要能给屠夫留下点记号,他就能再拖上一段时间了…… 陷入暴露的屠夫疯狂地闻着味道扑了过来,只是他对地形的判断就不是那么敏感了。每撞到墙上一次,凌默都能听见“嘭”的一声闷响,甚至还能感觉到地面晃动了一下。一只育儿袋刚从天花板上爬下来,就被屠夫一下子踩到了脚下,尸体顿时爆开,内部也发出了一阵“嘶嘶”的尖叫声。 此外还有几只育儿袋被它一把扯起来扔到了一边,甚至还有的直接就被它撕成了两半,留下了不少血腥的秽物…… “好强的力量……” 凌默暗自咋舌,双手则紧紧地握住了这根椅腿。这玩意儿是他在逃跑过程中随手扯下来的,但这已经是他在这里能找到的最好武器了。就连这个计划也是临时起意的,不过现在看来,成功率还是有的…… 这屠夫太容易被激怒了,而这正好就是凌默成功的关键。它越是愤怒,自己的机会也就越大…… 眼看着屠夫越来越近,尸偶猛地怒吼了一声,握紧椅腿直接朝着前方刺了出去。 “噗!” 一股巨大的力量立刻从手掌处传了上来,并迅速地蹿到了肩膀的位置。凌默整个人也随之被带了出去,不过由于他选择的位置,因此他只是被撞到了一米外的另一面墙壁上,不光抵住了身体,还暂时地卡了屠夫一下。随着肌肉的撕裂,尸偶的两条胳膊立刻软了下去,不过凌默却咬牙再次低吼了一声,愣是利用身体的力量又往前撞了一次,这才无力地松开了椅腿。 屠夫整个儿从尸偶藏身的拐角处冲了过去,然后失控地扑在了地上,又连续地滚出了一段距离。尽管它很快地爬了起来,可腰部却已经多出了一根长长的、扭曲的椅腿。这条椅腿在凌默疯狂的刺入下已经有三分之一都进入了屠夫的体内,而且还非常糟糕地呈现出了向上偏移的角度。加上刚刚屠夫自身所具有的冲力,这条椅腿甚至发挥出了比刀斧更强的杀伤力。 “嗷!” 在一阵嚎叫声中,屠夫猛地抓住了椅腿,试图将其抽出来。 可变形后的椅腿哪里是这么好拔出的,不仅有大量的鲜血飚出,甚至还有骨骼和椅腿的摩擦声传来。这也就是丧尸,要是换做人类,恐怕早就痛晕过去了,更别提一个劲儿往外拔了。 不过凌默也注意到,这屠夫的复原能力仿佛不是那么强……它的流血量比起一般丧尸来说,似乎要大那么一点…… “小月儿,花花,还有帕吉,甚至是那只熊吉,它们的进化方向都很极端啊……” 凌默刚想着,就突然感觉到头顶似乎淌下了什么东西。 他猛地抬头看向了上方,一只脸部胀大呈现出腐烂迹象的育儿袋就吊在他的头顶上,腹部的伤口已经裂成了一条大缝,半张皱巴巴的脸和整张长满利牙的嘴巴就正对着尸偶。接着,它就猛地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