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三观尽毁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九十二章 三观尽毁

丧尸花花姐的攻击速度显然是相当恐怖的,如果不是在此之前就已经看到了她那条不甚方便的腿,凌默甚至会猜想这位的脚下是不是进化出了弹簧一类的衍生器官。 而和花花姐比起来,他这具尸偶的实力就确实是有些差强人意了。和之前在第二营地使用过的小队长不同,这具尸偶的“血统”和潜力都是一般得很,即便强行激发,也不足以正面应对这位花花姐。 在剪刀对准他的脑袋戳下来的一瞬间,凌默就已经得出了以上结论,而他的反应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做出的…… “哈哈哈哈哈……弱小的渣渣,你就等着被剪成两半吧!敢对我做出那种事,等你死后,我会亲口把你的后脑都吞下去的!嗯?等等!你这是干什么……” 小月儿的嘴巴刚刚脱困,正在不停地大笑时,却突然惊愕地叫了起来。 以凌默尸偶的速度,他原本是不可能躲开这一剪子的……但他却做出了另一个比躲避更为有效的动作,那就是将扛着的小月儿当做盾牌一样,直接甩起来迎向了那把剪刀。 “啊啊啊!花花姐!是我!是我啊!”小月儿的语气中倒是没多少恐惧,但仍旧叫得歇斯底里。她倒是想挣扎,可在双腿被凌默紧紧抱住,上半身又陡然后仰的情况下,她挥舞的双臂连凌默的一根头发都碰不到。即便是有着进阶丧尸的水准,可如果不能发挥出来,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当!” 寒光及时地向旁边一摆。险之又险地从小月儿的短发下掠过了。丧尸花花姐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两米开外。低着头阴沉地看向凌默:“你该死!你该死!你做的这些……简直就像是人类一样!我最恨人类了。我最恨……”她的音调起初还像是喃喃的自言自语一样,可到最后一句时却突然拔高,变得尖锐而刺耳,“我最恨人类了!啊!” 丧尸花花姐再次消失,而凌默却已经冷静地贴到了墙壁上,同时将小月儿的双腿牢牢抱紧,快速地在自己面前甩了起来。他的动作极为标准,且毫不迟疑。更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由于是后仰的姿势,因此每隔零点几秒,小月儿都能看见凌默那张木然的脸…… “啊!该死的……渣渣……我一定……我姐姐……啊!你快点给我……停下来啊!” 凌默的视线敏锐地捕捉着周围不断闪过的寒光,嘴里淡淡地说道:“行,你先让她停下来。” “可……可是她……生气了……”小月儿断断续续地叫道,“她不会……听我的了……” “但是她至少还不会伤害你,对吧?”凌默说道。 “没错……喂!你又想干什么啊!”小月儿再次瞪大眼睛叫了起来。 “很明显嘛,”凌默一边甩着小月儿,一边快速地贴着墙壁移动了起来,“想办法逃命啊。” 没移动多远。凌默的眼角就瞥见了一扇房门,他立刻加快速度移了过去。并在撞入房门的瞬间一脚将门踹上了。 “你家月月可就在门后啊!”他及时地高声叫道。 再次被凌默夹回胳膊下的小月儿顿时惊愕地看向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撒谎?” “对啊,”凌默坦然地点头道,“可她不知道嘛。所以说,这大概可以拖住她几十秒到一分钟的时间吧……” “你你你……” 凌默快速地朝着周围望了一圈,然后立马朝着另一扇房门冲了过去。 “走廊?” 房门推开后,赫然又是一条黑暗冰冷的走廊。只是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条走廊看起来要干净得多。两边没有房门,只有门边多出了一台厢式电梯。这扇电梯门看起来也和一般的电梯不太相同,门上还贴着一张斑驳的告示,勉强还能辨认出几个印刷字来:“货……运……不可……乘人……” “这是货运电梯!”凌默立刻扭头看向了走廊的另一头,“那边就是仓库?” “不能去那边!”小月儿突然叫了起来。 凌默低头看了她一眼,却发现这小丧尸竟然立马避开了目光,双眼还坚持地大睁着。 “能别摆出这副三观尽毁的表情吗?另外,为什么不能去?”凌默问道。 “总之就是不能去。”小月儿低着头道。 “没理由?那我不能听。”凌默立刻迈开了双腿。 “啊啊啊!不能去!”小月儿使劲地晃动起来,挣扎着说道,“士兵可以提前出来,但是它不能……” “原来是这样……”凌默点着头,却并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 那两扇门根本不可能关住丧尸花花姐,而进入这里,显然只会给养殖场带来损失。这对他来说完全就是顺手可为的好事,又怎么会错过? 可惜小月儿不懂这个,即便她的智力进化得非常不错,可从本质上来说也不大可能以六七岁的年纪获得更为成熟的思维能力。 “花花姐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憎恨人类的?”凌默随口问道。 小月儿正焦急地看着凌默越走越近,闻言便下意识答道:“她被抓到过啊……” “什么?” 凌默这次是真愣了,他呆滞了两秒,然后急忙追问道:“被抓住是什么意思?” “就是被人类抓住了嘛!”小月儿扭动着身体,不耐烦地叫道,“她的腿就是这样被弄坏了!那些人类总想偷偷跑进来,可是有了帕吉后他们就很少成功了……” “信息量很大啊……帕吉又是谁?那个屠夫?”凌默表面平静,脑海中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沟通了黑丝。 “狗娘,你怎么看?”凌默问道,同时将小月儿的话快速地重复了一遍。 “如果你能不叫我狗娘的话……” “丝丝?” “……别以为我进化成这样就不能呕吐了……好了,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其实从小月儿的话中,我们很轻易地就能得出以下四个信息……”黑丝仿佛念报纸似的说道。 “把很轻易给我去掉啊!为什么这么快就分析出四个了……”凌默忿忿地说道。不过以他此时的状况,的确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分析这个了。而且将这种事情交给无所事事、却又思维敏捷的黑丝来做,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其一,这只名叫花花的丧尸曾经被人类捕捉过,并因为这样那样的遭遇受到了无法挽回的重创,以致于她的身心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想必主人你也清楚,光是废掉一条腿的程度,根本就不可能让花花产生对人类的记恨,毕竟不管是在丧尸还是变异兽,又或者是变异生物的眼中,人类都只是猎物而已。”黑丝接着说道,“请看图……” “画图就免了吧……还有这个代表人类的简笔画为什么跟我很像啊!为什么只有下半身全是鲜血啊!这根本就是我吧?是我吧喂!” “所以就算人类反抗得再激烈,在我们看来也不过就是只麻烦点的猎物而已。如果不是非同寻常的糟糕记忆,是不大可能换一种方式看待猎物的。简单地说就是,她以前是以俯视并且流口水的状态看待人类的,现在又在里面加上了仇恨的目光。”黑丝总结道。 “……” “看来你对这个不太感兴趣?那我说得简洁点吧。其二,捕捉花花的人类还曾多次接近过这里,试图达成类似或者其他的目的,而且很可能还获得了一些成功。其三,在帕吉出现或诞生后,这些人类的失败率就显著上升了,其四,阻止这些人类的只有帕吉,而在此之前,这里的主人却并没有出手过……也许是不屑于出手,但也有可能是没有办法出手。总之这是个好消息,说不定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咦?主人你干吗?哎哎,不要这么快切断……” 随着黑丝的声音消失在脑海,凌默顿时叹了口气。 “这么说,我在婴儿房看到的那两只人类育儿袋,就是他们最近牺牲的成员了?可这是为什么呢?一般幸存者都会避免和如此危险的丧尸们接触吧?不对,也不能这么想……就比如我们的行为,普通的幸存者们也是难以理解的,可我们却有必须要做的理由……” 等等!很少成功……意味着他们还在不停地尝试中,也许今天…… “那些人类,他们多久会出现一次?”凌默问道。 小月儿想也不想地说道:“不知道,他们不进来,我们也不会知道的……” “这么说只要有外来者闯入,这里面的丧尸都会知道吗?”凌默敏锐地追问道。他已经注意到,只要自己不询问较为关键的问题,这只小丧尸就不会拒绝回答。说不定她也是想通过这种办法拖延时间,阻止凌默进入仓库内。 当然,也可能只是因为她单纯地比较笨罢了…… “是啊……”小月儿刚答完,就顿时清醒了过来,连忙摇了摇头。 可凌默却已经忍不住暗笑了起来,同时将视线转向了前方出现的一扇铁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