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吃我一剪!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九十一章 吃我一剪!

“什么?!”木晨立马跳了起来。 宇文轩赶紧一把拽住了他,并做出噤声的手势道:“别这么激动啊!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好了。而且……”他冲着凌默那边努了努嘴,说道,“他看着正忙啊。” “还真是……”木晨顿时冷静了不少。 虽然不知道凌默到底都在折腾些什么,但像是今天这样专注的状态却还是很少见的。而且……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家伙在幸存者中也能称得上是一名高手了。高手都这样,那说明事情肯定棘手啊!越是这种时候,那就越不能让人打扰,谁知道他会不会正进行到什么关键时刻? 一番思考后,木晨便谨慎地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还有你看清了吗,到底是人还是丧尸啊?” 他的语气还是有些怀疑的,这地方……会有人? 连他们都很难靠近的地方,其他幸存者就算发现了,也会理所当然地敬而远之才对吧…… “真是人。”宇文轩一边小声说着,一边半蹲着将木晨拉到了窗边,“是丧尸能被我发现吗?再说了,这下边都是丧尸,他们真要是隐藏在丧尸群里,我就算看见了也注意不到啊!” “有道理。”木晨点头道。 宇文轩小心翼翼地将窗帘拉起了一条缝隙,说道:“看见了吗?在那边……” “我没……” “那儿!那个巷口!” “我……我靠啊!还真是!” 木晨直接扑到了这条缝隙上,难以置信地盯住了外面。 “咦?怎么没人了?被发现了?”短短两秒后,木晨又放下了窗帘。紧张地问道。 “不一定。可能是见我拉上窗帘了。不过那人一定看了我们很长时间了。说不定从我们刚进入这里的时候就开始了。”宇文轩分析道。 木晨搓了搓手掌,问道:“你说这会是什么人?这里又没有食物,总不会是冲着实验器材来的吧?如果是的话,那会不会是猎鹰的人?” “哪有那么容易碰上啊。”宇文轩拍了下额头,说道,“应该是这附近的幸存者吧,而且我感觉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 “为什么?”木晨下意识反问道。 宇文轩愣了一下,接着便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盯着木晨。同时还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不是吧?” “你倒是说啊……” “盯上我们的物资了呗。”宇文轩说得头头是道,“这一路你也看见了,这边生活是真不容易。人饿疯了,你觉得跟丧尸有多大区别?” 木晨呆了一秒,点头道:“还是有的……他们不会吃了我们。” “那可说不准……” “能不能别用这么愉悦的口气说这么恶心的事情?”木晨狠狠地白了宇文轩一眼,又补上了一句,“我只是一时没想到……” “不用辩解了……” 宇文轩抬手打断了他,然后说道:“既然他们还在观望,那我们也暂时按兵不动吧。希望在我们展开行动之前,他们能选择放弃。” 木晨想了想。也附和着说道:“也是……” …… 百米外的一处小巷内,一名穿着迷彩服的矮小身影正悄无声息地向深处跑去。 没跑多远。这人就一头钻进了旁边的一扇铁门内,然后紧张地关上了房门。 “怎么样?” 门后是一处狭小的空间,低矮的围墙,荒废的变电室,还有横七竖八从地砖缝里冒出来的杂草。 几个人正小心翼翼地坐在门后,其中一人手里还拿着一个脏兮兮的矿泉水瓶。 见迷彩服归来,这人立刻放下了水瓶,急急忙忙地问道。 “人挺多的……有枪。”迷彩服使劲地喘了两口粗气,说道。 “看着厉害吗?”另一人也迫不及待地提出了问题。 迷彩服抬手摆了摆,又擦了把汗水,答道:“可能吧,我没看到他们跟丧尸动手。” “你怎么……” “那边有精神波动啊!”迷彩服解释道,“靠近了会被发现的,我都不敢进行探测呢。总之,他们的人数不少,武器装备也挺全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是这几个月来我们发现的第一批人……” “会是什么营地的人吗?”之前拿着水的那人又问道,且神色间浮现出了一丝担忧。 迷彩服也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这个我不清楚……” 一个始终一言不发的青年扶了下眼镜,冷冷地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不用太在意这个……不管他们是不是营地的,只要他们盯上了那个东西……那就只能干掉他们了。” “嗯……”迷彩服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有些异样地说道,“我已经暴露了。” “很好,”那青年扯了扯嘴角,又抬手推了下眼镜,“接下来,就等吧……” …… 与此同时,罗森公司大楼内。 凌默并不知道外面已经无声无息地发生了某些变故,此时的他,还正对着一只丧尸搞人质挟持呢…… “你说养殖场……这是什么意思?这里不是婴儿房吗?”凌默诧异地问道。 那女丧尸阴气森森地看了他一眼,嘶哑地呵了一声,说道:“看你智力进化很强的样子,却连这种简单的概念都不知道吗……” “啪!” 随着小丧尸的屁股上再次传来一声脆响,女丧尸立刻停止了那怪异的笑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接着说道:“养殖场的意思……就是培养出合适的士兵……以及部分食物……” “士兵?”凌默又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是的……比如说被你抓着的小月儿,就是一名军团长……”女丧尸刚慢腾腾地说完,就连忙后知后觉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啊……” “军团长……”凌默古怪地看着这只小丧尸。 这特喵的就是个蚁巢啊! 至于士兵和食物……指的应该就是那些育儿袋了。 一念及此。凌默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很惊悚的问题…… 那些幼体……它们的孵化周期是多长时间? “呜呜呜!”小丧尸使劲地瞪着凌默。可惜眼神是没有杀伤力的…… “那么……那个‘姐姐’,就是这里的女王了吧?”凌默直接忽略了小丧尸,再次问道。 女丧尸立刻摇了摇头。 “我的错……我换一个问法,她是这里最厉害的?而且你们都得听她的话吧?”凌默又问道。 女丧尸先是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不叫女王……我们叫她……姐姐。” 这一幕看得凌默心里一凉,看来这养殖场主还不止一位啊! 虽然这位小月儿的实力挺一般,可那只屠夫的能力却是相当恐怖的啊!身为场主,实力怎么着也比屠夫更强一些吧?再加上这些满地乱爬的育儿袋……要从这些怪物的手里拿到器材。还要想办法送到顶层去,这怎么看都是难度惊人的一件事。 如果这能完全依靠尸偶达成也就算了,可问题是连尸偶都被这些家伙盯上了…… 等等…… “如果能控制住场主的话,这事情不就好办多了?”凌默眼前一亮,听女丧尸的描述,这里完全就是类似蚁巢般的等级结构。身为养殖场主的丧尸就如同蚁后一般,能够驱使所有丧尸为她所用。在具有这个特性的前提下,操控她的意义可就非比寻常了。 他越想越觉得可行,嘴里却不忘问道:“还是那个问题,这个小月儿到底想对我干嘛?” “我不知道……”女丧尸使劲晃着脑袋。 “我靠……”凌默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又换了问题,“那么……那位姐姐呢?” “你想……你想知道姐姐在哪儿?”女丧尸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闷声问道。 凌默点了点头,头皮却不由自主地麻了一下。 “为什么想知道……”女丧尸继续阴沉地问道。 她的脖子猛地仰了起来,露出了满是青筋的脖子。 随后在一阵“咔咔咔”的响声中,她慢慢地将脑袋拧到了正面……这是一张极为苍白,且异常消瘦的脸,她的双眼一只仍旧全红,而另一只却已经将血色收缩到了瞳仁内。而且在她晃动脑袋的过程中,这些血色还仿佛会流动一般,诡异地涌向另一只眼睛内,使得双眼就像是在不断地互换似的。 不过最令人吃惊的还是她的嘴巴……嘴角诡异地朝着两边裂开,并且向上扬起,就像是一张正在大笑的面具。她的脸上和眼皮处都镶上了铁丝,使得她的整张脸看起来既怪异又恐怖…… “为什么……问姐姐的事……”女丧尸更加剧烈地抖动着身体,同时直勾勾地盯向了凌默。 “我现在收回问题还来得及吗?”凌默瞪大眼睛念道。 “呜呜……你死……死定了……花花姐姐生气了……”小月儿挣扎着含糊地说道,“花花最讨厌……有其他丧尸……打姐姐的主意……”她似乎还想笑上两声,可凌默却已经一把将她扛到了肩膀上。 “啊!” 花花猛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然后一下子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卧槽!好大的剪刀!” 凌默刚说了一句,就突然感觉面前一阵疾风扑来,紧接着,一道寒光就在他面前悄然出现,并迅速地一分为二,直接朝着他的脑袋剪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