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恐怖婴儿房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八十八章 恐怖婴儿房

“善解人意啊这是……” 眼看着屠夫走向了外间,凌默立刻回到了那具尸体面前,然后伸手抓住了那根缝合用的铁丝…… “噗……” 伤口缓缓崩开的声音在寂静中显得有些刺耳,同时响起的还有铁丝的摩擦声和变形时发出的声响。凌默回头朝着门口瞟了一眼,发现屠夫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外间则隐约传来了他在搬动什么东西的声音。 凌默回想了一下自己在外间所看到的东西,却还是猜不出屠夫究竟在干些什么。不过此时的重点不是这个……那个小男孩仍旧没有出现,也不知是离开了,还是躲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注视着他。 “管他呢。” 凌默猛地加大了力气,一把拽开了铁丝。但令他意外的是,这里面竟然没有鲜血流出……就连外翻的血肉都显得有些发白,就像是血液已经流干了似的。 他略微愣了一下,接着便将铁丝探进了伤口。虽然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他自己的手,可要让他在感同身受的情况下将手掌伸进去,还是有些考验他的耐受度了……不过关于这点,凌默倒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合理的借口:谁知道里面那玩意儿会不会咬人? 在用铁丝一阵乱捅后,尸体的腹部明显凸了起来,然后又鼓动了两下。但本着“不管这是什么东西,总之先弄死再说”的原则,凌默毫不手软地又捅上了好一会儿。在此过程中,尸体的腹腔不断地蠕动着。甚至好几次凌默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想要从伤口里钻出来。不过每次出现这种征兆的时候。他都会立刻加大抽动铁丝的频率。同时在心中默念道:“我这也是为了帮你解脱,忍忍吧……” 待他将铁丝抽出来时,这上面终于多出了一些血迹,同时还有一层近似于淡黄色的半透明黏液。这股黏液散发着一丝病毒的味道,但一想到它可能混合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凌默就立刻让它远离了尸偶的鼻子。 “好吧,让我看看……” 利用地板将铁丝前端杵成钩状后,凌默再次将其伸入了那条狰狞的伤口内。 他凭感觉勾了两下。然后便一下子拔了出来。 “啪!” 眼见一团血肉模糊的玩意儿冲着自己飞来,凌默连忙接在了手里。 “我靠……” 尽管提前有了心理准备,但这东西的外形还让凌默很是惊悚了一下。 首先是这软绵绵的触感……忽略掉外层那黏乎乎的血迹和不明液体后,剩下的就是一种仿佛捏着装满水的气球般的感觉。不同的是这东西不那么容易被捏爆,因为它的皮肤还算是挺有韧性的,光滑,如同橡皮,只是比起成年丧尸的强度要弱得多。 其次就是它的外观了。四条耷拉在躯干两旁的“四肢”,上方则冒出了一个突出的球状物体。仔细一看的话能发现一张嘴,凌默用铁丝将其掰开后。才发现这嘴居然可以扩张到很夸张的地步,而里面则长满了仿佛倒钩般的细牙。他在这些细牙上还发现了一个类似吸管般的孔洞。恐怕在它活着的时候就是靠这种办法吸食掉尸体的内脏和血液的。之所以要加入内脏这个说法,是因为他同时还发现了一小块碎片……很明显,这个小家伙的攻击性相当地强,而与之相对的是,它的身体却很脆弱,否则也不会被一根铁丝搞定了。 不管怎么看,这东西都像是一个幼体,或者说尚处于孕育之中……而这些尸体,根本就是这种类人生物的育儿袋。他们既能为幼体提供一定程度的掩饰和保护,也能为它们提供是成长初期阶段所需要的养分。 “好吧,原来我跑到怪物婴儿房来了……”凌默抓着这只幼体叹道。 不过在凌默观察的过程中,他并没有注意到,在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悬挂着的那具少女尸体,此时腹部正在悄无声息地鼓动着,同时她的四肢也开始渐渐地抖动起来…… “现在怎么搞?”凌默皱眉想道。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将这里一把火烧掉,但那只屠夫还在外面呢…… 挨着将这些幼体掏出来?也不现实…… “先搞定那只屠夫吧。”凌默决定道。虽然那家伙不好搞,但先找找机会也不错……然而他刚走了两步,就突然停顿了下来。 “不是吧……” 尸偶的这张脸是没什么表情的,否则的话就能上面看出“卧槽”这两个字了……凌默浑身僵硬,就连眼睛都没有眨上一下,他慢慢地将眼珠转向一边,看向了自己肩头……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正搭在他的肩膀上,同时还有一只明显属于女性的脚正在触碰着他的大腿……这种别扭的动作只能在一种情况下完成,那就是身后之人正被挂在空中,还奋力地弯着腰部的情况下…… 一缕刮在凌默脸庞上的细丝恰恰证明了这一点,最糟糕的是,凌默还隐约听见了一种怪异的声音。这声音有些沉闷,就像是从什么封闭的地方传出来的。 嘶嘶…… “我靠……” 几乎在凌默默念完这两个字的同时,那只手就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朝着他的脖子呼了过去。但同一时刻,凌默也已经转身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猛地将她从上面拽了下来。少女……准确地说是这个会动的育儿袋立刻伸开四肢抱住了凌默,她的腹部和胸脯像是吸盘一样贴到了凌默身上,然后凌默便有了一种极为恐怖的感觉。 她的伤口……在裂开! “什么玩意儿啊我去!” 凌默这次是真的惊吓了,这东西明显是想进食啊! 好在和那只屠夫比起来,这个育儿袋简直就是个战五渣。在冷静下来之后,凌默干脆带着她重重地压到了地上,然后反复地挺起腰部,又使劲地压了下去……少女的体内不断传出略显尖利的“嘶嘶”声,而这大抵就是那幼体的惨叫声了…… 直到少女松开四肢,凌默才意识到这个动作可能有点不雅……“不好意思,我双手被你抱住了,双腿也被你缠住了……我真的别无选择,理解万岁吧。” 凌默挣扎着爬了起来,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腹部。 他那肮脏的衣服已经被勾破了,而那少女的伤口处则已经探出了一只脑袋……那只被撞扁的幼体明显比之前的那只还要大上一号,它的嘴巴已经裂开到了腮边,头上也多出了两个大概是鼻孔的黑洞。 嘶嘶…… 没等凌默喘上一口气,他就听见了更多的闷响声。 悬挂在周围的尸体纷纷晃动了起来,他们的腹部纷纷蠕动起来,最近的几具甚至像是要爆开一样,皮肤下方已经印出了一张大张着嘴巴的怪脸…… “这是在逗我……”凌默顿时反应了过来,这些幼体之间,一定是存在着某种联系的! 幼体的死亡会引起其他幼体的反应,从而将它们从育儿袋中唤醒。 “啪!” 不远处的一具尸体挣扎着掉了下来,他在地上扭动了两下,然后十分扭曲地抬起了脖子,用倒翻的手掌撑起了上半身。随后,他便转向了凌默…… “啪啪!” 更多的尸体持续掉下,而外间则传来了“当”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什么东西被丢下的声音。 “被摆了一道……” 那个小男孩丧尸引他来这里,明显就是为了引发这个后果……但他为什么想要自己唤醒这些小怪物呢? 来不及多想了,因为越来越多的育儿袋掉落了下来,而屠夫则正朝着里间走来…… 在房门被撞开的一瞬间,凌默立刻扭头跑向了房间深处。 那只小丧尸到现在都没出现,这里一定有另一个出口! 在他连续绕过好几只育儿袋后,前方果然出现了一扇虚掩的房门,而在他身后,除了越来越明显的嘶嘶声外,还有一阵疯狂的咆哮声:“嗷!” “不好,护士暴走了。” 凌默一把拉开了房门,果断地钻了出去,然后猛地将门关上了。 就在他关门的瞬间,一只没有手掌的胳膊已经探了出去。而凌默虽然心里“咯噔”一声,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出现凝滞,甚至更加凶狠地加大了力度。 “嘭!” “嗷!!” 更为愤怒的叫声立刻传来,而凌默则紧紧地抓着门把手,盯着门缝里不断流出的血液。 “这只是利息。” 他心中想着,紧跟着便立刻往后退了一步,朝左右看去。 “嘭嘭嘭!” 房门疯狂地摇晃起来,石灰不断被震落…… “又来?” 凌默盯着地面上一排明显的小脚印,然后顺着这脚印看向了其中一个方向。那边又是一扇门,而门后则仿佛是一条深邃的走廊…… 按理说,他这时候应该果断地选择反方向…… “我倒想看看你们想做什么。” 凌默扭头看了一眼差不多快要解体的房门,然后毫不犹豫地沿着脚印跑了过去……只是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尸偶却已经摸到了楼梯间附近,手上还多了一团黑黢黢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