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七章 人形布偶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八十七章 人形布偶

“当!当!当……” 闷响声持续不断,而凌默则看得头皮直麻。 除了缺失手掌外,这只丧尸还存在着不少的畸形……和身躯比起来,他的脑袋格外地大,且全身的皮肤都呈现出诡异的褶皱状态。除此之外,他的骨架也大得离谱,可偏偏个子却很矮小。没穿鞋袜的双脚则像是某种兽类一般,只用前脚掌着地,中间就如同被折断了一般,使得脚后跟高高翘起…… “这什么鬼……”凌默忍不住在心中念道。他看过的怪物也不算少了,可这位绝对是奇葩界的翘楚……不过重点不是他的外形,而是他正在干的事情。 凌默本以为这位正在从事的必然是屠夫的行当,可当他将视线转向那些悬挂的尸体时,他才发觉事情未必是这样…… 这些尸体的死亡时间都不算很长,大部分看上去应该都是丧尸……不过偶然瞥见的两具尸体却分明有着人类的特征----相对干净的服饰,腰包,腿上绑着的刀子等……这一发现顿时让凌默有些愕然,同时也有些不太舒服……幸存者很难碰见,可没想到却在这里看到了两具死尸,其中还有一名年纪不算太大的少女…… 看来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人类都还是脆弱的…… 放着美味的人肉不吃,自然也不是会为了制成人干……无论是人类还是丧尸,这些尸体的身上都有着相同的特点。忽略掉那些溅在身上的血迹后,再仔细地观察一番,就会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这些尸体的身上,全是缝合的痕迹! 这只屠夫所做的事情,简直就是制造人形布偶! “当!” 闷响声戛然而止后。屠夫立刻从旁边抓起了一大团东西,然后继续对着尸体鼓捣起来。从他的动作、以及不断从推车上滴落的血水来看,他明显是从尸体的体内掏出了什么东西,接着又将什么玩意儿塞了进去……所以说他要做的并不完全是人形布偶,而是人形口袋。 凌默隐约明白了一点……这里估计是个很重要的场所。能将这间“手术室”探查清楚的话,就能揭开这幢大楼的冰山一角了…… 这时他又发现了那小男孩丧尸的踪影,他诡异地站在了一具尸体悬着的双腿后,继续透过缝隙盯着凌默……当发现凌默看向他时,这小男孩又不动声色地招了招手,然后又抬头朝着尸体看了一眼。这才慢慢地向后退去。而在他退后的过程中,他的双眼也一直紧紧地盯着凌默不放…… “是暗示吗?”凌默皱眉想了想,又盯着那屠夫看了一眼,紧接着,他伸手按在了门上,轻轻地向内推去。都到了这一步了。哪怕是陷阱他也得上。 门缝的大小不足以让他钻过去,但推门却是一个非常疯狂的举动……如果在这过程中哪怕发出一点声音,他这只尸偶都得宣布报销了。而下一只尸偶还能不能如此接近这里,那可就很难说了。 所以凌默的动作格外地轻缓,他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无论是尸偶的,还是他本体的……其实身处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他已经完全忽略掉本体和尸偶的区别了…… 另一只尸偶也已经顺着正面的楼梯上了楼,但暂时还没有任何发现。不过有了这边的所见所闻后,那只尸偶的行动也显得十分谨慎。 “呼!”当门缝差不多扩大了十厘米时,凌默终于在心中松了口气。 本体的手心里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短短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在他的感觉中却是无比的漫长。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钻进去…… 确定了那只屠夫还在专心工作后,他便憋着气,弓着身子悄悄地走了进去。 地上有不少粘稠的血液,且里面还夹杂着许多让人不愿深究的东西。走起来的感觉可谓相当难熬。而即便屏气之后,那股浓烈的血腥味仍旧控制不住地往尸偶的鼻腔里钻去,使得凌默隐约感觉到了一股躁动…… 他一边竭力地控制着,一边尽可能地放缓着脚步。 这过程有些纠结,一方面凌默恨不得立刻穿过去。以免再承受这种随时都担心被发现的压力,而另一方面,他却必须放慢速度,以此来确保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屠夫还在低头缝合,而凌默则一点点地朝着那些尸体接近着。 在经过了漫长的几秒后,凌默终于通过尸体间的缝隙钻了进去,然后紧贴在了一张歪歪斜斜的椅子后。他捂着嘴换了口气,同时小心地朝着周围望去。 没人,那名小男孩的隐匿能力要比他强多了,对环境的了解也是完爆他……这小家伙也很谨慎,根本不给凌默找到他的机会。 “只能去看那具尸体了……”凌默扭头看向了不远处,那里正是小男孩刚刚所站的位置。除了那具被“指定”的尸体外,相邻的两具正是那两名人类幸存者…… “先看看吧。” 做出决定后,凌默便半蹲着慢慢走了过去。 而此时他和屠夫之间的距离顶多有七八米罢了,双方之间除了这些悬挂的尸体外,根本就没有任何遮挡物……只要屠夫稍一回头,就会立刻发现凌默的存在。 不过直到凌默走到尸体下方,屠夫仍在埋头苦干…… “这尸体到底有什么问题……” 凌默绕着尸体看了一圈,又顺着缝合线看向了他的胸口。 不得不说,这屠夫的缝合技术,还是很糟糕的…… 他使用的不过是一种细铁丝罢了,这种东西和血肉混合后,看上去简直就是异常惨烈……除此之外,他缝合的位置也显得很随性……几乎只要是破损的地方,他都有所缝合,而所谓的“破损”,就包括睁开的眼睛和张着的嘴巴…… 凌默甚至将目光转向了尸体的某些敏感部位,不过为了自己的眼睛着想,他还是果断地忽略掉了……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尸偶正在承受这样的糟糕后果,凌默心底就有些冒火。 分身也是身啊! 不过眼下不是计较的时候,凌默发现,比起其他部位,缝合最严密的还是胸口位置,而这里和腹腔都是存在着撕裂伤口的地方。 他伸手戳了一下腹腔处的伤口,这一举动原本是想确定对方的腹腔内到底是空了,还是真的被塞了什么异物,可没想到这一按,他顿时又惊了一下。 “噗通……” 这里面居然有类似心跳的动静! 尽管很微弱,可是也很清晰! 而且为了确认,凌默还强忍着又戳了第二下。 “噗通!” 果然是有!既然有动静,那说明这肯定是个活物啊! 屠夫往人体内塞的东西,居然是个活物…… 而且仔细一看,这具尸体的身上似乎根本没有腐烂的痕迹,就连伤口都还像是新的一样…… 为了确定这一点,凌默又将目标转向了旁边的那具人类尸体。 这名男性肤色惨白,双眼也已经被缝合到了一起,可隐约还留着一道缝隙,给凌默的感觉就像是正在眯眼看着他似的。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如同一条被丢上岸的鱼一般。 “得罪了啊……” 默念了一句后,凌默就掀开了他本就被撕破,而后又被鲜血黏在了一起的衣服。 果然,他的腹腔和胸口也存在着大量被缝合的迹象,其中一条伤口直接贯穿了他的上身,几乎是从心脏部位一直延伸到了肚脐,这也是看起来最为恐怖的一条。 “没有尸斑……皮肤有弹性……未出现任何腐烂迹象……”凌默用指甲刮了一点血痕放到了鼻尖闻了闻,顿时皱起了眉头,“可他们死了至少有三天多了,就算不腐烂,也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吧。这问题我不用呼叫学霸都能肯定啊!” 而在这具尸体的体内,也存在着活物…… 这种种异常,显然都和这个被植入的东西有关系。凌默也没想到这些尸体竟然是被当做了某种容器,只是,这容器装的又到底是什么呢…… “当!” 一声闷响再次传来,凌默头皮一紧,立刻躲到了尸体后面,如同融入黑暗般静静地站在了那儿。 屠夫顺手将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砸到了一旁的塑料筐里,然后就伸手拖起了尸偶。 尸偶的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脖子则诡异地歪向了一边。 对于这种情况,屠夫似乎还愣了一下,接着便伸出了手来。 “啪!” 一巴掌将尸偶的脑袋扇到正常情况后,这屠夫的嘴里立刻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哼声。 “卧槽你得意什么啊!”凌默看得目瞪口呆。 屠夫满意地一把将尸偶拽了下来,然后便慢慢地朝着凌默的方向走了过来。 凌默心脏狂跳,脚下则无声无息地向后退去…… 好在屠夫很快就停下了脚步,然后抬头看向了上方。 他从脏兮兮的外套里掏出了一根绳子,套在了尸偶的脖子上后,就带着尸偶猛地一跃而起。 下一秒当他落在地面时,尸偶已经悬挂在了天花板上…… “好强的弹跳力!而且……连一滴血水都没溅起啊!”凌默看得仔细,就在这时,屠夫却已经扭头走向了门口…… 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