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吃货的战斗力……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八十五章 吃货的战斗力……

罗森公司的大楼背后是一片空地,更后方则是围墙和绿化带。除此之外,两边还各有一排房屋,从敞开的房门望进去,几乎都是空荡荡的。 因此凌默观察的重点完全都放在了寻找大楼的后门上,把两只尸偶从同一个地方放进去,这显然是不太明智的……而事实也证明,他的想法果然是对的…… 尸偶刚到达楼后,凌默就立刻注意到了一扇铁门和两层台阶。更重要的是,这门是开着的! 不过没等他靠近,尸偶就已经有了新的发现……在楼边的排水沟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凌默操控着尸偶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低头望向了水沟内。 黑黢黢的污水中飘着一些不知从哪儿吹来的落叶和杂物,同时从里面散发出一股十分古怪的臭味,稍微凑近点就让人觉得刺鼻。 尸偶倒是没什么,但凌默的本体却忍不住有些恶心。 “这会是干扰嗅觉的根源吗?”凌默一边想道,一边捂着鼻子向内望去。 随着他和水面的距离越来越近,水中也仿佛多出了什么影子。 “还是要探查清楚才行……” 凌默回头望了望,干脆走出几步折了一根树枝下来,然后又回到了排水沟旁。 这一幕实际上还是挺怪异的……一只凶恶的丧尸一本正经地拿着一根树枝,然后小心地伸向水中……为了避免不小心折断树枝,凌默甚至只动用了两根手指,这也使得怪异程度瞬间加倍了…… 树枝刚没入水中不足五厘米。凌默就感觉自己果真碰到了什么东西。而他稍一使劲后…… “哗啦。” 伴随着一声轻响。一团东西立刻从水底翻了出来。 “卧槽!” 这一下凌默差点惊掉了树枝,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尸体……这水里赫然泡着一具尸体! 如果光是尸体也就算了,可这位尸兄的死相也实在是凶残了一点。 他的脸上被啃得坑坑洼洼,伤口在水中胀大发白,还有不少黑水正从他腐烂的眼眶里流出来。而他的嘴唇也早已经消失不见,脖子以下似乎也是千疮百孔…… 凌默想了想,索性又将树枝探了进去,并且果断地捅到了底部。 “好吧……” 这里面。果然不止一具尸体…… 而且从排水沟的深度来看,这些尸体都是被拆成了残肢后,才丢进这里的。 “谁把这里当垃圾桶了……” 这些尸体的下场类似于食物残渣,根据伤口情况,凌默感觉这里面的住户一定是个很挑食的家伙,比如这样----“如果我进化了,我就每顿杀两只低级丧尸,一只用来吃,一只用来丢,丢之前。我还会咬上一口……” 在观察的过程中,凌默却没有注意到另一件事…… 那扇半掩着的铁门。突然悄悄地活动了起来,慢慢地扩大了…… “也不是好消息……”凌默叹了口气,丢下树枝站了起来。 然而就在树枝落到水面激起涟漪的同时,他的视线捕捉到了一个一闪而逝的倒影……而这,居然是这只尸偶所看到的最后一幕…… “卧槽!” 凌默的本体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尽管反应够快,可他的太阳穴还是传来了一阵胀痛感。 好在精神力虽然消耗了,但却避免了一次“死亡体验”。 凌默不想死,哪怕只是感同身受地体会一次……他实在是有太多责任了。 足足几秒钟后,他能想起来的话还是只有一句---- “卧槽!” 他的尸偶居然就这么挂了! 或者说就算没挂,那也绝对离断气不远了! 对方是怎么靠近的?他可是时刻处于戒备状态啊! 会出现这种结果,只能说明一件事……对方比他的尸偶强出太多了,以至于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凌默自问警惕度是非常高的,即便感官不如高级丧尸,可也绝对远远超过他现在的进化水准。可即便如此,他仍旧在毫无察觉,且无力反抗的情况下被撂倒了。 如果不是正好面对着水沟,他说不定连那个影子都看不见…… “这危险程度也太高了吧!”凌默持续无语中。 虽然在行动之前他就已经有了不妙的预感,但这也来得太快了! “夏娜!” 凌默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关注的重点转向了叶恋三女。 视角一转,凌默就换个角度望见了这幢大楼,而且还是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 她们在楼顶! 意识到这一点后,凌默立刻朝着那条排水沟望了过去。 这才过去不到十秒钟罢了,说不定能看见动手的到底是什么生物…… 然而这一望的结果,却仍旧还是…… “卧槽!” 这就没了啊!别说偷袭者了,就连他的尸偶都不见了! 大楼的背后又恢复了那种诡异的平静,而地面上则似乎连血迹都没有。 从这里也能望见铁门的一角,这说明那扇门仍旧是开着的。 只是此时在凌默看来,那就跟一张吞人的大口没什么两样…… “要不要再试试?”凌默想了想,便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 虽说没受到太大的影响,可说起来也是他被偷袭了啊! 吃了这么大的亏,要是就这么忍了,那就不是他凌默的作风了! 何况越是危险,就越要探查清楚,否则一会儿还怎么搜集物资! 换个角度来想的话,这种情况其实也能算成一件好事……这样一来。至少内部不会被破坏得太严重。那些器材保存完整且能运转自如的可能性也就持续增加了…… 趴在门卫室上的大师球微微一动。一根精神触手以它为中转站分离了出来,探向了远处的那些丧尸……一分钟后,又一只丧尸出现在了楼后。 这一次,他直接就走进了那扇铁门内…… 而大师球则仍旧停在了原地,事实上,它对那幢大楼存在着很强的排斥性,而考虑到它的安全,凌默也没打算让它贸然钻进去。对于人类来说。大师球是挺难捕捉到的,可对于丧尸来说,这却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总的来说,大师球主要还只是吃货罢了…… “丫头,你们先等等……”凌默安排道。 “怎么还要等啊……”学姐无力地往地上一蹲,抱膝道,“人家想要啊!” 而夏娜则一直盯着那幢大楼,一双眼睛早已经变成了黑红双色…… “学姐,不要说这种有歧义的话……” “等吧……”叶恋抱着枪,眨了眨大眼睛道。 接着她也望向了大楼的方向。嘴里有些担忧地念道:“出了……什么事呢……” 两层小楼内,偶然回头的宇文轩也突然多看了凌默一眼。 他那张疯疯癫癫的脸上隐约闪过了一丝怪异的神色。随后又轻声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木晨敏锐地问道。 宇文轩立刻移开了视线,然后咧嘴一笑道:“哈哈,没什么!打牌吗?” “你这思维好跳跃……”木晨还想再问,却被宇文轩的提议直接给噎了回去。 “闲着也是闲着嘛……” “好好盯着啊大哥,没看凌队长都在认真工作吗……” “啊哈哈……” ……“吱呀……” 随着铁门被凌默缓缓关上,这阵轻响也紧跟着消失了。 大概是因为身处在一条狭窄的通道内,因此一点轻微的响动都被放大了不少,使得凌默忍不住提心吊胆了好一会儿…… 他的另一只尸偶已经彻底进入了大厅,正沿着墙根缓缓地向内移动。从精神联系所感应到的距离来看……两只尸偶之间相差的距离大约是超过了三十米的样子。但这只是直线距离,如果要汇合的话,估计还要绕上不少路程。 “痕迹……” 关上门后,凌默的视野就彻底变成了血红色。 他蹲下身盯着地面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很快就找到了一条不起眼的痕迹……拖痕,他的那只尸偶很可能就是沿着这条痕迹被拖走的。不过这并不代表现在的这只尸偶就安全了,在这种狭窄的走廊内,就算对方不用偷袭的手段,也能轻松地干掉他…… 不过如果真有正面交手的机会,凌默倒还是挺期待的。那至少能让他了解一下对手,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无所知。 至于损失的尸偶……一只尸偶死掉了,还有上百只尸偶在外面等着呢…… “来吧,我死得起。”凌默颇为豪气地想道。 只是他这想法很快就招来了莫名的心声:“来,快来……” “靠!这时候凑什么乱!”凌默顿时怒道。 可恶的黑寡妇…… “等我搞定了基地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不过等等……我觉得可能是你来收拾我吧……”一想到这里,凌默不禁又是一声长叹……丧尸这种生物真的是越来越难搞了啊!像这种提前种下定位导航系统,到时间就跑来接收猎物的做法,简直先进得让人泪流满面啊! 而在这边,他又刚刚经历了一次莫名其妙的偷袭…… “真当人类是弱渣啊!怕你们么?真是的……” 凌默抬头朝着前方看了一眼,果断地顺着痕迹朝前方走了过去。 漆黑的走廊内,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阴影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