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这画风不一样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七十七章 这画风不一样啊!

“这应该就是她用来直接和王参谋进行联络的作案工具了……”凌默揉了揉太阳穴,伸手将那联络器拿了起来。这玩意儿跟他平时见过的有着很大的不同,一看就是经过了较为严密的改造。 “既然是专用的,那肯定是防监听的了。说不定还没有拨打时间的限制,随时都能和那人取得联系呢。”夏娜在一旁说道。 李雅琳则从另一边探出头来,居高临下地问道:“要打吗?” 凌默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拿着联络器沉默不语。 对于这个算计自己的幕后主使,凌默当然是怎么看怎么不爽……但是否要通过这种方式和他来一次对话,凌默心里却有些没谱。 通过这一系列的间接接触,凌默已经隐约得出了几个印象词。冷血,精于计算,做事果决……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从核心成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他们的领头人。 即便是从苏倩柔的态度中也不难看出,这男人绝对有让人忌惮的资本。 只是……这人有多强,其实并不是凌默会考虑的问题。他所在意的只是,这电话打过去,能收获多少? “不管再怎么封锁,明天消息也一定会传到猎鹰营地的。他们这些人估计都有按时朝总营地汇报的习惯,同时出问题肯定会引起重视,稍加分析就不难猜出发生什么事了。第二营地这边估计也不会放心让这些人照常做事吧?所以……”夏娜捏了捏发梢,说道,“这只联络器的有效使用时间。就是从现在开始。到明早六点左右了。” “意思是。让我在这段时间想清楚要问的问题吗……”凌默说道。 夏娜嘴角一扬,抬手打了个响指:“没错!跟这种人说话肯定会特别累,如果不提前想好的话……喂!你这就已经打了啊!” 卫生间内顿时一片寂静,唯独剩下凌默拿着联络器,气定神闲地盯着镜子内。 隔空交手好几次,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对话…… 也不知道当对方听到自己的声音时,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从他的处理方式来看,恐怕凌默一行人在他眼里。只是随便追逐碾死的小虫子的罢了……踩死了固然好,踩不死也没关系,反正早晚还能腾出手来使劲拍上一下的…… 大概几秒钟后,那头就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音,听上去很有点慵懒的感觉。即便是在电磁音的干扰下,都能听出这家伙嗓音中浓浓的电台主播味…… “喂?” “搞什么啊!许舒涵的同事吗!”凌默皱了下眉头。 结合起对方那文雅的相貌,凌默真有种一拳砸过去的冲动。 这种人不该是一脸横肉满口脏话的吗!为什么性格和长相的画风不一样啊!再想想余娴那死心塌地的样子……这果然还是个看脸的世界! 凌默这边刚想开口,却听那边突然“嗯?”了一声。 “你不是余娴,你是谁?”对方很镇定地问道。 “卧槽!” 这听力简直绝了啊!问题是他还没开口说话呢,这是怎么听出来的! “不用坚持了。你的呼吸频率和余娴不同,又比女性更加粗重。所以我能肯定你是个男人。余娴呢?她有危险吗?”对方接着说道。 这一连串蹦出来,凌默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阴沉了。 和余娴一样,这人也有着异于常人的听力,并且具备着非常强的分析能力。即便只是一些蛛丝马迹,他们也能从中得出很多结论。只是这位王参谋明显要比余娴厉害得多,想来余娴记忆中所谓的“特训”,就是由这家伙亲自教授的。 不过……把自己的女朋友教成执行危险任务的工作,果然还是很欠揍啊! “听着,我不管你是谁,只要别对余娴下手,我自有好处给你……”王参谋还在接着说道。 凌默却在此时冷笑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道:“装什么装?还给我好处……你算哪根葱啊,这么有自信?” 大概是他的语气实在是恶劣了一点,就连女丧尸们都纷纷表示侧目。 王凛还低声捂嘴笑道:“说,接着说,你再加重点语气就像绑架犯了。” “余娴是在我手里。”凌默很光棍地说道。 “喂,还真的这么做了啊!一脸正气地说出了很糟糕的台词啊!”王凛惊道。 王参谋那边也沉默了,不过他很快就做出了反应,语气不变地说道:“你想要什么?” “看,你很镇定嘛。我想你保持沉默的时候也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在发号施令吧?”凌默说道。 “这跟你没关系。”王参谋回道,“你提要求吧。” 凌默却再度皱起了眉头……虽然立场不同,但当那女人以沉默表达对抗的时候,的确流露出了一种扭曲的爱意……一种只为自己,不顾及别人的疯狂的爱…… 可她的牺牲换来的,却是王参谋这种始终平静、甚至显得有些冷酷的态度。 说了这么多句,他连句多余的问候都没有……而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实在让凌默觉得有些背脊发凉。 人为什么活着,依靠什么而活着……这问题曾在他脑海中徘徊过很多次。 但,人与人之间的生存方式,果然还是有着很大不同的…… “我提的要求你会满足吗?”凌默说道。 “会的。”王参谋很快答道。 凌默却摇了摇头道:“不对,你不会。我能拿到这个联络器,说明我已经知道了很多的信息,所以不管余娴死没死,她都已经失去存活价值了。你只是想杀掉我而已。” 对方顿时沉默了起来,这种时候,否定其实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因此当他再次开口时,说的也只是:“或者我们可以做一场交易,一场双方都能拿到好处的交易。我想,你不会拒绝的吧?为表诚意,我连多余的问题都没有提过……” “不必了。”凌默再次打断了他,“我没想跟你做交易。” “那你为什么打过来?”王参谋问道。 “为了确定你到底是不是个人渣。现在我确定了,揍你的时候,也就更有劲了。”凌默冷冷地说道。 “你到底……” “我叫凌默,好好记住,然后……等着我来揍你。” 摔下联络器后,凌默迅速地将其中的一枚极小的芯片抽了出来。 “这东西可能会是什么定位器之类的……谁知道呢,反常即为妖。”他随手丢进了马桶里,说道,“顺着下水道寻找异次元去吧。” “刚刚还很帅气来着……结果还在分心检查联络器啊!”夏娜扶额道。 叶恋冲着凌默呆呆地笑了笑,乖巧地从他手里接过了联络器。 看她轻轻摇晃着联络器的样子,就像是想把那个王参谋直接从里面摇出来,然后狠揍一顿似的…… “不过……你倒是骂爽了,这下他肯定知道这里出事了。”王凛忧心忡忡地说道。 凌默抬起手腕道:“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了,正好又是深夜……总之最麻烦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就算他有所察觉,从调查到确认也要花费好几个小时……怕什么?” “巴不得他们多多派人来,好让他们通通有来无回。”李雅琳嘻嘻的笑着,可说出的话却让屋内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好几度…… “这不大可能……我估计他们还是会打资源战吧。”凌默说道。 物资一直是猎鹰的优势,可在如今的凌默眼中,物资却是最不缺的东西了…… 他需要做的,只是想办法把那些东西取出来罢了。 …… 猎鹰营地内。 阴暗的办公室内,一名披着毯子的男人正捏着联络器,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的窗口。 而在他的身后,则站着一名同样沉默的女性。 和他不同,这女人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十分的严谨,同时也像是还处于工作之中。 联络器内传出的电流音在寂静的房间内显得有些吵闹,也有些诡异…… “参谋?”女人突然开口道。 男人握着联络器的手指开始慢慢用力,不仅指关节有些发白,就连联络器都发出了“咔咔”的轻响声。 十几秒后,他突然吐出了一口气,问道:“派去追杀他的人,都已经失踪了吗?” “是的。”女人点头道。 “难怪……”他的手掌越发用力,“难怪他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 “参谋,他们的战斗力不容小觑。虽然人数不多,可战斗经验确实丰富。”女人道。 “晚了,”男人一把松开了联络器,然后往后一靠道,“他这颗棋子已经彻底没用了,只能使用其他方法来给宇文轩施加压力了……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了他。等事情完结后,从主队里挑点好手把他解决了吧,还有他的那些同伙。” 他的语气十分平淡,就好像说的并不是一群活人,而是几只蚂蚁似的。 那女人则微微点头道:“明白了,那今晚……” “不急,他们再怎么狗急跳墙,最终也要屈服的……”男人紧了紧毯子,忽然笑一声道,“记住你的名字……真是无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