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头戴黑丝袜发言能收到奇效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七十五章 头戴黑丝袜发言能收到奇效

“不过在谈这些之前,更重要的是怎么解决掉眼下的这些问题……”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好了,我把人都请走了。” 张宇扯了扯衣领,一脸颓废地说道。 这人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穿着一件肮脏的白衬衣,如果不是他的发型还算整洁的话,那就跟宇文轩的造型没什么两样了。见凌默望来,他随手丢了一根香烟过来,又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接着便迫不及待地说道:“叙旧什么的留到一会儿吧,现在的情况实在有些紧急。” 话音未落,他就已经火急火燎地拉开了房门:“这边谈。” 在进门之后,他又颇为急躁地倒了两杯茶出来,嘴上则念道:“说实话凌哥,你这出场动静也太大了。”他顺手将兜里的一张纸条丢了出来,“我这心脏受不了啊。” 王凛趁机好奇地撇了一眼。 “我是凌默”,纸条上的内容倒是简洁明了,就连字都写得无比随性。 只是王凛百思不得其解,这家伙什么时候写的? 送进去的办法倒是很多,可也没看他有什么动作啊…… “这第二营地,真是个烫手的山芋。”张宇直接坐到了凌默对面,双手交叉放在了膝盖上,上半身前仰着问道,“凌哥,你有办法?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没亲人的还好,这里归谁都一样过日子,可我不同。我还有女儿……” “接过来了?”凌默问道。 “嗯。见机得早……虽然也有危险。但在自己眼皮底下。总要安心一点。”张宇又搓了搓手掌,再次问道,“凌哥,我知道你当初将第二营地交给我们,不是想看到今天这个局面。但……” “兵来将挡嘛。”凌默说道。 “啊?” 这下不光张宇傻眼,连宇文轩也惊了。 这……这说得简单啊!问题是,怎么个挡法? 宇文轩张着嘴巴呆了一会儿,然后猛地一拍大腿:“啊哈哈哈你在开玩笑对吧!对了我妹妹呢……” “凌哥。能不能请你细说一下。”张宇扶正了下巴,问道。 “虽说我们也不太可能开着直升机去炸他们……但他们又有多少兵力来打我们?”凌默摊手道,“毫无压力嘛。” 张宇的肩膀顿时不由自主地耸动了一下,同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凌哥,你这不是乱来吗?!你知道现在第二营地有多少人吗?将近三百人!有些人还跟我一样,都是带着亲人来的!三百人的吃穿用度不是个小数目,光靠零星的搜集,要满足根本就是很难的一件事!即便我们能跟中部营地合作,”他抬手指向了王凛,说道。“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他似乎还在竭力地控制着情绪,言谈间也有些顾忌着王凛。 “物资的事。我会想办法。”凌默不动声色地说道。 “你能有……”张宇原本还想接着吼,但注意到凌默的神色后,他又强行咽了回去。凌默的表情,还算挺正经的…… 而宇文轩则打着哈哈说道:“那这样我就放心了。那群混蛋就是靠着物资把我们卡死的,而我们能提供的情报也越来越少……哎,总的来说,我们的付出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份额,所以就开始对我们产生不满了吧。加上这种小独立营地的感觉……” “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凌默毫不客气地说道。 张宇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看来凌哥是想好了,才做这件事的……只是在做之前,为什么不跟我们……” “谁说的?”凌默眉头一抬,说道。 “哈?” “我只是因为不爽而已。”凌默回道,“被人算计后还默不吭声,这可不是我的风格。既然光是灭掉他的追杀小队还不足以让他感觉到疼痛,那就干脆把他根植在这里的势力连根拔起好了。不光是他,还有那些跟他站在一起的老混蛋,我都会让他们好好品尝一下滋味的……” “好糟糕的发言啊……”王凛暗道。 “不过在和他们正面交锋之前,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凌默一口喝干了茶水,站起来拍了拍衣袖说道,“把他们倒在这里的大便通通解决掉!” “好!” “话说为什么要用这种比喻……” 凌默接着问道:“现在情况如何?” 张宇立刻答道:“接到出事的消息后,我就马上下令封锁了猎鹰成员的住宅区域,包括他们的主要活动区域也进行了全面的封锁……可问题是还有很多正在活动的猎鹰成员,要不动声色地解决他们实在是有些困难,即便是异能者……” “这条可以略过了,雅琳她们正在解决,而我相信她们的能力。”凌默说道。以尸偶的能力都能干掉那些人,何况是三只高级丧尸……虽说还有些担心,但经过一番思考后,凌默也算是初步想明白了。 丧尸的生存意义就在于战斗和进化,如果剥夺了战斗的权利,那她们的进化速度又能快到哪儿去?何况对手是人,总比是丧尸要好点…… “那太好了!”张宇的脸上终于多出了一丝笑容。 而宇文轩则跟在后面弱弱地问道:“我妹妹……” “那我现在带你去下面看看情况吧。”张宇提议道。 “走吧,对了,请问你女儿贵庚?” “……她还是个孩子,请放过她。” 临出门前,凌默伸手在背后招了招。 “啪叽!” 大师球一跃而来,准确地跳进了凌默的掌心。 …… 大楼中的一条走廊内,此时的气氛颇为紧张。 近二十来人分成两拨对峙在一起。甚至连枪都拿了出来。 其中一方走出了一名青年。端着手枪神色不善地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 “分营的人还想拦我们?信不信老子立刻毙了你啊!” “外面到底出什么事了!你们不说的话。等我找到你们的上司后就晚了!” 人群中立刻传来了附和的叫嚣声,夹杂着不少骂骂咧咧的话语。 相比之下,另一拨人则显得冷峻异常,不仅没有搭话的意思,就连动作都没有改变。 齐刷刷的枪口向着对面,时刻不离目标的眼神则表明……他们可不是开玩笑的。 “怎么办?”那名青年往后退了一步,阴沉着脸说道,“我们这么挑衅都没能激怒他们。看来是真的糟糕了……” “不会吧,白天还好好的啊!”旁边的人低声说道。 “是啊,真要是出事了的话,我们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收到的。” “可他们挡在这儿……” 青年皱着眉头扫了他们一眼,说道:“都闭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不能就这么耗在这儿。” “那你想怎么做?” “怎么做……”青年慢慢地将手摸向了裤兜,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剧痛感却突然从手腕上传来。 “啊!”青年立刻发出了一声惨叫,歪着身子就朝旁边跌去。 可没等他落地,一副诡异的画面就出现了。 在一阵急促的叫声中。他整个人骤然被拉向了前方,然后重重地跌落在了第二营地的警卫们跟前。 同时卫兵们也立刻从两边分开。让出了一条通道。 “是手雷。” 张宇蹲下去将青年的手臂扯了出来,然后摸了摸他的口袋道。 这青年捂着手腕惨叫不止,却没等求饶就被人拖走了。 而这一幕则看得对面那些猎鹰成员纷纷闭上了嘴巴,整个走廊内顿时变得一片寂静。 “凌哥,怎么处置他们?”宇文轩颇为期待地扭头问道。 他这副表现立刻让张宇低下了脑袋,以躲避第二营地成员们那疑惑又好奇的目光。 凌默插着裤袋慢悠悠地走来,目光则缓缓地扫过了对面那些人。 “你……你们听到了吧?他们是要动手了!”一名猎鹰成员躲在人群里喊道。 然而他刚想往后退去,瞳孔就猛地收缩了。 “啊!” 一旁的人顿时发出了惊呼,并立刻让开了位置看着这人仰躺而下。 他的嘴巴还保持着说话的姿势,可左眼下却多出了一个深深的血洞。 鲜血涌出后,迅速地将他的半张脸都染成了通红,而这幅惨状则激起了其他人的惊恐。 “虽说我不太喜欢这种藏头露尾搞煽动的人……但是他说得挺对的。”在众人神色不一的注视中,凌默颇为镇定地开口道,“如果你们乱动的话,我们这边就会毫不犹豫地动手。所以你们最好放下枪,万一一时激动擦枪走火,那可就不好了……” “哦!很有范儿啊!要是套着黑丝袜就更像了……”宇文轩低声赞叹道。 “不要拿我和恐怖分子相提并论啊!你以为我面对这么多枪口压力不大吗!”凌默怒道。 此时张宇适时地开口说道:“大家都是人类,只要不内讧,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们。到时候是离开,还是留下来,都可以再谈。不过现在,我希望大家还是配合比较好。辛辛苦苦活到现在,如果在这儿死了,不觉得比死在丧尸的嘴里还冤吗?” 对面很是寂静了一会儿,接着,其中一名猎鹰成员的手指一松,“啪”一声丢下了手枪。 更多的响声接二连三地出现,而这些人刚一放下枪,第二营地的士兵们就立刻一拥而上,将他们捆绑了起来。 凌默则已经站到了一旁,问着其中一人道:“我这儿有个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