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某些部位其实是可以憋大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七十四章 某些部位其实是可以憋大的

“呜----” 骤然响起的警报声打破了第二营地的寂静,这座处于半沉睡状态的机场顿时变得喧闹起来。 “妈的,出什么事了!这什么动静!第二营地在搞……”一名正负责巡视的猎鹰成员惊疑不定地扭头看向了建筑物的方向,但当他转过头来时,双眼却不由自主地瞪大了。 “你们是什么人!” 回答他的,是一抹飞溅的血光…… “走!凡是穿着这类衣服的人类都不要放过,如果他们束手就擒的话,就暂时控制起来。要是敢反抗,就直接杀掉!”夏娜“刷”一下放下了镰刀,环视周围说道。 这附近已经躺了好几具尸体,李雅琳正好松开其中一个的头发,回头笑嘻嘻地说道:“知道啦。” 叶恋也绕过了一具正在栽倒的尸体,然后抱着狙击枪跑向了前方不远处的瞭望塔。 原本守在那上边的士兵们此时已经无力地趴在了瞭望塔的护栏上,一动不动地瞪着下方……恐怕他们到死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在这么差的光线条件下,还是能有人将他们击毙,且没有给他们发出警报的机会…… 其中一名士兵的手指甚至就搭在警报器附近,可他却已经不可能按下去了…… “我们呢我们呢!”王凛蹲在草丛后,颇为兴奋地叫嚷道。 “你跟着我吧……”凌默有些无语地说道。 可能的话,他真想将这个丫头也扔到后方去…… 倒是于诗然已经离开了,这让他的耳根稍微清净了一点。 此时那小女孩正沿着铁丝网徘徊。她和小白、黑丝这对组合将负责清剿外围。简单地说就是断人后路……再具体一点。便是小白负责荒野,于诗然则负责机场内。 叶恋等三名女丧尸则将根据服饰清除所有留在第二营地的猎鹰成员,有了凌默提前搜集的情报,她们的工作并不算太难。 至于凌默……他仍旧是两手同抓。 在干掉余娴后,他的尸偶就开始了大面积的身体溃烂。短暂的强行修复加速了身体的崩溃,这样一来再借助尸偶做点什么的打算也就只能搁浅了……而解决办法嘛…… 对此凌默只思考了一秒钟,就立刻做出了决定---- 返回那间会议室,然后成为满地尸体中的一员就行了…… 这做法主要是为了减轻影响。不过变相的毁尸灭迹后,凌默的眼前又多出了许多“无法解释”的问题…… “我们现在去哪儿啊?为什么这里突然这么乱啊?”王凛亦步亦趋地跟在凌默身后,颇为好奇地问道。 他们两人此时已经摸到了大楼的侧面,在余娴的记忆中,凌默隐约看见过一处位于这附近的入口。 “拜托别再问了……门在这儿!”凌默头疼地说道。 为什么乱?这还用问嘛! 档案室的那两位晕得又不算久,当她们醒来后爆发出的高分贝尖叫声,就连正准备切断精神联系的凌默都听到了!而天台那边也传来了越来越剧烈的动静,在这种状况下,第二营地怎么都有点反应了…… 一旦他们开始全面搜查,那么血腥会议室的情况也就不难发现了…… “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王凛坚持地说道。 “那就继续保持沉默。这可是好女人的优良品质之一啊……”凌默说道。 王凛顿时沉默了一秒…… “多憋气有利于发育。” “有道理啊……”小姨子恍然大悟,并且不由自主地将视线瞟向了凌默的某部位。“男生也这样?”不过这话她可不敢问…… “那边!都给我快点!”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不远处消失后,凌默便谨慎地从门后钻了进去。 他头也不回地拽了王凛一把,然后迅速地带着她朝楼梯口跑去。 “为什么你跟做贼一样……”王凛悄悄问道。 “因为太乱了,我这么大摇大摆地出现,很有可能会挨黑枪的。就算第二营地现在占据了主动,谁又知道他们内部有没有蛀虫?另外还有你,你现在好歹也是中部营地的人了,不能让你出事。”凌默语速极快地答道,说话的同时,他又连续绕过了好几拨人。 “切……直接说关心会死吗?你跟夏娜还真是一家人啊!”王凛低声嘟囔道。 “这边!” 随着房门推开,两人便已经来到了一处走廊内。 凌默拉着王凛躲在了墙角,偷偷地朝着外面望去。 “好多人!”王凛刚看了一眼,就立刻捂住了嘴巴。 比起其他地方,这里的人显得有秩序得多。他们严正以待地守在走廊内,而不少人正在急急忙忙地穿梭着。 “我们怎么接近啊?”王凛担心地问道。 “你认识这里?”凌默回头看了她一眼。 王凛点头道:“我来过啊,那个疯……指挥长的办公室嘛!” “嗯……看不出来他的安全工作还做得挺不错的,这样我就放心了。”凌默点头道。 “你放心什么啊?”王凛不解。 “今晚的行动毕竟是我的个人行为,提前并没有和他们沟通,即便我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但如果第二营地不能及时配合的话……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他们的临变反应能力应该很强……”凌默说道。 “你又知道了……”王凛不信。 凌默也不生气,笑了笑指着最近的一名警卫说道:“他们的精神波动都很剧烈,证明他们对事态的发展并不了解,因此心存忐忑。否则的话早该习惯这种警备工作了,何至于这样?我敢肯定,他们都是临时被调过来的。知道自保,难道还不懂得别的?” “说了半天还是没到重点上……我们怎么进去啊!”王凛翻了个白眼道。 她盯着凌默的侧脸,又忍不住暗暗地骂了一句:“夫妻相!讨厌!” “不要在心底诅咒我……” “你开挂啊!” “看表情就知道了……” 凌默将王凛又拉回了墙角后,低声道:“别急,很快就好了。” “你做了什么就很快了……”王凛刚提出异议,就听见走廊内传来了“咔擦”一声轻响。 紧跟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响突然响起:“张副指挥……” “情况怎么样?” “已经都控制起来了。” “嗯,那就好。这里不需要他们了,都带走。” “可……” “赶紧!” 王凛有些愕然地回头看向了凌默,却发现这位姐夫仍旧一脸淡定…… “欠揍啊……”她暗想道。 待嘈杂的脚步声消失后,又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听方向,对方是径直走向了他们这里…… 随着一个影子出现在地上,凌默二人眼前的视线也被一个黑影挡光了。 对方背着光,黑黢黢的脸上露出了两排白牙:“哟,妹……噗!” 招呼尚未打完,这家伙的腹部就重重地挨了一拳,整个人顿时扶着墙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只是在此过程中他还不忘继续念叨:“咳咳……你这是久未相见的态度吗喂,亏我对你牵肠挂肚,结果再会的情形就是如此伤感的一幕吗?啊,我的心好痛……膀胱也好痛……” “我什么时候打到你膀胱了……”凌默一头黑线,直接绕过这疯子迈入了走廊内,嘴里说道,“把空军团交给你的时候我也没想到会搞成这样,你摆明欠揍啊……” “对了这位是……”宇文轩很快就将注意力转向了王凛。 可话刚问完,他就再次发出了一声闷哼,同时捂着肚子躬了下去。 “你脸盲啊!”王凛怒道。 连续挨了两拳,宇文轩挣扎着扶着墙壁走了出来,然后撑直了腰杆有些严肃地说道:“好了,说正事,今晚的事情,跟你有关吧?” “你这态度转换略快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