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章 分秒之间的生死战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七十三章 分秒之间的生死战

柜子之间的阴影中,一对男女正紧紧地贴在一起……这个本该看起来充满暧昧的动作里,实则却充满了生死危机之感。 ‘啪嗒!‘ 鲜血顺着尸偶的脖子淌下,但女人的手却并未再往下用力。 她的脖子紧绷着,腰部挺得笔直……而在她的大腿位置,一只手正牢牢地抓在那儿。 同样是按着动脉,且那种随时可能捏碎她骨头的力量感,使得她不敢去轻易怀疑对方所拥有的实力……而对方的另一只手则拽着她的胳膊,这种特殊的反制方式,似乎是为了能一举将她撕成两半。 ‘死亡关头竟然还有这种反应,你令我很吃惊。‘女人呼吸平稳地说道,‘这样一来我更能肯定你的身份和潜入的动机了,恐怕你是冲着我来的吧?外来者想要绕过重重警戒进入这里的可能性太低,所以你必然是原本就身处在第二营地的人……但你的穿着又和猎鹰成员相同……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好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分析出这么多了吗!‘ 凌默暗自感慨了一句,手上又加了一把力:‘彼此彼此!你仅凭猜测就立刻动手,无非是准备把我说成偷窃资料的贼吧?有了这个托词,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死了也就死了……想法不错……咳咳!‘ 这女人下手还真狠!虽然扎得不算太深,可实际上却已经足够致命了! ‘作为一个死人,你的话还真多。‘女人淡淡地说道。 光听她说话的语气,就不难想象到她面无表情的样子。 而通过这短暂的接触,凌默也对这人有了初步的了解。 与其说她是个人。不如说是个高效率的工具来得合适…… ‘你可以试试看,在你破坏我的颈椎之前,我一定先把你解决掉。‘凌默的话语中也没有半点手软的意思。怜香惜玉……那也得看对象啊!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明白了,看来你应该是死士。对自己的性命毫不在意。却将任务放在前面……跟我是同一类人。‘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凌默一阵恶寒,忍不住想道。 ‘但你的任务并不是杀死我,这点从你现在的举动就能看出了。如果是以杀掉我为目标的话,你现在应该不顾一切攻击我,只求在死前干掉我就行。可你没有这么做,哪怕你的生命正在流逝。你也只是选择了将废话进行到底。‘女人接着说道,听她用这么平静的口吻说着自己可能被杀的事情,还真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女人的分析能力真的很强。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通过这些细节得出这么多信息,也难怪她能潜伏得这么深了。 不过对于凌默来说,这颗钉子却跟他想象得有些不太相同…… ‘你叫什么?‘凌默问道。 ‘嗯?‘女人的语气中终于多出了一丝惊讶。她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应该知道你很快就会失血过多而亡吧,即便我们保持现状不动……好吧,我叫余娴。如果你准备工作够充分的话,理当通过排除法得知我姓名的。你问出这个问题,倒让我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呵呵……‘ 凌默只能苦笑。他上哪儿知道这三名工作人员的名字去?耐心询问的话倒是不难找到答案,可他哪有这个米国时间啊…… ‘不过在没有新的可能性出现之前,我还是比较相信有理有据的判断。‘余娴又说道。 ‘你是在跟我拖时间吧?‘凌默突然说。 余娴很大方地承认道:‘是的。你太冷静了,让我感到了危机感,即便说话也没有分散你的注意力。我猜想你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拖时间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你也一样不是吗?‘ 好嘛……成僵局了。 但余娴不知道的是,此时在那伤口处,尸偶的血肉正在不断地蠕动着…… 即便将要崩溃。但丧尸的自我恢复特性却已经发挥了出来。在没有立刻致命的情况下,丧尸的存活几率可比人类高出太多了……这余娴再能分析,也不可能在毫无头绪的状况下对尸偶的真实身份作出判断。 ‘而这个……就是你的第一个失误!‘ 凌默突然低吼了一声,与此同时,一抹红光突然出现在了余娴的脚跟上。并且迅速地向上蹿去。 而凌默的身体则猛地一拧,带着余娴硬生生地朝着后方的墙壁撞去。 余娴骤然一惊,立刻猛地将手向下按去,但令她惊骇的是,这伤口内部竟然已经……结痂了! 短暂的阻碍几乎是致命的,没等余娴再做出什么调整,她手中的凶器就已经发出了‘啪‘的一声,竟然已经被拧断了…… 握着半截凶器,余娴毫不迟疑地抬手朝着凌默的太阳穴扎了过去。 这种时候完全就是拼速度,在精神力的全力操控下,尸偶的双眼顿时红了,双腿的肌肉立刻就鼓了起来。几乎就在下一个瞬间,两人就已经重重地撞在了墙面上。 ‘啊!‘ 被当做肉垫的余娴顿时发出了一声痛哼,撞在墙上的手肘也立刻软了下去,连带着手中的半截凶器也掉落在地。 一股热流顺着尸偶的脸庞流下,也跟着滴在了地上。 ‘好险……‘ 凌默暗叹,这就差一点了…… 下手这么狠辣的人类女性,他还真是第一次碰到…… 就像余娴说的,她的做法简直跟凌默的尸偶没什么两样。即便自身已经处在危机之中,也要用尽全力击杀对方……这是何等卧槽的精神! ‘咳咳……‘ 被撞了一次后,余娴明显虚弱了不少,不仅浑身哆嗦,且不停地发出咳嗽声。 待凌默转过身后。她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了墙根处,四肢似乎都在微微抽搐。 ‘你……‘余娴的相貌还算较为清秀,只是面部表情看起来较为僵硬,眼神也有些木然的感觉。只是此时因为痛苦,她的眉头稍稍皱了起来。看起来总算多了一丝人气。 ‘你不是异能者。‘凌默一针见血地说道。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有些喘气。 余娴则盯着他说道:‘只是受过一些训练……‘她很直接地说,‘异能者的身份太敏感了,普通人更不容易引起注意。但是你……‘她将目光投向了凌默的伤口处,‘你到底……‘ 伤口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开始出现愈合情况,且肌肉具有极强的收缩能力。这可是余娴没有想到的。其实她要是知道这具身体属于丧尸的话,就不会感到惊讶了。以她的力量面对高级丧尸的话,说不定连对方的肌肉都破不开…… 凌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看向了脚下。 他蹲下身捡起了半截钢笔,说道:‘你还真是专业……‘ ‘杀了我吧,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的。‘余娴忽然说道。 ‘别急啊……其实我从刚才开始就挺好奇的……‘凌默盯着余娴的眼睛问道。‘一份工作而已,你为什么这么卖命?或者我可以换一种问法,为别人这么卖命,很值?为了别人跑去谋害其他人,很值?‘ ‘谋害……‘余娴喃喃地重复了一次,突然睁大眼睛看向了凌默,然后又摇了摇头。‘不可能,第二营地还没有得到相关的情报……‘ ‘你是想说凌默吧?‘ 这一次余娴沉默了,看得出来她并不惊慌,可一旦涉及到情报的问题,她便不再答话了。 ‘王参谋……跟你什么关系?等我杀他的时候,或许可以帮你带去一条遗言。‘凌默也不再多话,直接说道。 余娴的眼神中终于有了波动,她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摇了摇头。然而就在这时,她脑后的红光却突然鼓动了一下。紧跟着她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来。 凌默更是毫不犹豫地一掌切在了她的颈部,同时扶着她躺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你不肯说,只能由我自己亲自来取了……‘ 通过大师球来读取记忆,缺失率自然会很高。同时对凌默的负担也很重…… 荒野上,凌默的本体脑海中正不断闪现出一幕幕不属于他的记忆画面…… ‘真的要让我去吗?‘扭曲的灯光下,一个女人正问道。 而对面的男人则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掌,说道:‘别人我信不过。‘ ‘是这样啊……‘女人点了点头,‘那好吧。” 他只信我,只相信我一个人呢……虽然有些紧张,但是也很高兴啊……只要能造就他的成功,不管前面挡路的是什么,我都可以亲手斩除掉。会形成障碍的人,都通通杀掉好了…… ‘但是为了你的安全,我们要尽快展开特训才行,可能会有点辛苦……‘ ‘不要担心这些,你好好做,等事情成功……‘ 无数片段掠过,再然后,就是她拿着统计好的资料,拿出了悄悄准备好的特殊联络器…… ‘……应该是和凌默有关系……知道了……我会盯着的。等等!……祝行动顺利。‘ ‘呼!‘ 凌默猛地睁开了眼睛,尸偶则低头看向了已经毫无知觉的余娴:‘可惜,行动失败了,我还活着。至于你们……还真是意外得很般配啊……” 还睁着眼的余娴似乎又抖动了一下,但她那双毫无神采的眼神却表明,她已经没有清醒过来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