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最后一层防线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七十二章 最后一层防线

这过道的尽头竟然摆着更衣柜,显然在设计之初时,没人把晚上有人偷摸进来这一条给考虑进去…… 在凌默的注视下,这女人不急不忙地更换着衣物,且不时停下来整理一下某些细节……不过这一幕对于久经沙场的凌默来说,还不足以影响他的行动…… “先观察一下。” 隔着大约不到十米的距离,凌默静静地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双眼一眨不眨…… “阿静,你来一下。” 女人扣好衬衣后,突然头也不抬地喊道。 而就在这时,一股腥风忽的从身后袭来,紧跟着一只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而另一只手臂则牢牢地圈住了她的上半身。 骤然受袭,这女人顿时瞪大了眼睛,同时毫不犹豫地抬起了脚跟,猛地朝着偷袭者的脚背上踩了上去。 高达七八厘米的细高跟,踩起人来几乎可以被称作一级凶器了,只要偷袭者吃痛,她就能抓住机会挣脱对方。 但凌默既然选择动了,又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呢…… 高跟鞋重重地命中了目标,但身后的偷袭者却浑然不动。 没等她从愕然中回过神来,整个人就被猛地拖向了后方的黑暗中。 “呜呜!” “不要叫,小心我连你的最后一层防线一起击破了啊!”凌默低声说道。 他这番威胁显然极为有效,这女人立刻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她还光着屁股呢!这层防线本来就已经似有似无了,但有总比没有好啊! “这么说,这里面的三个工作人员都是女性吧?”凌默又问道。 女人咬着牙一声不吭,身体却竭力地想要做出挣扎的动作。可在尸偶如同铁铸般的两条手臂中,她却根本没有动弹的余地。 “不肯点头?没关系,因为这其实很好判断。如果不是全女性的话,那你在大门附近换衣服的举动就有点太大胆了啊……”凌默感慨道。 “呜!”女人终于忍不住了,听着好像被偷窥都是她的错啊! “你想干嘛!”两人迅速地贴到了角落里。女人立刻含糊不清地问道。 在黑暗中她看不见对方的相貌,但从身形来看,对方显然壮得有些骇人了。 和偷袭者比起来,她简直安达罗一样娇小…… “他该不会跟金刚怀着同样的想法吧!该不是想劫色的吧!” 女人自然而然地冒出了这个念头……她可是在换衣服的过程中被拖走的! 但事实上对于凌默来说,他其实是在这女人发出喊声的时候意识到机会的…… 十米的距离对于尸偶来说难度不算太高,但出于谨慎起见。凌默并未急着动手。 直到对方突然开口说话的时候,凌默便感觉这是最佳的动手时机了。 一来讲话的时候注意力必然会因此分散,二来…… “干吗?又想让我帮你拉拉链啊?” 一个女声突然从前方传了过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个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呜!” 被凌默控制住的女人刚想出声,就已经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凌默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倒在了地上,然后伸头朝着过道内看了过去。 “人呢?” 新出现的是个个子娇小的女人。她一边左右张望着,一边疑惑地喊道。 不过很快,她就将视线集中到了门口的方向,并且毫不犹豫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喂,不要玩了,我那边还忙着呢……在哪儿啊?” 但随着距离靠近,凌默却隐约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这女人看上去好像举止平常。可实际上全身却都已经绷了起来。 “嗯?好像很谨慎的样子……” 这也意味着对方具备着不错的身手,说不定还会是个异能者…… “喂……” 娇小女生很快就来到了拐弯处,当她小心翼翼地转头后,顿时就怔了一下。 “怎么会……” 没人,这里完全是空空荡荡的…… 但就在她惊愕的瞬间,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而降,紧跟着她整个人就被压到了地上。 这一过程完全是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发生的,等她从晕眩中回过神来时,她的双手已经被人按住了,而身边则多出了一名昏迷中的女性。 从感觉来看。偷袭者就坐在她的后背上,并且在她刚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抬起了手刀…… 连续打晕了两名工作人员后,凌默便将她们暂时都捆在了一起。 考虑到这三人里面有两个都是第二营地的成员,凌默并没有下重手的意思。 虽然不小心看到了不少东西,但那些毕竟都是意外…… 最关键的是。这两人就连他尸偶的相貌都没看清。 后遗症是没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最后一人给解决掉了。 凌默隐约有种感觉,这个尚未出现过的第三人,多半就是那颗扎在第二营地心脏上的钉子……也是给他带来危害的直接原因之一…… 档案室深处,一片静谧。 仿佛图书馆一般整齐排列的柜子将偌大的空间切割成了无数个小块,昏黄的灯光从上方照下来,却衬托得周围越加黑暗。 而在这片黑影中,一个人影正小心地在其中穿梭着。 轻轻放下的脚步,敏捷而果断的动作…… “嗯?” 一名正在翻看资料的女人却突然回过头来,扭头看向黑暗中看去。 黑影顿时停下了脚步,贴在了一架资料柜的后方。 “被发现了?不可能吧,如果是精神系的话,我的精神触手应该能感应到对方探测的……”凌默一动不动地想道。 这女人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容貌看不太清,从身形来看也属于比较平凡的类型。如果不是已有确切消息,凌默还真是不太能相信这人就是那颗钉子。她看似很随意地朝前方张望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思考问题一般…… 可凌默却从这女人身上嗅到了一丝不平常的气息,这么晚了,那两名工作人员都在摸鱼,可她却仍旧在工作……而且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仍能保持这种程度的警觉,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见四下无人,女人便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薄,然后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而且她走来的方向,却并不是凌默的藏身的附近。看她的样子像是要来翻找资料,可凌默却总觉得她的那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这女人,不简单…… 这样一来凌默也不敢随意动弹了,他透过柜子间的缝隙紧紧地盯着对方,同时尽可能将丧尸的潜行本能发挥到了极致。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了身体上的一些异常。一部分肌肉开始萎缩,里面的血肉好像都正在融化似的……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一堆腐烂的碎肉了。 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近,就在女人刚拐过一架资料柜的同时,一声轻响突然从黑暗中传来。 “当!” 凌默心中一动,但随即便反应了过来。 可此时,他身后却已经响起了一个声音,脖子上也多出了一抹冰凉:“你是谁?” 这女人说话的声音十分平淡,甚至透着股机械化的味道,就连手指也不存在半点抖动,整个人极为严谨地站在凌默身后。 被摆了一道…… 凌默暗自想道。这女人的处理极为冷静,出手也相当果断……而且,身手不凡。 能潜伏这么久,果然不是个好对付的人…… “那么……”女人连两秒钟都没等,手腕就突然用力往下压来。 一股尖锐感顿时从脖子上传来,凌默顿时一惊,只感觉劲动脉仿佛已经被一根东西插破了。 下手好快! 不过就在这时,她的动作却突然停下了。 紧接着,她又再次开口了:“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