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钉子”的双重含义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七十一章 “钉子”的双重含义

夜幕下的街道上---- 徘徊的丧尸已成了固定的风景线,这里是人类的禁区,是最残酷的猎场……但却是高级丧尸们的乐园。他们是进化的宠儿,是站在食物链顶端上的存在。 而此时,其中一名就正在夜幕下疾驰着。 在离开蜘蛛女皇巢穴的这段时间内,她的形态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她的嘴巴却不断地开合着,无声无息间,似在呢喃着两个字:“凌默……” “念什么念啊!不知道背后念人搞得人打喷嚏吗!”凌默的本体终于狂躁地吐了个槽。原本以为情况会有所改善,但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个定时炸弹倒计时音!即便暂时消停一会儿,没过多久也必然再次出现。 这种情况下单靠自我压制,果然已经不行了……而这也再次使得凌默想起了蜘蛛女皇当初所说的那句话:“你早晚会来找我的……” 而夏娜则立刻回过头来,笑嘻嘻地说道:“这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妄言……” “学霸这时候保持沉默啊!来丫头让我补补元气……” “不要……”叶恋弱弱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本体这边尚在折腾的同时,凌默的尸偶也没闲着。 一心n用这种事现在对他来说也算不上太难操作了,精神力越强,他实施起来也就越简单。当然像这样在不重要的时候分神干点别的事情,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荒野中的怪异动静通过精神联系传到了尸偶的耳边,不过这具炮制而出的杀人机器对此却毫无反应。他此时正全神贯注地趴在一扇窗户上……听墙角。 从会议室离开的过程并不算难,只需要耐心等待机会,瞅准空档开溜就成。难的是怎么让那群警卫忽视掉这里面的异常……关于这个问题。凌默倒是进行了一次大胆的尝试。 他首先扒来了一套还算干净的衣服,然后勉强套到了尸偶的身上,接着再戴上了一顶帽子,然后便心不慌气不喘地出去了……他这一出门立马就引来了不少警卫的注视,主要是被他的体型给惊的。其次就是疑惑…… “这人你见过吗?” “你呢?” “他怎么从里面出来的?” 众人面面相觑,除了体型不认识,这脸倒是看不清……光线暗啊!能看清轮廓就已经不错了…… 可谁也不敢上去让他掀帽子啊!这能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的人,哪一个不是一巴掌呼死他们的? 所以一时间,这气氛就诡异了。 而凌默被这群人这么沉默地盯着,心里实则也有些打鼓。 不过想想这就是尸偶。闹大了就大不了一闹到底,顿时就有了点破罐子破摔的底气。 他这底气一上来,走路速度也快了,同时还颇为冷酷地丢下了一句:“都给我滚远点啊,今天的会议重要着呢。除了队长他们,别人都不要再放进去了。” “那……您……”一名警卫目睹着凌默从自己身边走过。硬着头皮多问了一句。 结果这一问就挨了一瞪:“我有事!” “您忙……”警卫连忙后退,暗骂自己果然吃饱了撑的…… 待凌默不慌不忙地离开后,这群警卫都还点没醒悟过来的意思…… “是不是施展了异能啊?”有人总算找到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 “大……大概吧,要不要过去问……” “问个屁啊,你要找骂你去。” “靠,凭什么我啊……” 无关生死的事儿,多半是没人抢着去做的。这就是营地之人的处世之道。而像凌默这样靠自身存活的,对细节之处就必然重视得多。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凌默才冒险使用了这样的方法。 只是这种办法可一不可二,糊弄下这些人还行,可要是对上这窗户里的人,那可就不行了…… 档案室…… 当凌默摸到这里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上面挂着的铁牌。 原本的空军团留下了大量的资料,加上猎鹰的整合后,便形成了这样一间集合了大量灾害信息的档案室。当初的空军团之所以能吃定周边的幸存者营地,凭的就是信息。在这样一个缺乏通信手段。且人类活动范围被大幅度限制的情况下,情报可以说是极为重要,但又得之不易的。因此从战略角度上来说,这里当然是一处很重要的部门……而管理这里的人,显然也不会普通到哪里去。 “没想到。他们居然把钉子扎到这儿了……”凌默暗想道。 经过一番偷听和气味分辨,他已经基本确定了里面的人数。 三人……其中一个正是那颗钉子。 对方能潜伏这么长时间,并且将手插到这么重要的位置,想必会是个极为谨慎的人…… “慢慢来……会议室和天台的事都掩盖不了太久,一旦传到这里,这人就会立刻通知王参谋……但正因为这样,所以才不能有失误。”心里这么想着,凌默却已经将视线转向了房门。 防盗门……以尸偶的力量要打开不难,最重要的是…… “啪叽!” 随着大师球一蹿而出,凌默的眼神也顿时变得专注起来。 趴在门锁上的大师球将自己牢牢地固定在了那里,而从它体内探出的精神触手则无声无息地深入了锁孔。 “这下倒不用再开房门了……” 尽管吞噬掉的精神力还没完全消化,但经过一番进化后,凌默的触手已经有了新的改变。 变形! 以往能凝结出一根正常大小、粗细均匀、软硬适中的触手已经很费劲了,但有了更为强大的精神力做支撑后,凌默已经能在小范围内将触手做出一番改变了。这还是因为练习时间不长,否则在凌默看来,他应该能改变得更多……简单来说,如果他以前的精神力数值为5的话,现在大概有接近6的程度了,而他的起始点则可能是0.5甚至更低…… 而他练习的第一个方面就是----开锁。 一念及此,凌默不由得有些感伤……没想到自己还有进修开锁的一天! 触手进入锁孔后,立刻开始膨胀了起来,如同凝胶般开始适应着变形。 这一过程看似简单,实际上对一个人的想象力和集中力却是相当的考验。 非精神系的人很难想象一个人对着空气暗自较劲,且还要不断细化出自己所想象的一把钥匙……而且这也不是自己光想想就能行的,还会体会到不少的阻力…… 比起强化系而言,精神系显然是一种更为复杂的异能……当然这也是就目前情况来看的。 而凌默也在这种憋尿般的感觉中渐渐体会到了很重要的一点……这异能其实应该是为精神病人量身打造的啊!正常人哪有那么宽广的思路和自欺欺人般的超强想象力啊! 在头晕脑胀了十几秒后,凌默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活动。 “咔咔咔……” 房门慢慢拧开,而大师球的包裹则让声音彻底被堵了里面。加上凌默轻缓的开锁方式,使得这一过程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足够缓慢的动作使得门框间的摩擦声也被放到了最低,当门缝打开的一瞬间,凌默便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 “咔。”房门被关上,且锁芯也在第一时间被凌默给破坏了。 只是在拐弯的一瞬间,隐蔽在墙角后的凌默就愣住了。 一个身材颇为窈窕的女人此时正站在过道的另一端,重点是……她正翘着墙角,双手抓住自己的裙角,缓缓地往下拉去…… 凌默出现的瞬间,所看见的正好是…… “果然是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