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悄然接近的声音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七十章 悄然接近的声音

骚乱……在五分钟后宣告结束。 凌默操控着尸偶拍了拍双手……这对杀人利器此时已经被鲜血彻底染红了,就连指间都挂满了血浆,甚至还有一些令人细思恐极的玩意儿……加上这股刺鼻的血腥味,凌默终于忍不住在心里念了一句:“这还真有点黑店狂想曲的感觉……” 至于之前握在手里的那把匕首,这会儿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估摸着不是在哪具尸体的腹腔里,就是淹没在某滩血泊中了。 不过随即他就将视线转向了自己的侧后方,在几具尸体身后,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正抱着桌腿涕泪横流……他这是给吓的,任凭是谁看到尸偶这副尊荣,以及这满地的惨状,大概都会生出同样的情绪来。 作为猎鹰的先锋队,这些人倒也不是说个个都身怀绝技,但最基本的生存能力都是不弱的。但在手无寸铁的开会期间突然遇到只半路杀出来的“怪物”,这还是超出了他们的应对范围。尤其是当凌默的一条手臂已经被打得粉碎,却仍旧勇猛如丧尸的时候,大部分人的抵抗心理就已经弱到了极致。 然而比速度……里间就一道门,这一尸当关,十几人也想冲过去? 只是经过这场会议室偷袭战后,这具尸偶的使用寿命也就差不多到头了。即便身体上的伤可以复原,但体内的崩溃趋势却已经无法阻止了。相比起正常的丧尸来说,这具尸偶的性质更类似于一次性炸弹……还是不带毁尸灭迹的那种。 “你别过来……”大汉看着也算魁梧,可他的一条腿已经呈反向扭曲,此时正拖着下半身艰难地往桌子下面躲,“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他突然疯狂地喊了一句。“人不人尸不尸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你是第二营地搞出来的怪物?你以为这样杀了我们就有用?我告诉你,第二营地……” 他一边吼一边后退,吼到一半时便突然将身边的凳子踹了出来,然后立刻头也不回地抓着桌沿爬了起来。接着连滚带爬地扑向了门口。拖着一条腿也能爆发出这种速度,可见其求生欲望之强。 然而凌默只是轻轻一晃,就躲开了那条凳子。 “只要能逃出去……” 大汉挣扎着按住了身下的一具尸体,然后伸手抓向了门把手。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浑身僵硬了一下,眼神也随之变得灰败起来。 尸偶沾满鲜血的手掌先他一步握住了门把。然后那个生硬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了他的头顶:“别紧张啊。” “……”大汉没有动弹,只是他本就冒出了冷汗的脸庞上,顿时又多出了一层汗水。 “要是你们跟第二营地打起来了,恐怕你们也不会对曾经的战友们手软的吧?底下的那些人我还能理解,毕竟他们都是听命行事。但你们……一个个都是决策者。”冰冷的声音继续传来。 大汉哆哆嗦嗦地开口道:“你想干什么?” “其实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唯一想问你的就是。为什么你们能逼宇文轩就范?”凌默问道。 这个活到最后的人正是之前在外间谈话的两人之一,也正是他提到了这一点。 这位汉子这才明白自己活到现在的缘由,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无法控制地激动了。有救啊!既然自个儿还有利用价值,那对方…… “给你一秒钟时间考虑,不说就死。”凌默毫不迟疑地将手掌按上了对方的脑袋。 黏稠的血浆顺着脑门滴下来,瞬间就击破了大汉刚刚浮现出的一丝侥幸。 “我说我说!别杀我!”大汉惊恐地叫起来。他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贴到了门上,可在双重隔音、且效果极好的情况下,守在外面的警卫是根本听不见动静的。或者说,即便他们偶尔听到了一些声响,也会自觉地避开,不过凑过来细听的…… “这就是到别人家做贼的后果了……”凌默心中想道,手上则顺带拍了一下,“快说。” “这个……这跟凌默有关系……” 大汉刚开了个头,凌默就愣住了。怎么这跟自己又扯上关系了? 按说他也算努力自救了,不仅如此。还反过来给王参谋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不过随着大汉的叙述,凌默的脸色也就随之慢慢阴沉了下来。 “目前……目前凌默虽然逃了……但行踪还在掌握中……第二营地的人却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所以主动权仍然在我们手里。我们甚至可以宣称凌默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这两天第二营地找借口去过一次油库,回来后听说宇文轩发了很大的脾气,差点跑来找齐队长的麻烦……”断断续续地说到这里后,大汉突然怔了一下。冷汗再次狂流而下。 难道……这就是宇文轩的报复?不能啊!他还不知道凌默在哪儿呢…… 而且这位大汉也算是半个知"qing ren",他知道除了凌默,宇文轩心中最为关心的人应该是他唯一的亲人,那女人跟在凌默身边寸步不离,所处的情况也应该并无二致。投鼠还要忌器呢!不至于这么疯狂吧! 且不管大汉脑中各种猜想,凌默却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所以说我逃脱这一步,居然也被计划在内了吗……怪不得王参谋那边没有尽全力的意思,除了保存实力外,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吧……” 暗自哆嗦了一会儿的大汉良久不见凌默说话,放在自己头顶的手掌又一动不动,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他终于鼓起勇气问道:“能……能不能别杀我?拜托!我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要是还有别的想问的……” “设计凌默这件事,你知道?”凌默冷冷地打断了这人的嚷嚷。 “不……不太清楚……”大汉艰难地答道。 “可惜你的精神反应表示你很知情啊。” 伴随着一声冷哼,这大汉的脖颈处顿时传来了“咔擦”一声脆响。他立刻瞪大了眼睛,张着嘴无声地嘶吼着,整个人随着凌默松手的动作栽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另一具尸体身上。 “姓王的,还有猎鹰的整个核心……这是我送还给你们的第一道大礼。” 回头看了看整间血腥的会议室,凌默随手从墙边捡起了一把小刀,然后在自己的衣袖上擦了擦,反手打开了房门…… 与此同时,在荒野中,叶恋等人也已经将陷阱彻底填了起来。 虽然看似只是薄薄的一层树枝,但光看她们投掷的样子,就知道坚韧程度绝对不低。 “怎么样,谁第一个上去剪彩?”王凛跃跃欲试,她虽然没参与,但也算从头围观到现在的资深群众了,此时难免有点小兴奋。 这一句自然又遭来了于诗然的白眼,不过在见识了这个小姑娘自言自语的癖好后,她便以一种自我安慰的方式说服了自己。 跟小神经病见识什么……人家没吃药,难道自己也没吃药吗! 开口说话的却是另一个人,夏娜瞥了她一眼,道:“急什么,等巡逻队换岗的时候。”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王凛有些着急。 而一直坐在后方的凌默此时突然来了一句:“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 说完后,他又再度闭上了眼睛做养神状。 “装什么高深莫测……”王凛忍不住冲他吐了吐舌头。 而闭着眼的凌默则暗自头疼,他这哪儿是装啊,操控着尸偶拼死拼活了半天,铁打的也累啊!累神,不累身…… 不过最奇怪的是,那个响在脑海中的声音,在这段时间内似乎拉近了一点…… “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