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关门砍人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六十九章 关门砍人

会议开始前…… 在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并交换到了足够的情报后,凌默便离开了天台。而在此过程中,女秘书一直对着他怒目而视,直到他离开后便迫不及待地冲向了齐天意:“队长,你没事吧?” 在背对着房门的同时,她倒是也听到了“咔哒”一声轻响,顿时忍不住又暗骂了一句:“锁着有用吗!再说就算你拿了情报又怎么样?你还是逃不出去!今晚我就让你死在这儿!” 骂归骂,她手上还是拎着齐天意使劲摇晃了两下。而此时近距离观察后,她立刻又发现了诸多不寻常之处……首先,这齐天意伤得不重啊!他身上的血虽然多,可大部分都不是他自己流的……但这副浑身抽搐的症状又是怎么来的?要不是他一个劲儿抽,女秘书也不会这么着急对他进行营救……谁知道抽着抽着会不会就上不来气了? 但现在看来,女秘书的想法却好像有了某种偏差…… 而且齐天意不光是身体有异常,他的精神状况显然也很糟糕,整个人都仿佛处于意识混乱的状态。被女秘书这么一摇,他便突然吸了吸鼻子,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啊!” 女秘书毫无准备,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不仅是眼白,还有整个瞳仁,都已经变得一片血红!而他的眼神中已经看不出任何人性,整个儿都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看她的样子,就仿佛在看一只蚂蚁似的…… 并且在睁眼的瞬间,齐天意的面孔就开始急剧地扭曲。嘴巴张开,喉咙里不断发出嘶哑的“嗬嗬”声。他的四肢尚且还在抽搐,可浑身的肌肉却已经块块鼓起了。此时他就像是一只竹节虫,身体仿佛在分段活动一般,看起来透着股惊悚的不协调感。 “你……你这是……”女秘书总算反应了过来。立刻甩开了齐天意,准备后退。 她这会儿也算是明白了凌默临走时那怪异的表情……至于他锁门的目的,现在也就很明朗了…… “他是想让我被困在这儿,而队长就是用来困住我的武器!” 可齐天意看似还活动不便,可女秘书刚一动,他便立刻反手抓住了女秘书的手腕。 这一抓用了十足的力气。几乎在被捏到手腕的一瞬间,女秘书就感觉到骨头都快被弄断了。 她条件反射般地将手臂膨胀了起来,猛地挣脱了齐天意的手,然后原地往后一跃,并迅速起身跑向了房门。 “哐哐……” 女秘书抓着门把手使劲晃了两下,然后又咬牙抬腿重重地踹了两脚。 “靠!” 打不开! 门后显然堵上了什么东西。尽管已经被她踹开了一条缝隙,可仍旧无法让人通过。 而此时,身后的齐天意已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嘴里淌着口水,盯紧了女秘书的背影…… …… 天台上正热闹的时候,一个人影却已经晃悠到了会议室附近,并迅速地钻进了一个角落里…… 而此时。一个个人影也正在连续不断地步入那间小小的会议室内…… 距离会议室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几名警卫正在徘徊。后方的三十米处、十米处、以及门口的位置,同样都有警卫在进行把守。这些人个个荷枪实弹,眼神机敏,彼此之间都保持着可以相互支援的距离。 在这种情况下,旁人想要偷偷接近,那是很不容易的…… 不过就在这时,最外围的一名警卫却突然顿下了脚步。 他回头往昏暗的走廊内张望了一番,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起了枪口,接着又往前走了两步。像是在捕捉什么东西似的…… “怎么了?”另一名警卫立刻注意到了他的异常,问道。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这警卫犹犹豫豫地问道。 “有吗?” 那名警卫狐疑地说着,也立刻伸长了耳朵。 “好像是……有人在叫救命?” 这声音听上去实在是有些含糊不清,但越是这样,反而越让这两人感觉在意。 “过去看看。” 两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拐角处。紧张地端着枪转头后,却都同时一愣。 角落里躺着一只联络器,而里面正不断传出一个声音:“救命……” 不过当两人出现后,这声音便立刻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嘭!” 这当然是个拟声词……但突然来这么一声,吓人的效果还是有的。 两名本就神经紧张的警卫同时惊呼一声,并且立刻往后退去。他们这一叫,立刻将其他警卫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而就在这极为短暂的瞬间,一个浑身是血的黑影突然从上方一跃而下,通过窗口直接翻进了走廊内,并且轻轻地落在了这些警卫的身后。 等到有人回过头时,他的人影都已经不见了…… “有些时候用点简单的办法,反倒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啊……”在钻入会议室的时候,凌默颇为得意地想道。不过他这份得意在两秒钟后就被打破了,因为前方的狭窄走道里突然传出了两个人交谈的声音。 这会议室实际上是个隔离出来的里外间,中间通过一条走道相连,未开灯的外间看起来十分昏暗,不过至少通往里间的门还是看得清的。会这么搞的原因显然是因为猎鹰在这儿开会的举动算不上光彩,哪怕第二营地默认了,但他们也不太好明目张胆地给人找不自在。所以不光是把时间定到了晚上,就连地点也弄得这么偏僻。 而凌默能成功潜入的原因,也是因为……这里并不在监控区。 这倒是个不错的好消息,这说明监控不光掌握在了猎鹰手里,同时也还掌握在第二营地的手里。不过连保全工作都被迫与人共享,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是挺糟糕的。 当听到这两人说话时,凌默便已经悄无声息地潜入了阴影中,整个人仿佛蝙蝠一般寂静无声。 “是吗……可我听说,这次很有把握逼宇文轩就范啊。”其中一人道。 “咳,不管有没有,先做准备比较好吧。说实话我们被派到这儿来,也太危险了不是……” “你傻啊你,以后拿下第二营地,给你个一官半职的,你坐着享清福不好?你也知道现在是什么世道……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反正一会儿齐队长来了就知道了,说起来,这两天看齐队长的样子很暴躁啊……” “谁知道呢……” 两人边说边走,很快就消失在了里间的房门后。 可阴影中的凌默却眨了眨眼,疑惑地想道:“怎么就能逼宇文轩就范了?” 这时外间的房门突然被缓缓拉上,同时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差不多了吧?” “好像还有人没到……” “没事,到了再开。这里到时间就不能随便进出了,那两个二货也是,被一只联络器吓得半死,说不定是第二营地的恶作剧……” “还是到处搜搜吧……” “嘭!” 房门紧闭后,门外的交谈声也顿时消失了。 等到外间的人都进入里间后,凌默才缓缓地扭动了一下脖子,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一双眼睛已经彻底变为了耀目的血红色。 而他整个人的气质也随之一变,看起来无比嗜血和妖异。 “时间到。” …… “嗯?你是谁?” “怎么……” “啊!” 关闭的房门后透出了一抹淡淡的光亮,而在这抹光亮中出现的,却是四处奔逃的影子,以及一个仿佛猛兽般不断膨胀的巨大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