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我已经放弃治疗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六十八章 我已经放弃治疗了

病毒这玩意儿一直扑朔迷离,就连堪称专家级的老蓝现在也没法讲出个所以然来。但自从大师球的进化越来越明显后,凌默对此便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在他看来,病毒就像是一个正在疯狂进化的庞大生物,并且是以整个世界为载体来实现这一目标的。其他丧尸和生物再怎么进化,也只是这个庞大计划中的一环罢了……当然凌默的目标可不是甘心成为这里面的循环,而是希望皆由这个圈子跳出来。只是这一想法从目前来看,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但感染也不光是坏事,至少对于人类来说,异能者的出现使得他们有了一定的生存竞争力,只是这点力量实在是微小了点……诸如,此时呆在天台上的这三个人。 尸偶的身份为凌默的成功提供了最大的前提,但由于他的本体已经经过了微量病毒的长期改造,又和尸偶间存在着某种程度的感同身受,所以尸偶的进化越是剧烈,他本体所受到的影响也就越严重。而说到联系……齐天意他们的情形和凌默显然有着很大的不同。一个是强行激活,而另一个则是逐渐改变。 体内病毒的激活能让他们更大程度地榨取自身的潜力,如丧尸般的高爆发力和速度等。但对于人类的身体来说,这种爆发只会带来诸多的后遗症,而这也是凌默说齐天意学得不完整的原因。在他看来,这种方法分明还有着改良的余地……但恐怕真正的步骤,只能在王参谋那里找到了。 “事实上对我来说,这个方法会更有用处……只是不知道在那个王参谋手里,这种主动爆发的方式有没有被用到极致……” 单是激活。实在不足以和丧尸病毒相对抗……至于死磕的结果,这会儿已经躺在地上了。 凌默在脑子里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名女秘书也正摆出随时可以进攻的姿势警惕地对着他。在不时瞥向齐天意的过程中,她的表情也显得越来越焦躁了。而齐天意则在抽搐中逐渐恍惚起来,即便偶尔清醒一下。也只是嘀咕了两句“我已经……”,然后就没了动静。 在凌默看来,这句话的完整版显然应该是“我已经放弃治疗了”,可在女秘书的理解中,这话却跟打入血管的鸡血没什么两样。 果然有救啊! “你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花了这么多精力。难道就是为了杀死我们?你应该知道,错过了开会时间,会有人来找我们的。”女秘书再次问道。说这话的时候她的面部刚好鼓了起来,如同即将从脑门上再冒出一只拳头似的。 凌默看得眼角一抽,同时也隐隐有了一种感觉。这齐天意虽然是明面上的队长,但论实力却不比女秘书强多少……当然他这个判断如果被齐天意知道了。恐怕这家伙真的会气得活过来。毕竟要不是仗着身为丧尸的优势,他这会儿早被活拆了…… 这么看来,埋得最深的那颗钉子,应该也不是齐天意了……他的存在只是为了更好地掩饰那颗钉子的存在,也就是说,他只是明面上摆着的一枚棋子罢了。 而凌默被偷袭的事情固然跟齐天意脱不了干系,但那颗钉子通过第二营地得到的情报。才是真正给他带来危机的原因。不将对方给拔出来,那凌默在这里的行动就会始终受限,甚至危险重重…… 作为一个谨慎小心的人,凌默可是一直秉承着斩草要除根的原则……所以他一开口,就将目前的僵局打破了:“很简单,我要跟背后的老大谈。” 他这句话来得突然,加上那一脸僵硬的表情,还真有点“你们还不够格”的高调感。 至于女秘书,则一下子就愣住了……她有些愕然地盯着凌默,却始终无法从对方的表情中判断出什么。 “他是……真的知道了什么吗?”女秘书犹犹豫豫地想道。 地面上的齐天意又叫唤了两声。可惜他这一动,换来的却是更快的血液循环。没等他彻底睁开眼睛,整个人就继续抽了起来。 于是凌默恰到好处地补上了一句:“快点考虑吧,时间可不等人啊。” 女秘书咬牙切齿地想了一会儿,最终厉声问道:“你要谈什么?” …… “唔唔!” 楼内的某个房间中。被五花大绑的杨眉正在艰难地挣扎着。她醒过来的时间比较早,可和她一同晕在这房间里的那名巡逻队长,这会儿却仍旧闭着眼瘫软在椅子上。甚至连他的一只手臂被吊在头顶的绳圈内,他也茫然不知…… 而绳子的另一端则连着杨眉的脚踝,只要她稍微一乱动,那个悬在巡逻队长头顶的重物就会毫不留情地砸下来…… “这么凶残的设计他为什么总是信手拈来啊!天生的犯罪狂魔吗!”杨眉很郁闷,有这一条限制,意味着她只能将动作幅度降到最低,而难度也会随之蹭蹭蹭地涨上好几个等级……至于指望那两个警卫主动前来查探……谁知道那个小队长都跟他们说了什么,这将近一小时的时间内她可是连脚步声都没听见过啊! 不过就在此时,寂静的屋内突然传出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嘀嘀嘀!” 联络器的铃声刚刚响起,就仿佛被人按下了接听键。 而如此诡异的情形,则让杨眉的动作立刻停顿了下来。 “滋滋滋……” 寂静中,联络器内传出的电流声从微弱到清晰,渐渐地进入了杨眉的听觉范围。她艰难地扭转着脖子,寻找着声源的方向。 “那人应该不会这么粗心大意,但他留下个联络器到底又是为了什么?”杨眉立刻考虑到了不少方面,但即便她再怎么能想,也万万没想到从里面钻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嗨,睡得好吗?” “呃……”杨眉先是本能地愣了一秒,随即便暴怒了。 这声音她熟啊!那张僵尸脸不就是这么说话的?! 虽然早知道他留下个联络器肯定是没安好心,但特意打来嘲笑一番的行为也实在太无耻了点啊!另一方面,在辨认出这个声音的同时,杨眉心中那关于“这联络器是怎么自动接听”的揣测,也就被无意识地抛到脑后去了。自然她也就没有注意到,一道在窗缝里一闪而过的红光…… 天台上,凌默将手中的联络器放在身前晃了晃,并且颇为体贴地将里面的细微动静都外放了出来:“现在你懂了,我手上的人质可有不少。光是队长的命还不够的话,我想加上这些人质,我这边的筹码应该算是足够了。至于谈什么,怎么谈,这些都由我说了算,没你问的份吧。” “你……”女秘书表情愤恨,实际这消息根本无法验证,但有了齐天意这个前车之鉴后,她也没办法随便质疑凌默的动手能力了……且联络器里传出的声音虽然模糊,但的确是有个女人在“呜呜”乱叫…… “到这种时候都不忘物尽其用吗!这么说打我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啊!连我什么时候会醒都估算出来了,就等着派上这类用场……”杨眉内心怒吼道。 但放下联络器的凌默却是另一番想法:“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齐天意只能算筹码之一,而展现出更强的威胁力,才是凌默用于谈判的最终手段。在可以不直接动手的情况下,他也不介意通过复杂一点的方式套取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ps:写标题的时候感觉怪怪的……我今天吃了好多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