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有XX的事已经暴露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有XX的事已经暴露了!

楼梯间内的光线很暗,且和走廊间存在着一扇铁门。不过相比起来,它却比卫生间要近得多。因此当女秘书踏入拐角时,齐天意却已经回到了楼梯间内,正转过身来表情阴沉地注视着女秘书的背影。 可他刚一站定,耳边就传来了那人的声音:“把门关上。” “嗯?”齐天意心中一凛,再次谨慎地朝着周围扫去,“不可能,这里明明已经出了摄像头的监视范围内,对方到底是怎么看到我的?如果是精神系异能者,我应该会有感觉才对,就算是善于隐匿的类型,也不可能在这个范围内同时躲过我和她的感应……” 想到这里,齐天意的耳朵又微微耸动了一下,可结果却让他颇为地郁闷和不解:“没有……如果不是通过摄像头的话,那对方很可能就在这附近,可我却听不到第三人的呼吸声。” 齐天意顿时有些挫败,但他不知道的是,如果对方真能被他发现了,那才叫见了鬼了……小队长此时的情况已经和一只完全变异后的丧尸差不了多少,甚至从某种程度来说还要更强一些。即便是精神系异能者,也不可能在他故意为之的情况下发现他……大师球的特殊能力,“进来吧精神力!”足以将大部分精神活动都掩盖过去,尤其是在受体本身就不具备多少精神力的情况下,更是效果显著。 至于这个能力的名称,则是凌默临时想出来的…… 但凌默的“监视”手段却并不是通过精神力来完成的,而是利用了一种更为原始的方法:依靠丧尸的嗅觉。只要提前记录下两边的距离。再结合嗅觉进行判断。就不难判断出这两人的所在方位了。 这看起来有些麻烦的举动。此时却已经取得了凌默意料之中的效果:震慑。 他毕竟是单独行动,而对方则有足足两人……正面对抗自然不用说,但就算把两人分开,那也不是他能轻松解决掉的。先不管能不能打掉,声势得造起来啊…… “你到底什么意思?武器我已经放下了,也跟同伴分开了,你有再多的顾虑现在也该放下了吧!”齐天意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毁灭队长。就算你们暂时分开一段距离,也不能给我提供多大的保障。”对方很快就淡淡地答道。 “听上去倒是很有道理……”齐天意心中想着,嘴上却很是不满地说道,“虽然你声称自己掌握着情报,可在对你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我不能……” “门后的角落里,去看看吧。”对方忽然说道。 齐天意有些不耐,他很久没经历过这么麻烦的事情了……但一想到关于凌默的消息,他便生生地按捺了下来,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朝着角落里望了过去。 “嗯?这是……” 他弯腰捡起了一张类似id卡一样的玩意儿,仔细端详了两眼。 “标记卡!” 碍于成本。这类标记卡并没有详细表明持有者的身份,但却能证明拥有者为猎鹰成员。实际上这玩意儿仿制起来也是挺容易的,可类似的打印机和特殊彩墨,却不是上哪儿都能找到的……总的来说,这就是猎鹰成员的正版防伪标记,而且还是有一定权力的人才有资格拿到手的。而这样的人,也不会在这座营地里莫名其妙被干掉…… 不过对于这个结果,齐天意并没有多少的意外,相反,初步证实了对方的身份后,他反而更加不爽了。 “既然是猎鹰的人,还敢这么对我啊!等一下,就算有卡片,也不能百分百地肯定……咦,这是……” 标记卡后面还有一句话,而且还是手写的:“齐天意,你有痔疮的事已经暴露了!” “我靠!” 齐天意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脸色也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这人是有多了解他啊!虽说这事也不算什么特别的隐秘,可经过几次的调动后,目前第二营地知道这件事的人,那真是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可他阴着脸快速地思索了一遍,却愣是没想到嫌疑人…… “知道这个……那百分百就是猎鹰的人了……第二营地的人应该没这么蛋疼才对。”齐天意再无怀疑,他一把捏烂了标记卡,说道,“看来你下的工夫不少。” “呵呵,不然我也做不到这一步。”凌默很坦然地承认了。 “你选择这种方式,说明是没把自己当猎鹰的人了……但你也不可能改投第二营地……说吧,你到底要做什么?只有知道了目的,我才知道要不要跟你好好谈这件事。你应该知道,我刚刚只是为了稳住你。”齐天意也毫不犹豫地说道。 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他话音隐含的威胁之意,居然没起到任何的作用……对方仍然笑着说道:“这肯定不能告诉你,但你放心,我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物资而已。” “放心个屁!”齐天意在心中念了一句,但最终还是纠结着关上了房门。 随着铁门再次紧闭,楼梯间内顿时变得漆黑一片。 “现在,往天台走。”听筒里又传出了声音。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可对方宁愿抛弃猎鹰成员的身份也要卖出的消息,却着实让齐天意有些动心……“这人这么小心,又隐藏极深,说不定还真让他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情报……” 这么想着,齐天意只好慢慢地沿着楼梯向上走去,不过此时在他耳边回响的,却是那名女秘书所说的话:“放心去吧,我会见机行事。” “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打算怎么见机……总之小子,不管你是谁,这次你恐怕都捞不到好处了……至于凌默,这回是你该死,你就老老实实地等着我吧!”齐天意一边爬楼,一边咬牙切齿地想道,“我说过那房间会是我的,他就一定是我的!” 同一时刻,卫生间外。 女秘书扭着腰走到了女卫生间外,视线却朝着男卫生间飘了过去。 “感觉上…应该没人……不过直觉最会欺骗人了。” 她这番话竟然是直接说出来的,似乎一点都不顾忌可能存在的敌人。但嘴上虽然这么说,她却并没有贸然踏入,而是在等待了两秒钟后,才面带笑容地推开了卫生间的房门。 这卫生间内十分干净,也不存在任何的异味,只是过于亮堂的灯光反而让刚刚进入的人有些不太适应……只是这种刺眼的感觉刚一传来,灯光就突然“啪”一下熄灭了。 “哎呀!” 过了好一会儿,黑暗中的女人身影才慢慢站直了身体,眼睛眯起看向了周围:“可惜,居然没有趁机偷袭我……”她转头看向了那扇房门,“只是为了把我关起来吗?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这人……” 话音未落,这女人突然瞳孔紧缩,全身也一下子僵住了。在这一刻,她的心跳也随之变得激烈起来,耳边也回响着属于自己的心跳声……就连呼吸,也似乎凝固了。 有人在盯着自己…… 她微微侧过脸去,眼神中顿时闪过了一丝骇然之色。 那面黑漆漆的镜子内,此时清晰地映照着她的影子。而在她的影子后,赫然还有一个黑色的人影…… 她侧脸的瞬间,所看到的正是对方突然膨胀起来的头部…… 可当她猛地转过身去时,这后面却又不见了任何身影。卫生间内空空荡荡,似乎只有她一人存在。 “想吓我?你当老娘是吓大的吗!” 女秘书的视线从洗手台下扫过,很快就转向了那几扇紧闭的隔间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