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记忆中的影子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六十二章 记忆中的影子

把于诗然带来,自然也是为了一会儿的行动……她的出现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王凛已经过了什么都要追问一番的阶段了。而且在她看来,凌默能毫无顾忌地在她跟前上演大变活人,这至少说明这位姐夫已经对她具备了一定的信任度…… “虽然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就是了……”王凛臭着脸想道。 而凌默的本体在看向她时,脑子里也会不由自主地闪现出一丝疑问。只是不管是这一路上,还是眼下这个时候,都实在算不得问话的良机…… “你们继续。”凌默说道。 “那你呢!”会在这会儿提出质疑的,自然还是只有王凛了…… 不过她倒是真没有半点找茬的意思,相反,她看向凌默的眼神中,还颇有点可怜兮兮的意思…… “混蛋!不要在这个时候丢下我啊!夏娜她们也就算了,新来的这个一直用莫名诡异的眼神盯着我啊!刚刚问我是谁的时候,明摆着还有一句能不能吃没问出口来着!” 大概是王凛的一番无声咆哮起到了效果,凌默瞥了她一眼后,便在原地坐了下来:“那我呆在这儿,”话音未落,他又补上了一句,“没事别烦我啊。” “切!” 王凛一愣,然后重重地哼了一声。 什么人啊!好像我稀得理你似的! “想当初本小姐眼里根本就没有你!欸,不对。现在也没有你!” 不过心里虽然不爽,但她的身体却已经老实地蹲在了凌默身边。然后不甘示弱地和于诗然继续大眼瞪小眼。这小女孩再凶,总不会打她的屁股…… 夏娜对王凛的关注已经转移到了凌默身上,不过盯着凌默看了两眼后,她突然又心中一动,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叶恋。 原本应该在挑拣树枝的叶恋此时正呆呆地望着凌默,手上的动作也无意识地放慢了不少。她的表情也有些奇特,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但又好像有些茫然似的。 一看到这幕。夏娜顿时轻声地叹了口气:“唉……嗯?学姐?” “感觉你叹气的时候跟我们不一样呢。”李雅琳角度诡异地将脑袋从她肩膀后探了出来,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夏娜扭头问道。 李雅琳咬着手指想了想,突然笑着说道:“多了些什么吧,虽然和凌默还有些不同,但已经很接近了。” “情绪吗?”夏娜立刻恍然道。 可一旁的李雅琳却已经自顾自地接着说道:“你跟凌默这么相似,该不是也能做到生孩子这种事吧……”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夏娜无语道。 不过此时只有叶恋注意到,闭着眼看似在养神的凌默。此时居然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只是在盯着他的脸看了两秒后,这名女丧尸就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如同受惊般地捂住了领口,立刻转过了身去。她按着自己的心脏,体会着那种加速跳动的感觉…… “为什么……会……” 这种感觉,和猎杀时的兴奋。似乎不太一样…… …… 记忆中,似乎有个身影渐渐清晰了起来…… 昏暗的房间内,那个少年静静地坐在角落里。 可当她走向这少年时,对方却突然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丫头。你猜看金鱼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要不要我教你?” “唔……不要!” “切,被看出来了吗……” “因为你每次都欺负我。” …… “丫头。看过星星吗?”阳台上,少年夹着根烟坐在地板上,抬头看着夜空。 “好像吧……不过忘记了。好可惜呢,现在很少能看到星星了。” “是啊,我也忘记了。有些记忆,经历的时候明明很美,可时间一长,就不知不觉地忘掉了……” 这个时候的少年,让少女感受到了一丝不同。 也许……他很孤独吧? 可是,他平时明明很开心啊……乐此不疲地逗弄着她,总是莫名其妙地做出一些让她捧腹的事情…… 是不想让身边的人觉得有负担吧?还是说,他也是想让自身轻松一点呢? “时间很讨厌吧?不过,我觉得我不会忘掉的!”少女突然肯定地说道。 少年顿时低下头来,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啊?” “我说,我不会忘记你的!”少女郑重地说完后,又急急忙忙地抬起头来,“当然还有爸妈啦,蛋糕的味道啦,啊,对了对了,还有那几本小说!嗯……大概还有几首歌吧!这么一想,不想忘记的事情好多啊……” 不断叙说的过程中,少女一直盯着天空。 但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少年的视线一直停在自己的脸上。 这让她的耳根开始渐渐发热,脸颊也似乎变得滚烫了……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变得很慢,周围也一下子变得很静…… “不早了,我回去啦。”少女突然拍了拍裙子站了起来,急急忙忙地说道。 “哦,我送你。”少年顿时惊醒。 “不用啦,我下周再来。” “呃……记得给我带饭啊!” 匆忙走到门边的少女顿时身形一滞:“饿死你!” 直到关闭房门时,她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对方的轻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少女闷闷地想道。 …… “是啊,就是那种……笑声……” 荒野中,叶恋悄悄地抬起头来,学着记忆中那个少女的样子,静静地望向了天空。 大灾变后,看不到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也看不到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但在那倒垂的黑色天幕上,却有无数闪耀的星光点缀其中…… “这就是……星空吧。”叶恋喃喃地自语道。 然而美景之下,却是无休无止的杀戮,以及冲天的血腥之气…… 不过这种感觉刚刚升起,就在注视着凌默的过程中消失了。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能让人觉得轻松不少啊……活着,本来就不该是一件沉重的事情吧?不管是对于人类,还是对于丧尸来说…… 但这么“高深”的问题可不是叶恋能想明白的,因此她在皱眉扯了两下树枝后,就果断地放弃了这个复杂的念头。随后她眼中的思索之色也渐渐消失,再次化为了一片茫然。 只是在接着挑拣之前,她嘴里又轻轻地念了一句:“嗯,这段也要记下来!” …… 闭眼的凌默此时已经将注意力重回了尸偶身上,虽然从杨眉那里探听到了齐天意的住处,但在此之前,如何选择埋伏地点却也是个问题。 首先这个地方必须得在会议室和齐天意的住所之间,其次还得躲过摄像头,最好还是某个无人经过的死角……总的来说,难度很高。 尸偶先是找到了会议室,然后一路尽可能装作自然地走向了齐天意所在的位置,同时在途中尽力地观察了起来。差不多选定了几个点后,他又大着胆子接近了那处住所。 刚一拐弯,凌默就看见了好几个来回徘徊的人影,且全都荷枪实弹。 猎鹰的炮灰团主要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就是像小队长这样参与第二营地事宜的,另一部分则只负责对猎鹰高级成员的保护。像齐天意这样身份特殊的成员,所获得的警备力量也和大队长大有不同。 而这里显然也不是他能随便编个借口靠近的地方,恐怕就连贸然现身都会遭致警惕和盘查。 所以凌默只是贴在墙角偷偷地观望起来,同时在脑海中回忆着刚才所经路线的一切细节之处。 “动手的机会大概有三次,但对方既然能成为毁灭的队长,估计实力也差不了哪儿去。一旦耽搁久了,很可能导致更麻烦的事情出现……所以,一次定胜负!” 凌默暗自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