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丧尸间的相处也不容易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六十一章 丧尸间的相处也不容易啊

大约半小时后,卫生间的房门再次打开了。 这一次走出来时,尸偶的神态已经有了明显的不同……更为锐利的目光,以及更加僵硬的脸庞……将更多的病毒集中到下半身后,头部也就只能落个这样的结果了。 从现状来看,凌默还是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 只是大师球虽然能将病毒抽出来,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种通过中介达成的血液交换罢了。受到感染的细胞不会因此被净化,感染者也不会重新回到人类阵营。即便大师球将尸偶的全身血液抽干而不归还,这具身体也只会作为丧尸而死去。 一旦感染,就不可逆转……这是病毒带来的一条铁律。 “说起来,他们也该到了吧?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追杀……总之不管有没有,都要通过这种办法将第二营地暂时隔离起来,不允许更多的猎鹰成员靠近。” 凌默感受了一下袖子里藏着的匕首,脚步则已经彻底从卫生间迈了出去:“也只有这种地方,才会半个小时都不见有人上厕所啊……是厕所太多了还是人太少了?” …… 当凌默的本体还在各种扯淡的同时,铁丝网外,叶恋一行已经开始了动作。 相比起凌默,她们行动的难度要高得多…… 首先要避开探照灯,抓住两道光束交叉后的瞬间,其次还得避开巡逻队。 经过耐心的观察后,这两点规律都已经被她们牢牢地掌握住了。 “好了。巡逻队已经过去三分钟了,现在即便他们往回望。也不可能看到我们了。接下来要等的,就只有探照灯了……” 草丛内,夏娜紧紧地盯着前方,冷静地计算道:“五……三……now!” “噗!” 正要冲出去的王凛顿时往前一栽,而另外两道身影却已经从她身边蹿了出去。 以叶恋和李雅琳的弹跳能力,这两女几乎是在光束交错的瞬间就已经跃出了十几米远,眨眼之后这两只女丧尸已经出现在了铁丝网外的陷阱边。 嗖! 两根树枝同时从她们手中飞出,“嗡”一声准确地插在了对面。 “要注意不能碰到下面的钢筋。否则很可能会立即触动打火装置……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要小心为上……”李雅琳的嘴里断断续续地念道。 和她相比,叶恋就显得安静多了,不过从冲出的那一刻起,她的神情就变得冷漠了许多……同时她的投掷速度也明显地超过了李雅琳,准确度也达到了一种十分惊人的程度。两人同时投掷的情况下,她竟能通过瞳孔的不断收缩进行极为恐怖的角度判断。使得自己所掷出的树枝既能钻过那层层叠叠的影子,又能以极强的力量命中。 短短几秒钟内,数根树枝接连不断地激射而出,速度之快,精度之准,都令人咋舌。 而这类经过变异后的树枝硬度虽高。却布满了毒性。也只有像她们这样的女丧尸才能无所畏惧地进行投掷,像王凛这样非要来帮忙的,也得必须戴着手套才行。 至于选择这种复杂的方式,也是因为凌默所交代的谨慎…… 铁丝网是不通电的,但一旦爬上去。就很可能吸引到瞭望塔上的目光…… 太危险了!不符合安全第一的优良思想。 “切,人类做什么事都很小心。虽然我也有小心的一面。不过再进化的话,”夏娜刚感慨了一句,就突然注意到了王凛。 见对方撑着帽檐郁闷地爬起来,夏娜顿时颇为无情地说道:“啧啧,都说这种活动不适合你了……” 王凛双肩一抖,回头怒道:“还不都是你!前半句明明还很正经,后面突然拔高了音调冒出句英文是什么情况啊!” “借口。”夏娜翻着白眼说道。 不过在她扭头的同时,一个血红色的身影却悄悄地从她肩后钻了出来,盯着王凛得意地笑了起来…… “之前刚有点安慰,现在就被一扫而空了……”王凛眼角直抽地盯着夏娜看了两眼,然后抱着脑袋转过了头去,“果然不能跟她长久相处啊!” 当然她的哀嚎声,也只有她自己才听得见了…… 只是她同样看不到的是,那个看着她的血红色影子在她转头的瞬间就没了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迷茫和担忧。 夏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然后猛地握紧了。 伴随着这股强大的力量,夏娜心中所体会到的,却是另一种滋味。 “娜娜是把她当妹妹的吧?那么……我呢?对于纯粹的丧尸来说,和人类间的感情,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呢……如果没有限制,我会攻击她吗……如果继续进化,我还会有这种疑问吗?我不知……啊!时间到了!赶紧回来!” 血影一晃而过,夏娜的表情也立刻恢复了原状,嘴里也立刻低声喊了起来。 “嘻嘻,再来两次的话,就能插得差不多了!” 李雅琳“嗖”一下回到了草丛中,且诡异地保持着继续看向前方的姿势,说道。 王凛转头看了她和叶恋一眼,然后举起了夜视望远镜。 几秒钟后,她的眉毛顿时抖了两下…… 最长不过半米左右的树枝,自然是无法越过宽度达五米的沟壑的。但在叶恋和李雅琳的疯狂投掷下,这些树枝竟然连在了一起……第一根扎在沟壑上,第二根则扎在第一根的尾部……如果只是这样,那王凛还不会太动容,可绝无错漏,这一点就太可怕了! “实力……不光是实力,还有恐怖的配合能力……不过,姐夫是对的,不能随意地放任她们,哪怕没有见血,只是扔树枝,都能看出她们的兴奋……” 王凛偷偷瞟了身边的女丧尸一眼,尽管表情不变,可她们的眼神却不同了…… “不过只是杀普通人的话,应该是不会引起这种变化的吧?越是有难度,越是有挑战性的事情,越容易激发她们……类似的情况还有现在这样,做的事情有意思,所以她们乐意去做。总觉得……她们的本性太统一了,这一点好奇……啊!” 突然哀叫了一声的王凛猛地回过头去,却正好看见了凌默那张笑容满面,但在她看来却极度欠扁的脸。只是对于这位姐夫,她实在是有些畏惧。 此外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居高临下,傲气十足的小女孩…… 两女的视线刚一对上,这小女孩就叉腰扭头道:“这就是那个愚蠢的人类啊……” 王凛顿时一愣。 “我是过来待命的。” 于诗然一看见夏娜,就立刻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刚刚叉腰的姿势也马上放弃了:“夏娜姐……还有叶恋姐……” 只是等看到李雅琳的时候,她又变作了一副敌意满满的样子:“哼……” “丧尸之间的相处也不简单啊……”凌默有些头疼地想道。 他略感同情地看了王凛一样,她一个人类非要呆在丧尸堆里,能愉快得了吗…… “等等,我刚刚好像无意识地否定了什么……” 这时王凛也总算回过神来,狠狠地瞪了于诗然一眼,说道:“我叫王凛!” “于……”丧尸萝莉下意识给了个白眼,但在自我介绍时却不由自主地卡壳了,“于诗然。” “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吗?” “愚蠢!我只是把它丢到了无用的范围内!” “你敢再说一次我就把你丢到草丛里喂狼啊!” “试试看啊,看看是我吃狼还是狼吃我啊!” “这就吵起来了?”凌默目瞪口呆地想道,“真是……有胆量。不过话说回来,这只是个小女孩,犯得着这么较劲吗……” 而且王凛并不知道,在她身后不远处,还有一只巨大的脑袋正在好奇地对着她晃来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