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经验丰富的特殊“专家”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五十九章 经验丰富的特殊“专家”

在凌默思索的过程中,大队长一直神色复杂地注视着他……虽然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这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反而让他更忌惮了。 “奇怪,这种事情基本人人皆知,他为什么还要问得那么详细?难道是……”大队长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恍然大悟,“是了!是为了试探我!虽然手法出人意料地低级,但说不定这也他的计策之一!特地以此来降低我的警惕心,一旦我没有尽心回答,就会对我下杀手……” 想到这里,大队长心中一阵后怕:“这人在我手底下潜藏极深,即便现在回想起来,我对他的印象还是只有超低的存在感以及讨好的态度而已……而且这已经是我回想的极限了!做人能够伪装到这个地步,只能用凶残二字才足以形容……” 事实上,如果今天换作是凌默的本体前来制住他,这位大队长的心底说不定还会存在着一些反抗之心,至少会积极地寻找脱身或者报信的方法,言谈间也会多有隐瞒……可眼前这人却偏偏是他的小队长,他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了多少,也不知道这人还有没有同伙…… 如果有的话,也许对方知道的事情就不仅仅限于小队长级别了。 在他看来,既然对方敢于动手,那一定是经过详细谋划的。说不定今晚,就是第二营地决定动手的时间…… “还有两个问题呢?接着说。”凌默开口道。 “态度是吧?态度……这个得从两方面说起了,因为现在营地内部的意见分为了两派。一派以苏总参谋为主,她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另一派就是王参谋和大部分核心成员了。他们的办法更激进一点。要求的也更多……如果第二营地不同意的话。可能会打起来的吧。而且目前看来,王参谋占据主导的可能性要高得多,因为第二营地的自身实力不足,仅此一点就让很多人蠢蠢欲动了。” 暗自分析后的大队长变得自觉了不少,他绞尽脑汁地将自己听来的情况都说了出来:“第二营地占据优势的只有空中力量,但这份力量在对抗猎鹰的时候根本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无论是x城还是a市,王参谋都已经提前开辟出了供人躲避以及存放物资的地下停车场,即便他们不顾消耗进行空中轰炸。那也得找得到目标才行……” “那地面建筑呢?”凌默问道。 “这个就更不可能了。”大队长很笃定地说道,但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凌默感觉到了一丝寒意,“王参谋对此可是很有信心的,他说,就算他们毫无防备,第二营地也不敢打……” “不敢打……应该不是虚张声势。”凌默暗自想道。 大队长小心翼翼地接着说道:“态度方面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至于进展……这个真不是我能知道的事情啊!从表面来看,进展也就现在这样了,王参谋那边还算克制……” “克制?”凌默心中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这人要真的克制,就不会迫不及待地对他下套了。 在这座营地内。一定存在着一双躲藏在暗处偷窥的眼睛……他能掌握到第二营地的情况,能配合猎鹰做出各种计划。而那个人。大概就是埋藏得最深的一根钉子…… “说起来,他只是为了给我下套吗?总感觉,他没有尽全力的样子……” 一边想着,凌默一边握紧了拳头。 “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能不能……” 大队长刚挤出一丝笑容,一股剧痛就突然从鼻子上传来。 随着一股温热的液体飚出,他眼前的一切也跟着变得恍惚起来。 “混……混蛋啊……” 目送着大队长昏倒之后,凌默便毫不留情地拿起了胶布…… “五分钟了……” 杨眉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背在椅背后的双手则不断地扭动着。 “可恶,怎么会捆得这么紧!而且越是挣扎,就收得越紧……明明只是根普通的绳子而已!而且……他为什么要从我的这里还有那里绕过啊!正常人会这么捆吗!还有……我怎么会提不起力气的?每次刚要施展能力,脑袋就会莫名地晕一下……那人是个异能者吗?” 杨眉很羞愤,自从她试图挣扎开始,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不断从她的“这里还有那里”袭来。可即便停止挣扎,那种感觉也不会因此消失……如今想想,这么恐怖的捆绑方式,他竟然在不到十秒的时间内就完成了…… “这是一个从业经验极其丰富的职业变态!”一想到这点,杨眉就忍不住紧张起来。而凌默将她和大队长分开,且先进入里间的行为,也被她理解为了“你先好好的享受下吧,嘿嘿嘿嘿……”这种情况。 一想到自己竟然只身一人两次跑来试探一个变态,杨眉就浑身发凉…… “救……救命……”颤抖中发出的呼声,却在通过胶布时变成了无力凄凉的“呜呜”声…… 但这名倒霉的女秘书哪里知道,凌默的捆绑技巧可是跟一只首领级丧尸学来的……按那只丧尸的话来说:“区区人类怎么可能挣脱我的绳索啊!真是天真!” 不过就连那只女丧尸自己都没想到,在不断被捆的过程中,凌默竟然也学会了类似的技能…… “嗤……”转身准备开门的凌默突然顿了一下,且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又赶紧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了很多黑历史……嘁,人类终有逆袭时,一时的被压算得了什么……” 只是刚自我安慰了两句,凌默的本体就情不自禁地别过头去,泪流满面地想道:“但是让我一个控制系的异能者去力压三只不断进化的丧尸,这难度真的好高啊!” 当然这种情绪是不会在尸偶脸上反应出来的,所以当凌默开门时,已经熟悉了黑暗的杨眉所看到的,仍旧是一张僵硬无表情的脸…… “呜呜!”杨眉惊恐地前后晃动起来,可她刚要完成这个动作,眼前就不受控制地黑了一下。随即强烈的刺激感又再度出现,顿时让她惊醒了过来。 “呜……”杨眉眼角含泪,作为一名地位还算不低的中层人员,她平时所展现出的形象一直是知性优雅,淡定自若的……但这份气质此时已经因为“变态”二字而被完全摧毁了,她望着凌默,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各种场景。 “他会把我吊起来吗?会一点点虐杀我吗?会……啊!!!” 当凌默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这位秘书已经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给吓傻了…… “哟,跟踪狂。” 凌默随意地在她面前坐了下来,打招呼道。 “呜呜呜!”杨眉畏惧地缩了起来。 “呃……”看清了这女人泪眼婆娑,受惊过度的样子,凌默顿时有些愕然。 “我还什么都没做吧?不过算了,吓成这样也就不用我拿刀了……” 话是这么说,但凌默还是轻轻地掂了掂匕首,冷冷地说道:“几个问题,回答错误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呜!”杨眉迫不及待地点头。 “意想不到的配合嘛……”凌默有些意外地想道。 几分钟后,当他站起身时,这间房内又多出了一个晕过去的人。 “互相印证的情况下,大抵可以得出这些信息都是真实的结论。不过……”凌默低头看了一眼在昏迷中犹自发抖的杨眉,有些头疼地想道,“即便再怎么拖延,可能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吧……没想到她之后居然还要开会。那种场合……算了,我去的话大概会露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