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指向心脏的钉子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五十五章 指向心脏的钉子

行走间,凌默已经操控着小队长来到了三楼。 靠一包手纸暂时甩开了杨眉后,他立刻就将速度加快了不少。 从结果来看,下次那女人再来,大概就没那么好应付了…… 根据他的猜测,留在这幢楼内的猎鹰成员应该不会太多,且大概分为了两类人。 一类是像杨眉这样实力诡异,有一定威胁能力的人,另一类则是像小队长这样,基本上可以称作“炮灰”的酱油人士。以炮灰做掩饰,来安插真正有作用的钉子,这就是猎鹰明面上的做法。 这种局势连他都能看出来,更别提身在漩涡中的第二营地了。 即便他们迫于形势暂时接受了猎鹰的做法,但就宇文轩的性格而言,他也不会同意太多钉子插在自己的地盘上。 所以这里的炮灰可能是多了点,但像杨眉这样的钉子却绝对不多。 这么一分析,凌默的情绪也顿时镇定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那个偷窥狂是从哪儿看出问题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还只是怀疑和试探阶段,不大可能会对我做出什么……说起来还真是麻烦啊,这才刚进来就被盯上了,果然是风雨欲来,气氛紧张……”凌默胡思乱想道。 这样一来,指望这些猎鹰会大意的可能性也就不高了…… “反过来想,他们还能保持着这种平衡,说明局面还没有糟糕到分分钟决一死战的地步……” 凌默一边顺着走廊往前走。一边在“自己”身上搜索了起来。 他原本是把自个儿当情报人员看的,可现在看来一定的自保能力也得具备点才行。 不过他真正的后招还不是这个。而是躲在帽子里的那只大师球…… “但能够不用的话,还是尽量不要用吧。打草惊蛇,以后再用的时候效果就差了……” 这小队长虽然只是炮灰,但身上的装备却还是挺全的。 除了一包被他用作套交情的香烟外,这人身上还有一把战术匕首,一把手枪,以及两个弹匣。 一般幸存者看到枪支的感受,必然会是愉悦。但凌默却是瞬间沉默了下来。 几秒后,他狠狠地捏紧了那把枪,心中怒吼道:“有个屁用啊!” 接着他还抬头看了看这狭窄的走廊……“在这种地方贸然开枪,没准儿一个不好把自己给弄死了……” 射击天赋这种东西真的只能叫做硬伤,而这名小队长本身的实力除了射击外,大概就只有这具明显经过训练的强壮身体了。 “和普通丧尸比起来还差了不少,但勉强能跟上我的神经反应速度了。” 凌默索性将那把匕首放到了袖子里。这样只要轻轻一抖,就能将匕首拿到手里。 准备完毕后,凌默就慢慢地贴向了走廊的一边,顶着那张扑克脸拐了个弯。 “站住!”两名警卫挡在了前面。 这两人穿着和小队长类似,缺的只有个肩章。 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凌默就做出了判断。 俩炮灰…… “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人冷着脸问道。他的手按在了腰间。大有警告之意。 毕竟都是猎鹰成员,他们对待凌默的态度倒是要温和得多,没有动不动就拿枪对着的意思。 凌默越过他朝后面看了一眼,他能闻到这里聚集了较多的人类气息,所以才会来这里碰碰运气。 不过现在看来。要接近那些气息却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那个杨眉倒是落单的,可惜这小队长根本打不过她……” 凌默有些怅然。他想了想,突然开口道:“我有事报告。” 没错,就是这句! 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这句话都堪称毫无破绽! 运气好的话,他就能被带到小队长的上司面前。 即便他运气较差,找错了地方,那也顶多不过是被撵回去。 “就凭你还想越级报告?赶紧回去,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如此云云。 说不定在对方的言谈中,他还能直接听到和上司所在地有关的信息! “杨眉是秘书级的,我打不过……但总不至于大队长级别的我也打不过吧!”凌默暗自思索道。 果不其然,这两名警卫互相看了一眼后,便松开了按着枪的手。 之前说话的那人也似乎松懈了不少,往旁边一站后便说道:“过去吧,记住不要乱闯。”说着,他的眼神就瞟向了其中一间房门。 凌默一直注意着这两人的举动,此时立刻跟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 是那间! 即便不是,他也还有应对的办法…… 总之,这下是进去了! 凌默心中一喜,冲这两人点了点头之后,便目不斜视地朝走廊内走去。 “等等!” 这时,另一名警卫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凌默一愣,慢慢回过头去,仍旧面色如常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那人挥了挥手:“下次别这么晚了,要遵守规定。” 原来如此!凌默顿时明白了这两人之前拦截的意思…… 潜台词大抵就是:人都下班了你还来干嘛啊! 不过他那认真的“表情”以及万能的台词,却成功换来了一次进入的机会…… 这两个都是好人啊! 凌默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径直朝着那间房走了过去。 途中他经过了两间房,并且闻到了大约三个人类的气息…… “一房间顶多住了两人,这么算来……” 凌默暗暗计算了一番,得出了结论:“十人左右……这个人数,大概也就是宇文轩的底线所在了吧。” “这里……只有一个人!” 站在房门前,凌默轻轻吸了吸鼻子,嘴角僵硬地动了一下。 一人好啊…… “咚咚!” 随着房门敲响,里面也立刻传出了一个有些疲惫的声音:“进来吧……” 凌默伸手握住了门把手,眼中微不可见地闪过了一丝血色…… …… “卧槽!” 荒野中,凌默的本体突然一把按住了胸口。 他的眼前似乎恍惚了一下,同时心脏也猛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就像是冥冥中有只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胸腔内,然后轻轻地捏住了那颗心脏一般…… 尽管在剧烈地跳动,但却有一种诡异的沉重感。 而在恍惚中,凌默觉得自己的耳朵里似乎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小女孩的笑声。 这笑声中充满了阴冷,血腥,只是听声音,仿佛都能看见无数支离破碎的尸体,以及溅得到处都是的鲜血…… “嘻嘻。” 这声音来得太突然,却又太清晰了…… 凌默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然后猛地喘了两口气。 蜘蛛女皇…… “可我一直压制很久了,为什么这时候突然……” 一股淡淡的不安感悄然浮现,凌默抬头看着周围影影绰绰的黑影,陡然间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了!” 小白翻起黑眼圈懒洋洋地看了凌默一眼,嘴里哼唧道:“咩咕……” 于诗然则继续对着藏在自己脑子里的黑丝跳脚,甚至不断地变化着方位跟“自己”来来回回地吵架……但此时她也突然停了下来,既好奇又疑惑地看向了凌默。 远处的另一处草丛内,正盯着机场的叶恋三女突然都震了一下。 她们不约而同地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叶恋才茫然地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尽管只是一种模糊的感应,但…… “凌哥身上,该不是有什么变化吧?”夏娜忽然喃喃地说道。 而王凛虽然毫无反应,但眼角瞥见夏娜的神情时,她也突然感觉心跳顿了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吗?” 王凛转过头去,遥遥地望向了身后。 无边无际的草丛遮挡住了她的视线,但她能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凌默就在某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