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错误的概念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五十一章 错误的概念

一条狭窄的小巷内,一名面色惊恐的青年正在疯狂地向前狂奔着。 几只丧尸紧跟其后,疯狂的红眼死死地盯着这只猎物,嘴里不断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吼声。 “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青年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物,头发乱七八糟地贴在脸上,表情中充满了绝望与惊恐。 他不断地将那些停放在这里的电动车推翻,可对于丧尸来说,这种举动却根本起不到任何阻挡的效果。 就连他手中紧紧捏着的一条染血的口袋也被他砸向了后面,一包干粮从口袋的缝隙中掉出,下一刻就被一只丧尸的脚掌踩成了碎渣。 “救命啊!谁能救救我!我不想被吃掉,真的不想啊……” 青年的脸上全是泪水,就在这时,他突然脚下一软,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向前栽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然而他却顾不得疼痛,一边疯狂地大叫着,一边连滚带爬地想要站起来。 “啊啊啊!” 可他刚撑起身体,一股大力就突然从脚踝处传来。 青年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双手不顾一切地在地上抓挠着。 他心神一片空白,唯独回响着一句话:“不要!我不想死!” 可在此过程中,他却已经模糊地感觉到,好几只手已经碰到了他…… “我不想死啊!” 随着一声嘶吼,一股精神力突然从他的脑海中涌出。 那几只丧尸刚扑倒这青年身上,却猛地身体一震。眼神也一下子变得茫然起来…… “噗通!” 连续几声闷响传来。这青年还保持着挣扎的姿势。而在他身边,却多出了几只如同植物人一般的丧尸…… 青年瞳孔发散,全身都在不由自主地哆嗦着,口中还在无意识地念道:“我不想死……我连那种事都做了,我真的不想死……” …… “啊!!哥,救我!哥!” 门缝中,一只手伸了出来,死死地抓住了门框。 后面则是一张恐慌至极的苍白脸庞。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她崩溃地大哭着,拼命地想要从门缝里挤出来。 可这扇门却被一名青年用力地拉住了,他瞪大眼睛看着门缝里,全身似乎都已经麻木了。 他看的不是这少女,而是少女身后的那个人影。 “啊!” 少女再次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她的另一条手臂已经被用力撕下,可是在求生的**下,她的手却仍旧抓在门框上。 飞溅的鲜血让青年整个人哆嗦了一下,眼看着那人影猛地往前一扑。他几乎是下意识地、重重地将房门一把关上了。 指头被压烂的闷响声顿时传来,同时响起的。还有少女绝望的叫声…… “我……我只是……我不想死……” 青年呆呆地望着房门,一丝丝鲜血从门缝中缓缓流出,后面的叫声却已经慢慢消失了。 “嘭!” 当一声巨响猛地从门上传来时,这青年终于忍不住抓住了自己的领口,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声:“啊啊啊!” …… “我只是不想死……如果能拿到凌默的秘密,我就不用怕丧尸了……但是为什么,我拿不到……为什么……” …… 在凌默的吞噬下,青年的眼神中露出了茫然,身体也不断地抽搐了起来。 他的反抗正在逐层削弱,甚至比起眼镜男来说还要弱上一些…… “有强烈的求生意志,有对丧尸的深深恐惧,这两种情绪组合在一起后,让他拥有了强大的精神力……但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他的本能反抗很弱。他……很心虚啊。” 凌默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小声说道:“因为你错了,就算你得到了这个秘密,你们也用不了……我跟你不一样,我没有放弃,哪怕她变成了丧尸,我也没有放弃……” 青年再次震了一下,最后一丝抵抗也随之烟消云散。 “你没放弃……” …… 几天后,凌默一行人离开了这幢民房。 在离开之前,凌默在这里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还留下了他的几滴血迹。 老郑跟在后面,不时有些疑惑地看向凌默。 虽然只是几天时间,可是他却隐隐地感觉到凌默身上似乎有些不同了…… 但具体的区别在哪儿,他却说不出来。 不光是他,就连像王凛这样并非精神系异能者的人,都模模糊糊地有了察觉。 “凌默……” 在回到大路的一刻,老郑终于神色复杂地开口了:“之后,我不会再动手了……” “就算我会跟你一起回到第二营地,但是你们跟猎鹰之间的事情,我不能再参与了。”老郑有些纠结地说道,“我背后代表的,是中部营地……” “嗯,”凌默点了点头,补充道,“反正一个人也左右不了战局嘛。” 老郑脸上的纠结顿时一扫而空:“要不要这么直接啊!就算人再少好歹也是代表了中部营地啊!这里面的重要意义你到底懂不懂啊……” 王凛推了一下帽子,说道:“反正我会参与的。” “我也……”蓝蓝刚一开口,就瘪着嘴耸了耸肩,“算啦,我打不过。” 凌默笑了一下:“其实这里面,有个概念一直都错了。” “什么意思?”王凛好奇地问道。 老郑则愣了一下,同样疑惑地看向凌默。 只有夏娜捏着下巴想了想,突然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啊,我明白了。错误的概念,说的是‘猎鹰’这个词吧?” “猎鹰……对啊!”老郑也恍然大悟地说道,“因为他们针对的是你和第二营地,所以我们下意识地觉得对手就是猎鹰……但实际上……” “实际上,我们的对手只是猎鹰的一部分。他们手里也许掌握着许多核心力量,可终究不能完全地代表猎鹰呢……”夏娜接着说道,“所以他们要用诡计,要使用抓捕计划,而不是倾巢而出……就连准备的支援,也只是半支队伍。另外第二营地到现在都没跟他们真正开战,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所以,局势虽然很严峻,但也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糟糕。” 凌默总结道。 这些信息,正是他从眼镜男和青年的记忆中得到的。 不过除了这些以外,他更大的收获,却是那种激发潜能的手段…… “可惜青年他们得到的都不是完整的方法,真正的完全版,是掌握在那个王参谋的手里……激发潜能,对那些异能者来说算是一种提升能力的手段,但对我来说,却能把我身体内的病毒最大化的利用起来。而且这一招,可能还对叶恋她们有用处……所谓的激发潜能,其实就是通过某种方法刺激体内的病毒……” 凌默心中想道:“他想要我的秘密,我也想要他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王凛突然问道,“就算对方不能完全代表猎鹰,但是也左右着猎鹰大半的动向吧?所以我们要面对的,不就是大半只猎鹰吗?” “那也只是一只鸟啊。”李雅琳突然开口道。 她一开口,众人都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错,虽然我们看上去差距很大,可我每次都能全力以赴,他呢?”凌默也跟着露出了笑容,他转过头去,朝着猎鹰的方向望了过去,嘴角渐渐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时,叶恋的声音突然弱弱地响起:“凌哥,你……你好像看错方向了。” “呃……” …… 滴滴滴…… 第二营地内,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懒洋洋地掏出了一只联络器。 “喂……” 但刚一开口,这名男子的神色就出现了变化。 一分多钟后,当他放下联络器时,他的表情已经彻底阴沉了下去。 “凌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