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来自对手的强力感应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三十八章 来自对手的强力感应

随着青年的视线移开,那扇黑漆漆的窗户后顿时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喘息。 “好险……” 凌默的尸偶紧贴在窗户的一侧,正用眼角余光瞟着窗外。从他的角度望出去,只能隐约地看见几个站在马路上警戒的身影,而其他毁灭队员却已经不见了踪迹。 “是已经进来了吗?”凌默心中想道。 老郑等人的描述果然没有夸大,甚至……还说得简单了一点。 只有凌默才最清楚,那名青年的感应能力,绝对是他所见过最强的! 他刚刚甚至都还没有完全露头,就已经感应到一股精神能量锁定了自己。要不是仗着身为丧尸及时收敛了气息,他现在说不定已经被发现了。而当对方抬头的时候,他就已经彻底隐藏了起来,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有些心惊肉跳……在对方看过来的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到那束目光化作了实质一般,径直地穿透了墙壁…… 敏锐!凌厉! 而能够给人带来同样感觉的,目前就只有他自己所拥有的精神触手了…… 不过触手毕竟不是真正的精神异能,它的作用只是将用于操控的精神能量转为了攻击用途,在感应力上其实并不出色。 “而且……这个人明明没有进入濒死状态,可当他施展异能的时候,却还是给了我类似的感觉……另外光是那一眼,也无法判断出他到底是什么异能,目前可以排除的,就只有幻觉型而已……” 当凌默迈出房门的同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也从楼梯口的方向传了上来。 “既然你们想找我,那我就来提前打个招呼好了。” 刚刚体会到的那种感觉,实际上也让凌默的心中隐隐泛起了一丝期待……他很想知道,和这个被大型营地精心培养出的精英比起来,他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在没有叶恋她们的帮助下。单凭他自己开发出的这些精神异能,能不能和这人展开一场交锋…… “你们去上面吧,这层楼由我检查就可以了。”很快,一个平淡的男声从楼道内传来。 话音刚落,三个人影就拐进了这条走廊内。 走在前面的正是那名青年,在他身后则跟着两名毁灭队员。这三人的前进速度并不算快,除了那名青年外。其余两人都警惕地端着枪,冷静地接近着一扇扇房门,慢慢地向前摸索着。 三个人检查一层楼,就算耗时久一点,但最终所耽搁的时间也不过五六分钟罢了……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他们在十分钟后就会追上凌默一行人…… 从进入走廊开始。青年的视线就一直盯着那扇窗户所在的位置。 虽然并没有感应到什么,但那一瞬间的不舒服却已经被他牢牢地记下了。不过来到这里之后,他却没有急着靠拢过去。 “不管这里有没有问题,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青年默默想道。这份谨慎已经支撑他活到了现在,这会儿当然也不会丢掉。 “之前说他们没有离开,我自己都没当真……不过现在看来,却有必要考虑这种可能性了……” “谢副队。这里有人活着,不过醒不来……” “这儿也有……下手的人把力道控制得太好了……” 两名队员很快就找到了好几个活口,青年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将他们留在原地吧,这座镇子基本不存在丧尸,他们的性命不会受到威胁的。接着找……” “等等,这里有个人醒了。可能是被爆炸声弄醒的,但是还没完全恢复过来……”一名队员突然开口说道。 “想办法让他清醒点。”青年说道。 那人刚被扶起来,一泼凉水就已经浇到了他脸上,同时一股大力从人中的位置传来,顿时就让他睁开了眼睛。 他刚一恢复意识,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开口叫道:“别……别杀我啊!我……我也是爆破组的!” “喂。你冷静点!”那名队员阴沉着脸喊道。 这名秃顶成员又嚷了两句,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他惊魂未定地看了这三人一眼,吞了口唾沫道,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们是谁……” “七队的。”队员冷冰冰地答道。 “原来我还没死……”秃顶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没笑两声,他就突然哑住了,抬手指向前方道,“张……张组长呢?我明明看见他先我一步被打晕的……” “什么时候的事?”青年开口问道。 秃顶有些茫然地想了想,然后立刻看向了手腕:“大……大概快十分钟了……我记得不是很准确。” “是什么人打晕你们的?那个张组长又是谁?”青年又问道。 秃顶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起来,勉强保持着镇定道:“我……我没看清。对方速度太快了,只知道是个女性……她一出现,就站在了张组长面前,然后张组长就喊,我是爆破组的,我能帮你们,不要杀我……结果……结果张组长就被打晕了,再接着就轮到我了……” “那他现在去哪儿了?”青年目光闪烁了一下,这些信息对他来说很重要,这也是他选择先来这里查看的主要原因。就算这人不醒,他也会想办法弄醒几个,然后询问一些情况。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也是凌默会派尸偶来这里的原因…… “我不知道啊……”秃顶茫然地答道。 “谢副队,那人会不会醒来后自己跑了?”那名队员皱眉道。 秃顶又难看地笑了笑,说道:“不会的,张组长很胆小的,而且他只会搞炸弹,不敢自己跑的……不过……不过也说不准他是不是躲到外面去了……” “也有可能是打晕后带走了……”青年突然说道。 这里虽然有过爆炸的痕迹,但整幢楼的主体却没有受损……以那个眼镜男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做成这样。唯一的解释就是,凌默他们拥有了拆弹的能力…… 只不过他暂时还想不通这是怎么做到的,根据他的了解,这些爆破组成员并不知道埋设炸药的地点…… “那个眼镜的能力虽然不算强,可为人也算小心,只有将人打晕了,才能瞒过他的探测吧……”得到的信息太少,青年也只能如此分析道。 “既然你们来了,我……我就放心了。”秃顶赔笑道,不过看他那不安的眼神,就知道那个女性身影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那名一直扶着他的队员抬头看了青年一眼,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后,忽然冷笑了一声,问道:“你刚刚说,你也是爆破组的,是什么意思?” “什……什么意思……”秃顶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心虚,“没……没什么啊,我只是……我当时还不清醒……” “是吗?”队员讥讽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目光一凝。 噗! 随着一声轻响传来,秃顶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他难以置信地盯着这名队员,又将目光转向了那名青年。 队员果断地回手一抽,然后松开了秃顶的胳膊。 噗通! 秃顶再次跌回了地面,他一只手试图摸向自己的胸口,但最终却只是无力地挥动了两下,就睁着眼睛一动不动了。 队员在一旁的沙发上擦干了匕首上的血迹,回头不屑地看了那尸体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屋内的另外两个昏迷者:“他们把这些人留下来,是为了示威吗?” “谁知道呢……”另一名队员冷冷地说道。 “好了,先留着他们吧,这间房里应该也问不出其他信息了。至于这个秃顶,就一起算到凌默头上吧。”青年伸手拍了拍衣袖,似乎是为了将并不存在的血迹抹去一般,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