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悲伤的异能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三十二章 悲伤的异能

凌默这番平静的反应让眼镜男心中有些打鼓,加上刚才射击时出现的诡异现象,一时间竟让他感觉有些语塞了。 不过几秒钟后他又镇定了下来,扯了扯嘴角说道:“何必这么冷淡呢?我之前可是故意暴露了自己,才让你这么快找到这里来的。说起来,你不是应该感谢我才对吗?……你带来的那些人里,有那个拿枪的女孩吧?……她很好,居然真的能打中我……”眼镜男慢慢地举起了拿着遥控器的那只胳膊,嘴里顿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哼。 他满头冷汗地笑了笑,说道:“凌默,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分散开就能保证安全了?可惜啊可惜,你想得太简单了……我知道你能看见我,那这个东西你也能看见吧?” 眼镜男晃了晃手中的遥控器,恶狠狠地盯着凌默说道:“只要我按下去,这里就将立刻爆炸,而这一层楼将会被彻底炸塌。如果是在楼上安置炸弹,也许你们还有机会活着爬出去,可是在这里呢?这里可是最低层……怎么样,你要不要赌一下?” “你到底想说什么?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来跟我同归于尽的嘛。”凌默开口打断了他。 “同归于尽?哈哈哈……”眼镜男发疯似的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姓凌的,你看看我,我都快五十了……你知道我这样的人想要活下来有多难吗?”他的语气也突然变得有些怪异,就像是在平静中隐藏了一股强烈的激动之情,“灾难爆发前。我受人白眼!每天给人赔笑。讨好那些高高在上的客人!有时候在别人门口站了一整天。就为了推销一盒药品!不时还要被他们的子女赶出去……” “……呃,你卖药的对象该不是老年人吧?这么说你其实是个骗子吧喂!”凌默忍不住说道。 这种遭遇根本让人同情不起来啊! 不过眼镜男却仿佛已经进入了状态似的,继续癫狂地大叫道:“这世界变天后,我跟几个同事待在了一起。但我没想到,因为他们不敢出去找食物,所以连水都不肯分给我!你知道我那时候喝的什么吗?” “你不用告诉我……” “我喝的是尿!是尿啊!……后来他们终于撑不住了,决定去一家小超市碰运气……结果他们居然让我探路,说我年纪大了。能做的只有这个了。让我吸引丧尸出现,然后由他们击杀……这种鬼话你信吗!但是我没办法,我只能进去,我本来想着实在不行就让自己变异成丧尸的,可是我居然觉醒了异能啊……”眼镜男的声音忽然变得轻缓起来,“老天不想让我死……” 凌默微微皱起了眉头,他隐约地猜到了事情的发展……虽然对眼镜男的人生经历不感兴趣,但凌默并没有制止他说下去的意思。 眼镜男大喊大叫的同时,凌默正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以及旁边的那个笼子。他口中所说的炸药应该就在那个基座里,但威力究竟如何却是一个未知数。 另外他的异能也的确很难破解。除非一直全神贯注地盯着他,否则稍一走神。视线就会不由自主地飘到别的地方去…… “然后,我就很听话地把他们带进去了……他们一点都没有怀疑,因为连我都能活下来,他们这些年轻力壮的人又怎么会出事呢?嘿嘿,我到现在都忘不了他们当时的表情……充满了期待,兴奋,还有对于活下去的渴望……你看,每个人都是想活下去的,可是没人在乎我是不是也想活下去……” “所以,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让他们明白了这一点……看着这些人在丧尸面前疯狂地惨叫,而我却能安全地躲在旁边时,我心里真的是太高兴了!人人都无视我,不在意我,甚至践踏我,可是到了这种时候,他们却比我更脆弱!可能他们到死都没想明白吧?为什么我这个废物能活下去,他们却不能……哈哈哈哈……” 眼镜男大笑了几声,突然平静了下来,说道:“凌默,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以你现在的立场,应该也没有权利拒绝吧?比起直接杀死你,我更想看到你挣扎的样子。” 凌默沉默不语地看着他,心中则立刻思索了起来。 “我之前在他眼皮底下跑掉了,然后又在重重防范之下把他打成了光杆司令……别说他这种性格了,就算是我也会气炸的……至于他嘛,他应该是气疯了……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想杀了我……而这个所谓的游戏,应该就是他为我制订的击杀计划吧?既要灭了我,又要保证自己全身而退……”凌默盯着他看了两眼,缓缓开口道,“什么游戏?” 眼镜男的脸部突然清晰了一下,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三分钟吧……地点就是这里,大概二十米的范围内吧,看看你能在我的攻击下支撑多久。不过你最好不要动什么别的心思,如果我察觉到你的同伴有什么异动的话,我立刻就会按下这个遥控器!你也不想看到你的三个女朋友被活活地炸成肉酱吧?那样可就不漂亮了……” “原来如此,想让我打不还手啊……但是却没有以此要挟我自杀之类的,是不想让我为此拼命吗?”不知怎的,凌默总感觉这里面有些问题。他的视线在眼镜男身上扫了一下,又看向了那个铁笼…… “不对劲……炸药的存在确实让人受限,可是这人完全可以跑到出口附近,等我们下来后就立刻引爆……他说那一大堆废话,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的这种行为看起来合理一些……此外,也不排除他在故意地拖延时间……三分钟,为什么一定是三分钟呢……” 凌默皱着眉头,脑子里顿时思索了起来。全神贯注下,他的观察能力也比平时强了不少,但人心不同于线索,毕竟是最难看透的……但至少有一点!这人一定有什么顾忌! “忽略掉他所表现出的性格,单从他的行为来看这件事……既然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引爆炸药,那就说明这炸药的威力并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能够将楼房炸塌……这笼子是用来困人的,所安置的炸药量肯定有限,否则一旦爆炸,周围的猎鹰成员还怎么跑?”凌默心中一动,很快就想到了这个关键。 这个眼镜男虽然性格扭曲,但却很会通过语言来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甚至以此来转移凌默的注意力…… “只要凌默死了,那几个女孩就不是我的对手了。能勉强看见我的人,就只有凌默这一个……”眼镜男紧盯着凌默想道,他的视线也再次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个基座,脸上露出的笑容令人莫名胆寒,“就算他有怀疑,可是他不敢去赌……人都是这样,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就绝对不会去走极端,更何况是面对一个自己打不到的敌人呢……”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发现凌默突然退了两步,然后不动声色地贴在了一根柱子上。 “二十米是吗?如果你全力逃跑的话,说不定我还会费一番手脚,可是你居然给自己制订了一个牢笼……犯得着跟自己这么过不去吗?”凌默嘴角带笑地看着他,说道。 眼镜男小心地看了凌默一眼,随着对方的眼神骤然变得专注起来,他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你想干什么?当心我按……” “你不是早就已经按下去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