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被放大的情绪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二十七章 被放大的情绪

罗明的表情显得有些异常,自从凌默逃离后,他就一直处于一种心慌的状态。而这种感觉在经过了一下午的沉淀后,不仅没有出现半点减轻的迹象,反而更加严重了。他本身拥有的一种精神系异能让他对情绪的变化格外敏感,因此这股挥之不去的感觉已经开始让他有些烦躁了,他甚至想拿起枪来,将周围的一切都通通地打碎掉…… 就连张喜开口跟他说话,都被他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低声怒吼道:“我都说了,感觉!只是一种感觉!你要是不信我的直觉,就当我没说好了!” 张喜面无表情地看了罗明一眼,闷哼了一声后就移开了视线:“神经病。” 反倒是那个黄衣青年忍不住多看了罗明一眼,说道:“罗明的异能是叫做读心吧?虽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读心,但是却可以感受到别人的情绪,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掩饰自己的情绪和精神波动,所以这次的事情才会把他派过去……我想,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平时他可不常这样啊……” “不知道。”张喜冷冰冰地说道。他手腕轻轻一甩,那把枪就轻巧地在他手指上打了个转:“他们要是敢来,那最好不过,就怕他跟白天一样胆子小,一有机会就跑了……” 说完之后,他突然握住了枪柄,闪电般地往前一指,低声说道:“不过路口都有些把守,他们逃不出去。胆小鬼被逼急了,也有可能跳起来咬人的吧?到时候嘛,我就……嘭!”张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凶狠的笑容,“打爆他们的脑袋……” “不对……他说得不对……就算我曾经被他的眼神刺激过,也不应该一直这样啊?这到底是为什么……是因为队长的伤?还是他最后那个笑容?” 凌默在跳下去之前曾经冲着他们笑了笑,那一幕不光眼镜男看见了,罗明其实也瞥见了。不过和眼镜男、张喜他们的理解不同,罗明总觉得那笑容里好像还隐藏了什么……对了。是一种自信!一个打定主意要逃跑的胆小鬼,怎么可能露出那种笑容…… 但这种毫无根据的事情,也只有他自己才会相信了…… “我去抽根烟。”罗明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黄衣青年刚想阻止,就听张喜挥手说道:“让他去,免得他在这里唉声叹气。不过老实说,他越是紧张,我反而越是期待啊……” “你有本事说大话。你有本事上街去找啊!”罗明心中腹诽了一句,一边掏烟一边朝着门口走了过去,然而随着房门打开,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走廊里……好像有什么不对…… 门外一片昏暗,四周静悄悄的,几乎听不见半点声响。大部分房门都紧闭着。但在里面却或多或少地藏着一两个人,只要一有动静传出,他们就会立刻冲出来。这情景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不知为何,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却突然从罗明的心底蹿了上来。 这种感觉实际上是对他自身情绪的一种放大,但之所以会产生危机感,那一定是因为他潜意识里注意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这种特殊的异能在他以往面对丧尸的过程中。已经多次拯救了他的小命…… 所以张喜可以不信,但罗明却对自己的情绪反应深信不疑! “有问题……一定有什么问题……”一时间,罗明只听见了自己“嘭嘭”的心跳声。但张喜和黄衣青年还在说话,走廊内空无一人,一切都很正常…… “不对!这种正常……这根本就不是正常,而是……”正当罗明脸色大变,并且想要退回去的时候,一双眼睛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当中。 罗明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甚至没有看见对方出现的过程,就直接被人逼到了眼前。而在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里,透出的则是一股深深的淡漠,甚至是一丝寒意。就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人形猛兽似的…… 恐惧感顿时在他的心中疯狂地放大了,房间就在他的身后,张喜他们就坐在那儿!可他脑子里刚冒出一个念头。甚至连嘴巴都还没有张开,一股奇异的感觉就突然从他的胸口处传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然后呆呆地低下头…… 顺着那只白嫩的手掌,他看见了自己的心脏部位……随着一大滩黑血慢慢地从伤口中浸出来。罗明顿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抽走了。 “奇……奇怪……我什么时候这么弱了?至少……至少也让我挣扎一下啊……我只是……只是把你们带回来而已啊……”罗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心跳声……好像消失了…… 而在意识涣散之前,他看见的,却是一张精致的脸庞……也不知为什么,那张让人目不转睛的脸蛋上却仿佛闪过了一丝茫然之色,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睫毛轻颤中,她的眼神似乎也变得怪异起来…… “对了……我是见过她的……原来她这么厉害吗?原来……她厉害的不光是枪吗……”这是罗明的最后一个念头,随着眼前的人影突然消失,那根夹在他手指间的香烟也缓缓滑落了下去…… “……呵呵,是吗?”黄衣青年刚笑了两声,转头就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罗明。 当那根香烟掉到地上的时候,他顿时皱了皱眉头,然后对张喜说道:“喜哥,你不去问问?我看他今天真的有点不对……” 张喜黑着脸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真麻烦!平时就把自己弄得跟偶像剧主角一样一惊一乍,看见颗星星都要嚷嚷半天,感个冒就装得像是得绝症了,今天更过分了……既然能掩饰,干嘛不一直掩饰……” 他很少说这么多话,看来真是无语到极点了。张喜一边念着,一边没好气地靠在门边说道:“罗明!你要出去就赶紧出去,杵在这儿干嘛?那凌默到底有什么好怕的,那些故弄玄虚的玩意儿,你也信?既然跟我搭档,你就不能学着点……喂,说你呢!” 见罗明一动不动,张喜的心跳也突然漏了半拍,他的表情不由自主地变得凝重起来,嘴上虽然在骂,但动作却变得有些缓慢了。这一幕落在黄衣青年眼里,也让他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不过很快他又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陷阱没被触发,怎么会有事……呵呵……” “罗明!”张喜一把抓住了罗明的胳膊,他本想将对方往前推去,但在抓住罗明的一瞬间,他却猛地将对方给拽了过来。 罗明的身体立刻打了个转,他的半边身体撞在门上,脸上还凝固着一丝愕然的表情。而在他胸口处则多出了一大滩血迹,心脏处隐约可见五个洞口……鲜血的流速很慢,可想而知偷袭者出手的速度有多快…… “擦!”张喜下意识地爆了句粗口,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罗明的尸体晃了晃,然后“噗通”一声向前栽倒在地上。 “居然……死了?怎么死的?!这……这不可能啊,他的实力不错的……”张喜愣愣地念道。 黄衣青年也顿时瞪大了眼睛,他的脑子“轰”一下懵了:“我的陷阱呢?!” “对了……偷袭!”张喜很快就回过了神来,他一把握住了手枪,然而就在这时,房门却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在他和黄衣青年的注视中,这扇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在房门紧闭的一瞬间,张喜的头皮顿时就炸了起来。他隐约有种感觉,这房间里……好像多了一个人!除了他和黄衣青年,以及地上的尸体外……还有一双隐藏的眼睛在盯着他们。而对方进来的时机,显然就是在房门关闭的那一瞬间…… “不声不响地杀了罗明,还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走进了房间,甚至顺手关上了门……这到底是什么异能啊!不……不可能的,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可能这样进来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人的速度太快!也许就在我们眨眼的一瞬间,他就进来了!”张喜的思维飞速的运转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就算没有完全猜中,肯定也跟事实八九不离十了。 但光是想通这一点又有什么用,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怎么办?! “我低估他了……”张喜那张黑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剧烈的情绪反应,他咬着牙,一点点地朝着窗口退了过去。他能感觉到偷袭者就在屋内,也许就在某个阴影当中注视着他,但是他却不敢乱动……他甚至有种感觉,只要自己试图扣动扳机,那他立刻就会成为下一个罗明! “不能去赌,我还有机会……” 黄衣青年脸色煞白,他惊恐地盯着那扇诡异的房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偷袭者就在门外?”这时他手里也多出了一把匕首,但即便拿着武器,他的神色还是显得十分不安。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张喜余光向后一瞟,然后又看了一眼黄衣青年,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狠毒之色。 “注意门!” 他突然喊了一声,然后猛地转身向着窗口疯狂地冲了过去。 三米……两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