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二十四章 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好浓的味道啊……”其他人顿时忍不住往后退去,而凌默却是突然一愣。他紧紧地盯着这根“血管”,脑海中则浮现出了无数血丝晃动的样子。 “这个该不会是……”凌默一边想着,一边从腿上拔出了一把战术刀,然后在众人诧异且震惊的目光中蹲了下去。他忍住了恶心,使劲地将这根“血管”中废墟中挑了出来。让所有人都感觉惊讶的是,这“血管”看起来明明就已经开始腐烂了,却仍旧诡异地具备着极强的韧性,这一挑之下不仅没断,反而从“血管”周围传来了许多砖块瓦砾滑落的声音。 “这是什么?筋吗?”木晨含糊不清地问道。 老蓝在一旁狂热地说道:“不不,你们所说的筋从理解上就已经错了……所谓的‘筋’应该是包括了肌肉、肌腱、韧带、血管等等概念……但是我看这根东西绝对不像血管,也不可能会是韧带……在我的经验中,即便是母体级别的异变丧尸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强度……我甚至亲手解剖过一只更高等级的丧尸尸体,但是也没有发现过这种情况。对了,按凌默的划分方法,那只丧尸应该被叫做霸主级丧尸了……” “太有趣了,这到底是什么?”老蓝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步,喃喃的说道。 “摆出一副普及知识状的人不就是你吗!嘁,还以为你会说出答案呢,结果你也不知道啊……”木晨不爽地白了老蓝一眼,说道。 倒是一言不发的许舒涵忽然身体一震,面罩后的表情也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她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根“血管”,嘴唇微微地抿了起来。 凌默没有理会木晨他们的讨论声,而是皱着眉头朝着砖块下望了进去。这根“血管”的强韧虽然出乎他的意料,但想想那只人形黑寡妇的诡异之处,他便觉得没什么了。这东西就像是她的蛛丝,即便脱离了她的本体。也仍旧存在着一些属于她的特点。只是一旦和他记忆中的印象对比起来,他就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怪异。 “看来这一战也对她造成了很大伤害啊,那这么说起来……我后来见到她的时候,她会不会还处于虚弱期?”凌默又用刀子往上挑了一下,想道,“这根触手已经断了这么久,却还是这么坚韧。如果是在她全胜状态的话,应该会比现在这样还要强上个好几倍吧?木晨他们当时也曾遇到过她,以他们的战斗力来看……当时她处于虚弱期的可能性很高啊!” 凌默顿时头皮一炸,这个新出现的认知让他瞬间感觉到有些不妙。 “不行不行……我绝对不能再被她抓住了,再有下次,她可能真的会强迫我然后会为我生孩子的!那可是要命的啊!反过来。叶恋的情况却很复杂……总感觉她应该在进行某种蜕变,可是又没有完全搞定似的。”凌默一边晃了晃脑袋,一边焦急地对叶恋说道,“丫头,帮我把这里撬开,夏娜也来吧。” 两女同时应了一声,钢筋和镰刀“刷”一下插入了废墟的缝隙中。随着大量的砖块被掀开,更深处的情景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次凌默也本能地捂住了鼻子,另一只手将灰尘挥散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向里面看了过去。这些砖块上大多都浸染了鲜血,缝隙中也填满了许多深褐色的碎片,表层被掀开后,一只胳膊和半张脸就出现在了碎渣当中,那塞满了渣滓的眼睛就像是两个幽深腐朽的黑洞。让蓝蓝和王凛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尸体……”凌默露出了思索之色,身体也跟着往前一倾,他的战术刀始终勾着那根“血管”,手上则一点一点地往前移动着。他有种感觉,如果能在这里仔细调查一番的话,说不定就能找出那只黑寡妇越变越强的原因,也能搞清楚他到底中了黑寡妇的什么阴招……那种失控的感觉只能压制。却不能根除,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在变态这方面,凌哥真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老郑有些呆愣地念道。别说观察那具尸体了,光是这里的味道就已经让他感觉发狂了。而凌默不仅没有表现出半点排斥。反而瞬间进入了专注状态,甚至连手上的动作都没有出现一丁点犹豫……这何止是让人佩服啊,简直就是让人膜拜啊! 木晨也跟着点了点头:“甘拜下风!不过,这是他的兴趣爱好啊……” “……那就更让人佩服了……” “找到了!”凌默忽然兴奋地笑了笑,然后用刀子将那具尸体的脸慢慢拨了过来。 这尸体的脸部已经完全发黑了,眼眶和脸颊部分都深深地凹陷了下去,乍一看就像是一具干尸。但仔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凌默却又感觉不是这样……尤其是那根触手,那东西居然是从这具尸体的喉咙里伸出来的…… “这不是死后水分流失造成的。”老蓝突然说道。 他已经蹲到了凌默身边,手中则多出了一根细细的钢筋。说话的同时,他将钢筋伸进了这具尸体的嘴里,然后又慢慢地抽了出来。 “你看,他体内根本就没有多少腐烂的迹象。如果不是因为到了夏天,说不定连这种臭味都不会传出来的……”说着,老蓝还缓缓地将钢筋放到了面前,然后使劲地嗅了一下,“肯定没错,以我解剖过百的经验来看……” “是吗?”凌默若有所思地点头道,也跟着看了那钢筋一眼。 “呕……”老郑终于忍不住了,他脸色发苦地说道,“我受不了了,这队伍里有一个变态还不够,居然一次出现了两个!喂,你们到底要研究尸体到什么时候,我们站在这里,目标不会太大了吗!” “很快的,你们好好望风啊……”凌默摆手道。 “不要理所当然地说出这种要求啊!”木晨怒道。 老郑则已经彻底凌乱了,他好歹也是中部营地的派出的“亲善大使”,结果任务搞砸了不说,居然还要在这里陪着罪魁祸首看尸体…… “很奇怪啊,明明没有腐烂得很厉害,但尸体却成了这种状态……”老蓝一边念着,一边从衣兜里摸出了一副一次性手套。他举起了双手,盯着尸体看了两眼后,就直接伸向了那根“血管”。 在抓住血管拽了两下后,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涨红:“还真是……紧实啊……要不是这东西的脱水情况和尸体完全不同,我都要以为这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了。” 凌默有些讶异地看了老蓝一眼,这人不愧是搞研究的,观察能力和判断能力果然都很强悍……在完全不知道黑寡妇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这么快的得出这种结论。 “不对……不能就这么扯出来……”老蓝自言自语地说着,突然就伸手拿开了尸体身上的砖块。直到尸体彻底暴露出来,他立刻头也不回地说道:“拿刀来。” 蓝蓝立刻递了一把柳叶刀上来,而老蓝则露出了一丝疯狂的笑容,很快就选定了下刀的位置…… “这画面太凶残了,我不忍再看……”木晨默默地转过头去,叹气道,“我望风……” 随着“刺啦”一声传来,围观的叶恋三女同时好奇地凑了过去。 “这是什么?” “这个很奇怪啊……” 许舒涵也似乎多看了一眼,表情也仿佛变得更加奇异了…… “嗤……”凌默倒吸了一口凉气,神色复杂地说道,“这个东西……” 尸体内的腹腔内空空如也,而在那根“血管”的尽头却多出了一个血泡。里面的深红色液体还没有干涸,透过那半透明的外膜,甚至能看见“血管”外缘的那一圈细小的利齿…… “这是黑寡妇的血吧……而且好像还不是一般的血液。不过以她的‘传染性’来看,这玩意儿应该是剧毒的才对。”凌默想道。他顿时联想到了自己身上出现的异常,难道她也通过某种方法,在自己身上下了类似的种子不成? “我想得没错啊!就是这东西把这具尸体吸干了……只是他体内为什么还会留下这个?如果让我研究一下的话……”老蓝刚要伸手去拿,一只手就闪电般地从旁边伸了过来。 摘下血泡的许舒涵低头说道:“这东西……这里应该还有很多,我帮你们再找,这个给我吧……” “呃……你喜欢就拿去吧。”凌默说道。通过那天的谈话后,他已经清楚地知道了许舒涵的志向,恐怕这件事后,她就会想办法离开了……不过尸各有志,这种事也不能强求。许舒涵无法被操控,她进化后会不会出现危险性,目前也是不得而知…… 想到这里,凌默又扭头看向了叶恋她们,不过这三只女丧尸却对黑寡妇的东西没什么兴趣。叶恋还是那副总在想着什么的神色,而且一碰触到凌默的目光,她就很快低下了脑袋,手也再次捂住了自己的口袋。 “今晚……你们跟我行动吧……”凌默忽然笑了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