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多大仇?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二十一章 多大仇?

眼镜男的语气中充满了轻松愉快的情绪,他伸手扶了一下眼镜,面带笑意地注视着舱门:“就算你控制住直升机也没用,那里面的燃油本来就只够飞到这里的,如果你不信的话,大可以逼着他们强行起飞试试。不过到时候摔得粉身碎骨,可不要怪我们没有事先提醒你啊。” 一听这话,木晨顿时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意:“还真是机关算计啊!这得多大仇?等等……这事儿好像不关我的事啊!” “仇大着呢。”凌默淡淡地应了一句。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这点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我要不要出去澄清一下?你能不能给我提供一下证明啊?”木晨郁闷地追问道。 “你只是帮我带队的教官,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的……”凌默揉着眉心道。 “……靠!我跟着你天天倒霉啊!”木晨吐血,他反手将刀拔了出来,愤愤的说道,“他们要是动手,我也不会客气!不过队长,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搞清楚了吗?” “差不多吧……” 说话的同时,凌默又向着驾驶舱看了过去,而夏娜则仿佛收到了什么信号似的,突然诡笑着走了上去,伸手一把按在了李雅琳的手腕上。她的动作看上去很用力,而且动手前也没有任何的预警。目睹这一幕,就连木晨都忍不住头皮一炸,更不用说那名飞行员了。 那只嫩白的手此刻就像是一柄正在无情挥落的铁锤,一旦落下,等待他的就是脑袋被凿穿的下场。这种死法实在太恐怖了,即便他已经做好了应对各种情况的心理准备,但也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这种让人魂飞魄散的事情。 这名飞行员几乎是本能地大叫了起来:“不要!别杀我!不要杀我啊!” “嘻嘻……”夏娜的手掌在距离学姐不到两厘米的地方稳稳地停了下来,她舔了舔嘴唇,又偏头看向了副驾驶。这名面无表情的副驾驶此时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就连嘴唇都在不由自主地抽搐着。 “不……不要……”副驾驶紧张地念着。 “看来你们都不想死嘛……那好啊。你们两个谁来告诉我,这里面到底还剩下多少燃油?”夏娜笑嘻嘻地问道。 “我……我说!” “我也说……” 几秒钟后,夏娜突然站直了身体,她转头看了凌默一眼,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 “还真是这样么……”凌默神情不定地想道。 那名眼镜男又在外面叫了起来:“姓凌的,你还不肯出来吗?……我知道了,你是想把那两个人当做人质吧?要是这样的话。我奉劝你还是赶紧出来吧……早点认清现实,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你也不用太害怕了,我们选择这种方式,不就是为了采取和平一些的办法吗?但是如果你执意不肯配合的话……” “这场面……还真是和平啊。”一个讥讽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 眼镜男先是一愣,然后便露出了一丝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肆无忌惮地打量起了出现在舱门口的凌默:“你就是那个姓凌的?呵呵……我建议你不要动那两个飞行员……” 面对他的目光。凌默只是挑了挑眉毛,接着就跳到了地面上。 但他刚这么一动,周围的人就立刻转动了枪口,而那名眼镜男则瞳孔微缩了一下。 罗明更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尤其是当凌默的视线从他身上扫过时,他就忍不住想起了之前曾遇到过的那种情况。这人的眼睛里,好像藏着什么古怪。让人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而他此时的情绪,原本应该是很兴奋的,却莫名地夹杂着一丝心慌…… “你又是哪根葱?”凌默毫不客气地问道。 他根本没有多看这眼镜男一眼,而是将视线转向了周围…… 眼镜男的眼中顿时多出了一丝怒气,他的笑声也渐渐停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更加阴沉了:“瓮中之鳖居然还这么嚣张,你也不数数看,这里有多少把枪正对着你。只要我喊一声,你马上就会被打成筛子……” 见凌默似乎不为所动,这眼镜男冷笑了一声,突然说道:“你是在找另一架直升机吧?放心,他们只是在这个镇子的上空打转而已。我们已经调查过了,知道你曾经打掉过空军团的飞机,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取巧的办法做到的。但是你这次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让你的人都出来,老老实实地跟我们走,否则你的那些同伴就只能给你陪葬了……” 说着说着,眼镜男的冷笑声又再次慢慢地消失了。他本想从凌默脸上看到惊慌害怕的神情。但对方却只是像看白痴一样地盯着他。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愤怒,也有些不舒服。 这人到底为什么这么镇定啊!他本人被枪指着,他的同伴在天上晃着,这些难道就不能对他造成半点触动吗?还是说,他已经算准了营地不会杀他,所以才装出这副无所谓的样子?又或者,他还有什么其他的打算? “嘿嘿,姓凌的,我劝你不要再打什么鬼主意了。营地为了你也算是煞费苦心,这就已经很看得起你了……我可是听说过,你以前也只是个帮我们打工的幸存者而已……你把空军团交出来,就是因为自己没本事留着,现在也只是让你交得更彻底一点……”眼镜男继续说道,他知道机舱内还有好几个人,但只要能拿下凌默,其他人也就不足挂齿了。 “设局抓我,然后用我去威胁宇文轩就范,这也叫看得起我?我要真是替你们打工的,那你们又何必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呢?以你们的能耐,不是用一根小指头就能碾死我了吗?至于交出来……我那不是交给你们,而是交给宇文轩,懂吗?”凌默无语地说道。 对于利欲熏心的人来说,借口是不是好听果然不是最重要的,最要紧的只是结果。哪怕嘴里说出来的全是强盗逻辑,他们也能说得振振有词,甚至是心安理得。只是这种思想居然这么快就成了猎鹰的主流,这一点却是凌默当初没有想到的。 “那个苏倩柔……她都保证了一些什么啊……”凌默忍不住叹了口气。 “弱肉强食,这本来就是自然规律啊。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眼镜男越看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他突然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早就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这个问题一提出来,那罗明也跟着紧张地抬起头来。他忽然明白那种心慌的来源了…… “他们两个来接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凌默笑了笑,说道,“不过一开始还只是一种感觉,等飞机来了这里的时候,我才完全确定了。那个副驾驶特意打了个手势,又在‘准备好了’这句话上着重强调,当时我以为是什么行动暗号,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关于另一架飞机的事情。”他又看向了眼镜男,“你的精神力不错,能把这么多人都掩盖起来,让人看不出问题。但是我只是坐在飞机上不肯下来,你就开始着急了……” 眼镜男有些郁闷地冷哼了一声,但接着又笑了起来:“就算你观察力敏锐吧,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是来了这里?”他冲着那些人打了个手势,说道,“把人都带下来,还有这个人,把他捆起来!姓凌的,不管你有没有看错那个信号,这事情都已经成定局了……” “呵呵……”凌默却笑着摇了摇头,几乎就在同时,一阵引擎的嗡鸣声就临近了这片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