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这就是后路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零七章 这就是后路

而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老七所在的追杀队又连续遭到了好几次偷袭。 尽管他们已经十分防备了,可凌默一行人所采取的偷袭方式却都是完全不同的。除了各种物理攻击外,精神力方面的偷袭也有不少,加上有不时冒出来的幻境作为掩护,成功率也是高得惊人。而几次之后,他们这伙人中也终于出现了第一个死者。 这种小范围的死伤对于这支队伍来说其实并不算严重,可它们虽然没有引起众人的恐慌,却让在场的人都变得有些焦躁了。之前蒙上的那层阴影,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种压力,使得所有人都感觉颇为烦闷。 明明写了两句十分嚣张的留言,可说的和做的却完全不一样啊! 这里的每个人可都是带着满腔热血和战斗的激情冲进来的,结果遇到的根本只是骚扰战术嘛! 问题是在这种范围不大的地方,这种战术到底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啊! 猎物的无用挣扎只会让猎人感觉抓狂,却又无法做到完全忽略,总的来说,他们的行动不可避免地被拖慢了…… 而在一番神色变幻后,老七也终于改变了行动策略。 他指挥着人暂时守在了两间公司的门口,然后开始拆分其中一边的前台……“咚咚”的闷响声不断在走廊中回响着,而老七则冷着脸注视着其中一间黑黢黢的大办公室。 “他们这样藏头露尾不肯正面作战,反而弄得我们的人开始焦急了。是想拖延时间吗?我们也不是耗不起啊。既然你们不肯主动出来,那我们也想点办法,将你们逼出来就好了。我倒要看看,我们谁能耗得过谁……” 老七在经过一番考量后,却是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就凭这一层楼,难道我们就能把他们都解决掉吗?”几分钟前,老郑曾有些疑惑地问道。 关于这个问题,凌默是这样回答的:“你想太多了……首先难度太高。其次没有必要。不过拼命的姿态还是要做出来的,至少要让他们这么以为才行。这样一来,他们的行动就会因此变得慎重,凡事也会多经考虑。但实际上呢?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情,却只是拖延时间而已……印象与现实的反差能让他们暂时出现判断上的混乱,而这也是拖延的一部分。” “听上去很厉害啊……”老郑膜拜道。 “只是利用一下他们的心理……但无论如何,他们肯定不会放弃到手的功劳。而且我们逃入这里,在他们看来就像是主动钻进了笼子。只是困兽犹斗,他们不想和我们纠缠,也不敢大着胆子进来追杀,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他们自身的优势,采取一些更为复杂。但在他们看来却会相当有效的办法……” 而直到现在,老郑才终于明白了凌默这番话的意思。 当外面响起他们砍木头的声音时,一直猫在一间小办公室内的凌默顿时有些兴奋地站了起来。不过他第一时间看向的却并不是门外,而是窗户…… “时间也拖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这样下去,早晚还是得出去的。”老郑有些焦急地说道。他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光是听这声音。就已经不难猜想到了。而凌默此时带着他们躲在这里,也不太像是能有退路的样子啊! “再等等。”凌默却一脸淡定地说道。 “咚咚……” 在持续不断的响声中,老郑颇为煎熬地等待了一段时间……在此过程中,不光凌默一点都不在意,就连叶恋和李雅琳也一副无所畏惧的神色……她们甚至还很有兴致地在办公室内翻找了一遍,结果还意外地找出了两瓶高档红酒…… 谁对红酒感兴趣啊!再过一会儿我们都快被熏死了啊! 就在老郑终于快要按捺不住的时候,一直注视着窗外的凌默却突然站了起来。 伴随着外面响起的兴奋的“点火”声,凌默也一把将窗户推开了。 他率先跳上了窗台。然后朝着上面看了一眼。 很快,上方就像是有所感应一般,突然垂下了一根绳子。 “丫头,过来。”凌默一把抓住了绳子,回头喊道。 老郑很是惊讶地盯着这根绳子,说道:“这就是后路吗?但就算逃上了天台……” 然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叶恋却已经抓着绳子轻巧地爬了上去。没过几秒钟,李雅琳也紧跟着上去了。 “你把自己绑上面吧……”凌默打量了老郑一眼,说道。 不过让老郑有些吃惊的是,凌默居然不需要用到绳子……他只是轻轻往外跨了一步。然后就以匀速向上“升”去…… “不要往下看啊。”在经过老郑身边时,凌默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一秒钟后,一声变调且压抑的尖叫声便突然响起了…… 随着屋内逐渐冒起黑烟,老七一伙人却已经退到了楼道内。 其中几人正端着枪对准着走廊,表情看起来充满了期待。 “只要不想被烧死,或者被熏死,就总要出来的吧?这里的楼层要是矮一点,他们还有可能跳楼,可现在却只能呆在这里了。” 听着队员的讨论声,老七却又抬头看了一眼天台的铁门,不过只是看了一会儿后,他便收回了目光:“只要守在这里,就算天台上有人也要下来。一开门,他们就处于射程之中,一样要死……” 但就在这时,一阵“嗡嗡”的响声却突然传入了耳中。 一开始这声音还像是苍蝇似的,渐渐地就变得越来越大,最后便让所有成员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其中一名男子有些惊愕地抬起头来,然后又朝着楼梯转角的那扇小窗户望了过去:“这动静……怎么像是飞机啊?” “不会是飞机吧?现在哪里还有……”有人刚反驳了一句,就突然有些不确定地说道,“等一下……以前的情报里,好像是提到过什么空军基地来着……” “可他们怎么出现在这里了?”还有人茫然地问道。 而更多的人心中,却已经隐隐地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然而此时却突然有人发现,老七的脸色好像变了!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阴沉起来,拳头猛地捏紧了:“被耍了!走,追上去!” 话音未落,他就已经掉头朝着天台疯狂地冲了过去。 “嘭!” 在他对着铁门狠狠一踹之后,这扇有些生锈,且看起来也不太严实的房门,竟然一动不动地承受住了。 见到这一幕,老七的神色顿时显得更加难看,他侧身退到了一边,喊道:“给我打!这后面肯定有人抵着门,连门带人给我打穿!” 一分钟后,当铁门几乎变得千疮百孔时,这扇房门终于晃动了一下。 没等老七将门踹开,这扇房门却突然“哐当”一声,猛地朝他飞了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老七顿时正面被这扇房门砸中,整个人都往后连退了好几步。一股热流更是立刻从他鼻孔里冒了出来,同时脑袋里也是一阵晕眩。 他顾不上擦去鼻血,连忙叫骂着推开了房门,朝着天台上望了过去。 透过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障碍物,他一眼就看见了差点让他喷血的一幕。 一架直升机正在缓缓起飞,而在尚未关闭的机舱门口,一个年轻男人正面带微笑地望着他们。 “给我打下来!” 老七刚抬起手枪喊了一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突然从直升机内伸了出来。 随着火舌一闪,“哒哒哒”的枪声顿时暴起…… 而在枪声和引擎的轰鸣声中,连忙抱头躲到一边的老七还隐隐约约地听了一句:“再见啊……” 靠!谁要跟你再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