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还记得那个“二”字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八百零三章 还记得那个“二”字吗?

比起老郑,男人的想法可就简单多了,只是在缺乏幽默感这个层面上,他们俩倒是一样的…… “你说吧,我也想明白了,这件事要是对我有害,你又怎么保证我一定会带话呢?所以是我多虑了……”男人很老实地说道。 他说的话还真是朴实无华,凌默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便率先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又示意他跟了过去。 见两人走远,老郑顿时露出了一丝好奇之色,却又只能装作淡定地站在原地。结果他自然是什么都没听见,反倒被那男人脸上的神色变化给弄得抓心挠肺。 “穿山甲……啊呸,凌默到底说了什么啊!” …… 等凌默一行人返回旅馆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天色已经彻底暗沉了下来,大部分丧尸也进入了活跃状态。 不过有黑丝提供的幻影地图,凌默等人几乎是有惊无险地绕了回来。 这一幕自然又引得老郑惊叹不已,一路上没少向凌默问东问西。而凌默也没浪费这个强力的幻觉型异能者,在关于幻境的问题上也咨询了不少。 老郑只当是凌默好奇,却没想到在凌默的脑子里还藏着另一双“耳朵”,结果不知不觉地被一只神秘生物给偷了师…… 夏娜一直在房门外守着,一听见上楼的脚步声,顿时就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可偏偏她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在凌默返回的时候。模模糊糊地给她提到了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呢?是吃的吗? 不过她刚要迎上去,就突然皱起了眉头。心中疑惑地想道:“怎么就四个人?” 凌默出门的时候是追着许舒涵去的,而于诗然和小白也不太可能被他带回来。既然如此,多出来的两个脚步声是属于谁的? 来不及多想,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走廊上。看着对方左右张望,夏娜的心里顿时就慌了一下。 而此时,凌默的声音也从楼梯口传了出来:“你到处看什么啊,就在那儿啊。” “我没看见啊……”王凛刚这么应了一句,就看见了站到走廊中间的夏娜。两人的视线一接触。便都停下了脚步。 半年不见,夏娜的头发显得更长了,身材却看不出多大的变化。不过和她当初所看见的夏娜比起来,此时的夏娜却像是改变了不少。 那时候的夏娜眼神茫然,看她的时候也总是带着一股距离感,而此时被夏娜盯着,她却明显有了一种不同的感受。 对了……是人性…… 夏娜盯着她的眼神中。似乎包含了一丝人性! 王凛顿时就愣住了。 她对夏娜的情况是有所了解的,所以在提到夏娜的时候,她的表情总是显得有些怪异。 凌默不肯细说夏娜的时候,她虽然有些失望,但又何尝没有几分庆幸?在内心深处,她隐隐是有些畏惧那个结果的……就在刚刚上楼的时候。她心里还存了不少的忐忑……说不定,夏娜又会像陌生人一样盯着自己吧? 可当她真正和夏娜遥遥相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所有猜测都落空了。 夏娜的情况,完全就和她想象得不一样! 讨厌的姐夫!王凛心里冒出的第一句话却是这个。要是凌默提前给她说了,她就不至于这么手足无措了啊! 但即便如此。王凛还是颇为艰难地才张开了嘴巴,她低声喊了一句:“夏娜?” 两个字一出口。王凛自己都感觉脸上有些发烧。 声音……居然变调了啊…… 而夏娜则似乎呆了一下,随后便朝着她走了过来。 王凛的心顿时揪了起来,她怔怔的站在原地,瞪大着眼睛注视着不断接近的夏娜。 她试图从夏娜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可光线实在太暗了…… 尽管她努力了,可能够看清的,却还是只有夏娜那极富光泽度的肤色,以及淡淡的五官轮廓…… 近了……更近了…… 当两人之间的距离相距不足五米时,王凛的眼前突然花了一下,然后耳边就传来了夏娜的声音。 “凛凛啊……” 简单的一声呼唤,带着一丝亲切,还有一种欣喜。 王凛的身体顿时僵住了! 这何止是人性化,简直就像是已经恢复了人性啊! 她感觉到一个有些冰冷的身体抱住了自己,而柔顺的发丝就贴在她的脸颊和脖子上。她甚至能感受到夏娜放在她背后的手掌,那只仿佛很柔软的手此时正慢慢地滑向她的后脑,然后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不过这一切都比不过夏娜的那声呼唤,王凛的鼻尖突然有些发酸,双臂有些颤抖地抱住了夏娜。 她挣扎了一会儿,然后小声地说道:“姐姐……” 末世之中,姐妹重逢…… 这还不止,真正让王凛激动的,还是夏娜的“恢复”。 一股暖流包裹了王凛,足足两分钟后,她才慢慢松开了对方。 两人对视了一眼,王凛纠结了一会儿,在心中思索着谈话的突破口,结果张嘴就说道:“你差点就守活寡了……哎呀!” 脑袋上突然挨了一下,回头一看正是凌默。 这位姐夫此时正颇为不爽地盯着她,说道:“注意影响啊。” 她这才注意到周围的异常,原本空荡荡的走廊内,此时已经多出了好几个人来。 叶恋和李雅琳靠在一起,都只是略带茫然地盯着她,然后又齐刷刷地将目光转向了凌默。而另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少女却是一脸疑惑,大概既在猜测她的身份,也在思索她那句话的意思…… 老郑则正对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递烟,对方却用审视的眼神打量着他,嘴里还在不停地问道:“中部营地?那是哪儿?你们怎么会出现在涅槃的地盘上?又怎么会跟凌默碰到的?那个女孩又是怎么回事……” 最让她感到愕然的是,凌默的队伍里竟然还有个老头…… 那老头穿着围裙,戴着一双黑色的胶手套,正拿着一把血淋淋的柳叶刀站在那儿…… 他嘴里还在嚷嚷道:“谁!谁守活寡了!” 王凛顿时就惊醒了,她四下扫了一眼,低声问道:“你身边怎么这么多人了?” “一眼难尽啊……”凌默说道。 “那夏娜这是……”王凛又问道。 凌默却只是露出了一丝微笑,并没有详细说明的意思。 反倒是夏娜又伸手摸了摸王凛的后脑,突然就来了一句:“印记不见了啊……” 她这么一说,凌默顿时就汗了一把。 当初分开的时候,王凛脑袋上的那个“二”字,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啊…… 王凛显然也没忘记这茬,她愣了一会儿后,突然就扑了上去:“那个算什么印记啊!你弄在我头上,当然会不见啊!刚才差点就被你糊弄过去了,不怕告诉你,我来找你的目的就是要复仇啊!” 可惜她的身手怎么比得过夏娜,那女丧尸嘻嘻一笑,就已经从王凛身边穿了过去…… “啧,我就知道。”凌默感慨了一句,然后便扭头喊住了木晨,“你别那么多问题啊……” 木晨意犹未尽地闭上了嘴巴,而老郑则忍不住擦了一把汗水,如蒙大赦地说道:“有些事我也说不清的……” “你知道他们也是涅槃的敌人就行了。”凌默又补充了一句。 老郑顿时泪流满面,你以为这都是谁害的…… “我们一大早就要出发,你们先找个房间休息吧。”凌默说道。 见老郑露出一丝犹豫之色,凌默又说道:“有事路上再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