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当我是大白菜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当我是大白菜啊!

双方沉默地互视了几秒钟后,那女人便率先反应了过来。 刷! 她抬手就将枪口对准了凌默,视线却飘到了老郑和王凛身上,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这架势一摆出来,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剑拔弩张了。 老郑也是愁啊!情况果然向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下去了,可凌默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却还是没搞懂。哪怕此时被人用枪指着,凌默也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后便恢复了平静。这一幕让老郑颇为抓狂,他还真是不介意啊! 可他倒是淡然了,老郑却不得不开始考虑一个颇为严峻的问题:这事……该怎么处理? 那女人根本不问这两人是谁,一开口就问这是怎么回事,言下之意就是堵了他们敷衍的路子。至于举枪的动作,则是简单粗暴地表明了她的立场:这两人是侵入者,如果你们不打算动手,我就亲自上。 太直接了,太不客气了! 可说到底,她占着理啊! 再者,涅槃成员这层身份,也让老郑感觉有些棘手。 他和王凛是来跟涅槃寻求合作的,不是来跟他们闹矛盾的。 就算这一男一女只是普通成员,那也不是能够随便对待的。 事实上因为王凛的关系,他们对待这两人的态度已经够随便了,但这不代表他们就能在这种场合无视对方的反应啊! 那个男的也就算了,可这女人却绝对不是一个会轻易吃亏的主。 她之前还能妥协。但现在找到了由头,未必不会借题发挥啊! 但反过来。凌默这人也不能轻易得罪。 他不光是王凛的姐夫,而且还是拿下猎鹰第二营地的关键! 于情于理,老郑都不可能卖了凌默。 纠结!太纠结了! 老郑心中一团乱麻,这不是给他添堵吗! 涅槃分部众多,容纳了大量异能者,是一股极为重要的力量。可猎鹰第二营地拥有空中能力,仅凭这一点,就决不能放弃…… “凌默啊凌默。你这是在坑我啊……” 老郑哀叹一声,硬着头皮走上前去,然后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女人的枪口:“何小姐,这其实是误会……” “误会?” 那女人却根本没有放下枪的意思,反倒逼近了过来,枪口微微偏移,又越过老郑的肩膀继续指向了凌默:“还会有这种误会?” “这是……” 老郑有些无奈地说道:“其实我们认……” 他话音未落。那女人却突然愣了一下,有些惊讶地喊道:“是你?” “又见面了。”凌默微微一笑,说道。 这下轮到老郑和王凛震惊了,怎么这两人……他们认识?! “你们……”王凛瞪大眼睛,征询地看向了凌默。 而凌默则点头道:“前天见过,好像是叫何……何……” 他刚说了个姓氏。思维就卡壳了。 这一天一夜内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和这个女人之间发生的那点小冲突,以及最后定下的赌局,对凌默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之前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倒是根据那极富特色的刺耳音色把她认了出来。可也仅限于“这人我见过”,以及“她是涅槃的”罢了…… “何虹艳!” 女人的语气变得有些愤怒。 她其实也叫不出这人的名字。可那是因为对方只是个新人!虽然他的不知好歹让何虹艳记住了他的长相,但也要像现在这样离得近了,仔细地看上两眼,才能辨认出来…… 可对方竟然忘记了她的名字,这就让何虹艳有些不能忍了。 退一步说,真要是记不住也就算了,用得着通过这种方式表现出来吗! 何虹艳一向强势惯了,什么时候像这样丢过面子? 而且,这还是在那两个中部营地的人面前! 她甚至有些愤恨地想道,这人说不定是故意这样做的…… 想靠这种办法羞辱她? 最可气的,实际上是他的表现! 平静,似笑非笑,看向她的目光也显得那么淡然! 一般的男人看见她时,眼神中透露出的不是畏惧,就是好色。一些和她起过冲突的人,则会选择对她进行无视,或者在远处躲躲闪闪地看她两眼。不管是哪一种,至少其他人看见她的时候,那都是有反应的。可这个年轻男人看她的眼神呢?那简直就跟看大白菜没什么两样啊! “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何虹艳想到这里,语气中顿时就带上了一股火气,她甩动一下枪口,短暂地对准了许舒涵,“她又是谁?” 说到这里,她又冷哼着补上了一句:“别跟我说你是来出任务的,这里是我们小队的地盘,如果不是你有心寻找,不可能跑来这里!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没有幸存者会在这种时间段外出,更不可能跑到这种地方来!” 她说完之后,又咄咄逼人地将枪口指向了凌默的脑袋:“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好的理由,我现在就崩了你!” 凌默摊了摊手,回道:“话都被你说完了,我怎么说都是借口……” “那就是没话可说了?很好……”何虹艳呵呵地冷笑道。 “先听下他怎么说吧……”那男人犹豫了一下,突然开口说道。 他看向凌默时,神情中倒没有流露出明显的憎恶,反倒是和何虹艳说话时,语气中带着一丝劝告的意思。 何虹艳挑着眉毛,斜着眼睛瞟了那男人一眼,没有答话。 男人又低声说道:“毕竟都是涅槃的……” 他的音量虽低,可在这种寂静且封闭的走廊内,却还是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耳中。 老郑的眼睛顿时就睁圆了,而王凛则立刻抬头看向了凌默。 可她的这位姐夫却还是一副淡定的神情,让人看了颇为郁闷。 王凛憋着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却听何虹艳冷笑着说道:“他?一个新来的,能算个什么东西?反正跟我打赌的事他也输定了,饿死是死,在这儿被我打死也是死。敢来我地盘撒野,我管他那么多!你少帮他说话!” 我去,这么嚣张?王凛顿时就怒了。 她面对凌默时大气都不敢吭一声,这死女人居然敢说他算什么东西! 那她呢?她被摆到什么位置上去了? 简直不能忍! 这位大小姐一怒,哪还记得老郑的那些顾忌,张嘴就说道:“你说你要打死谁?” “嗯?”何虹艳正说得起劲,却没想到这少女又冒出来插了一脚。 她略微愣了一下,然后便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话外之意就是你们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哟,看来你还不知道啊?这也是我的家事!”王凛下巴一挑,轻飘飘地横了何虹艳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 在表现欠扁方面,王凛绝对是大师级的水准,她的语气和神态,都恰到好处地展示出了身为一个大小姐的姿态。尽管没有明说,可她的一举一动却都在无声地表明着她的态度:“本小姐看不起你。” 何虹艳顿时感觉受到了极大的轻视,凌默的眼神已经够让她反感了,没想到这小丫头更可恶! 家事?他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 多半是拍了他们的马屁,想要力保这两个人吧! 再不然,就是太把自己当一回事,还真以为能过问涅槃的事情了…… “哦?看来你们的关系还挺不一般的啊?” 何虹艳越想越觉得憋火,眼神在王凛和凌默之间来回打转,语气顿时就变得揶揄起来:“这才几分钟,就把亲戚都认了,世界还真是小啊……” 她也没有明说,可那眼神却分明在意味着什么…… 王凛虽然叛逆张扬,可毕竟只是个少女。稍一品味后,她顿时就明白了何虹艳的意思,脸蛋也跟着就烧了起来。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