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日志二:沼泽中的人鱼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九十六章 日志二:沼泽中的人鱼

小女孩问完之后,就摆出了一副随时准备切片的姿态。她的笑容看起来还是很天真烂漫,但磨刀霍霍的动作以及缝补过的脸蛋,却让她在此刻看起来阴森无比。惨白的烛光不停晃动着,而她则伸出了猩红色的舌尖,急不可耐地舔舐着嘴角。 “你要问什么……”这一幕将许舒涵吓得心惊胆战,作为一只丧尸,她竟然在此时退缩了……事实上如果不是被固定在了桌子上,哪怕保持着火鸡状态她也想先逃跑再说…… “嘻嘻,聪明的选择。”小女孩仍旧保持着童音,但笑声却格外阴冷。 “说得跟我真的有选择余地似的……”许舒涵忍不住在心中嘀咕道。 那小女孩微笑着舔了舔刀刃,抛出了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这就是你的问题吗?”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许舒涵立即答道,“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吗……嘻嘻……每年都会有人被带入这座黑森林,但从未有人活着出去过……这里是一个封闭的世界,是属于那个人的世界。而我们的故事则会在外面流传着,引诱着更多的人进入这里……你想找的人也会被困在这里,最终,那个人将为他编织出一个充满了谎言的故事……而你,你也是一样的。” 小女孩眼神诡异地打量着许舒涵,嘴唇则一开一合地说着。 她这种神情让许舒涵顿时产生了一种感觉,似乎对方正在选择适合下刀的位置…… “那个人……” “是的。作为外来者,你也许听说过他的名字。你要找的人。现在应该就在他的住处。”小女孩说到这里,语气突然变得神秘起来,表情也似乎严肃了不少,“他就是……” “咕哝……” 许舒涵吞了口唾沫,耳朵也顿时立了起来。 “安格林尔德!”小女孩郑重地报出了名字。 …… “真是一个漏洞百出但又异常完善的世界啊……奇妙地将安徒生、格林兄弟以及王尔德组合到了一起,真是完美的童话大王合体技……”凌默感慨道。 “不要随便给我添加画外音,我生气可是会咬人的!还有……你好像很了解的样子啊……” “呵呵,当年我给叶恋讲童话故事的时候。她可是感动得交出了所有的棒棒糖……” “虽然我已经变异了,但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你当年根本只是在欺负她吧。” “嘁,这只是小男孩表达好感的一种,就和掀裙子、用毛毛虫吓唬、突然将她的东西抢走一样……”凌默纠正着说道。 许舒涵瞪大了那双红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只是将更多欺负她的方式列举出来了啊!” …… 几秒之后,变成火鸡的许舒涵打破了沉默:“没有听说过……” “安静!一个从崩坏世界而来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哼,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了?既然你不畏前险,那么我也就被不再劝你了。”小女孩扯动了一下嘴角,说道。 “等等!我还什么都没说呢!”许舒涵喊道。 但小女孩却已经抛出了第二个问题:“你要找的人,他叫什么名字?” 许舒涵张了张嘴巴,答道:“他叫凌默。” “听起来是个男人的名字……你得形容一下他的长相。”小女孩说道。 “长相?” 许舒涵的思维顿时有些短路了。 她只知道自己很饿,为了填抱肚子。她必须要找到凌默。 除此之外,她的脑子里几乎就是一团乱麻…… 凌默长什么样她倒是能想起来,可让她形容…… “我……我不知道啊……你能换个问题吗?”许舒涵有些畏惧地说道。 “……” 一分钟后,许舒涵再次回到了那棵大树下。 小女孩阴沉着脸将手中的篮子递给了许舒涵,说道:“用这个过去吧。”说完后。她又诡异地笑了笑,“祝你一路顺风……嘻嘻嘻……” 许舒涵茫然地接过了篮子…… 看似不大的篮子放入了沼泽后。竟然瞬间扩大了好几倍,正好能够容纳一个人坐进去。 顺着沼泽飘飘荡荡地前进了一段距离后,许舒涵才震惊地发现,这个沼泽的面积其实非常大…… 冒泡的黑沼泽里除了头骨,也不时出现浮浮沉沉的朽木,偶尔还能看见半个脑袋从泥水中钻出来,冷冰冰地盯着篮子中的许舒涵。 有时候还能听见窃窃私语的动静从水底传来,偶尔还能听清几个名词…… “人类……” “嘿嘿……” “可怜的女孩……” 许舒涵忍不住抱住了胳膊,尽可能地缩进了篮子里。 这种体验对她来说真是太糟糕了,可是在这种气氛诡异的环境下,她的思维反倒活跃了不少。 一开始那种极度空虚的状态,此时也仿佛缓解了许多…… “凌默,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我的食物消失的……” 正当许舒涵暗下决心的时候,前方却突然传出了一阵水声。 许舒涵顿时惊了一下,连忙抓着篮子的提手朝前面望去。 水面有了明显的波动,而许舒涵也将脑袋伸了出去,既紧张又好奇地看向了水下。 嗖! 一个更深的黑影突然从她眼前掠过,而许舒涵则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叫。 “好……好大的鱼!” 她跌坐在了篮子里,并迅速地移动到了正中央。 可篮子只有这么大,就算她将目光收回,余光仍能瞟见旁边的水面。 一时间,沼泽变得一片死寂…… “走了吗?” 许舒涵心中的恐惧感刚刚减退一些,“哗啦”一声水响就突然出现。 随着一大股黑色的水流从前方涌起,一个人影赫然出现在了水面上。 这人影的上半部分和人类几乎没什么不同,可下半部分却是一条黑色的鱼尾……长长的黑色卷发一直垂到了她的腰部,同时将她身上那重要的两点也遮掩住了……她的容貌非常美丽,五官如同人偶般精致,此时正优雅地浮在水面上,一双黑色的眼睛颇为冷漠地打量着许舒涵。 “鱼……人鱼……”许舒涵整个人都僵在了篮子里。 啪嗒…… 人鱼一甩尾巴,突然就到了篮子前方,一把抓住了提手。 “年轻的旅人啊,你是在寻觅对岸吗?”人鱼的声音极为好听,每个字都如同音符般从她嘴里蹦出,每句话则仿佛一段美妙的旋律。只是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冰冷,让人颇有些不寒而栗。 许舒涵害怕地点头道:“是……是啊……” “呵呵,为什么想要上岸呢?”人鱼抬头望向了空中,回忆道,“我曾经在这里遇到过一位溺水的旅人,后来也追寻着他去了岸上……当我把尾巴变作双腿,为他翩翩起舞的时候,他看向我的目光是多么地深情啊……” “那个,我赶时间……”许舒涵弱弱地说道。 人鱼恍若未闻,继续说道:“可是,美好终有一天会被痛苦所期待……那是一个充满了激情的夜晚,他拥抱了我,并且打算吻我……” 说到这里,人鱼的神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嘴巴也一下子张大了。 那张嘴里赫然布满了尖利的牙齿,而她的鱼尾也一下下地拍打着水面:“我只不过是牙齿长得长一点多一点,双腿一碰水或者一兴奋就会变回鱼尾而已……他竟然就敢嫌弃我啊!还跟我说什么人和鱼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最后居然还放出了靴猫剑客来追杀我,将我赶回了沼泽!” 她猛地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许舒涵:“你呢!你要找的人,他也是这样想的吗!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