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幻境体验日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九十五章 幻境体验日志

空旷的病房中,许舒涵娓娓道来,声音甜美中略带了一丝磁性,仿佛深夜电台般令人入神…… “当我踏上楼道后,我隐约感觉到前方是有人的。可能是因为太饿了,当时我并没有多想什么,反而一下子兴奋了起来……你虽然不是丧尸,但也体会过那种肠胃都仿佛被掏空了一般的空虚感吧?尤其是当你饿得抓心挠肺,而食物就在眼前的时候……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所以连忙追了上去,同时又喊了起来……” “凌默?” 昏暗的楼梯上,许舒涵一边抓着扶手往上走,一边喊道。 前方黑黢黢的,但从她眼中望出去,却像是戴上了一副红外夜视镜一般,只不过蒙上的不是绿光,而是红的…… 一眼看去,肮脏的台阶上残留了不少黑色的陈旧血迹,一些极为可疑的凝固物则挂在边缘处,仿佛还在微微晃动之中。 墙上则有不少的黑点,一些地方甚至还能看到指甲抓挠的痕迹,带着长长的黑痕从上面划过,最后突兀地消失了。 光是看看这些,就不难想象在这间医院内曾经发生过什么。 尤其是对于此时的许舒涵来说,她几乎是刚看到血迹,眼前就浮现出了一个个正在惊恐中被撕碎的人影。 鲜血飞溅,残肢遍地,而许舒涵的心跳也跟着快速加剧…… “不要不要……我不要想!” 许舒涵的视线随着脚步向上移动,终于在台阶上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这是小半个浅浅的脚印。看上去还很新鲜,只是边缘处有些模糊。显然是在移动中留下的。 而光是看这些特征,也是无法辨认出身份的。 但许舒涵却立刻从中得出了一个信息,凌默果然在上面! “凌默?” 她盯着那脚印看了两眼,然后便惊喜地抬起头来。 而就在她抬头的一瞬间,却正好捕捉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在前方拐角处晃了一下,就好像刚刚正躲在那儿偷窥她似的…… “别……你不要跑啊!” 许舒涵有些急了,她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很快,许舒涵就听见了一个轻微的脚步声。而传来的方向正是楼上。 眼看着两者相距越来越近,对方却也加快了速度。 两个频率不同的脚步声你追我赶,很快就来到了五楼上…… “人呢?” 许舒涵站在走廊上,一脸茫然地左右张望着。 在通往五楼的楼梯上,她明明又看见了那人影一次…… 虽然只是一个衣角,但也说明她即将追上对方了啊! “出来啊!”许舒涵有些急了,同时也有些害怕。 寂静黑暗的走廊内。只有她一个人站在这儿,身后就是黑洞般的楼梯口…… 当她发出声音的时候,走廊内甚至传来了回音…… 这里的地面上、墙上,也存在着不少陈旧的血迹,而对于饥肠辘辘的许舒涵来说,这些痕迹就跟画在纸上的饼没什么两样…… “凌默。你在哪儿啊!快出来吧!”许舒涵继续喊道。 而就在这时,她却再次看见了人影…… 这次的人影却是出现在了走廊深处,当她望过去的时候,那人影正好转过头去,进入了一间病房内。 “等等!” “啪啪啪……” 清晰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很快,许舒涵就到了那间病房的门口。 房门虚掩着。屋内隐约传出有人说话的声音…… 只是从缝隙向内望去,却又看不见任何人影。 “凌默,是你吗?” 许舒涵问了一声,同时伸出手去,轻轻推开了房门。 吱呀---- 也不知为何,刚那个人影进去的时候,分明是悄无声息的,而她此刻推门,房门却发出了生锈般的异响声…… 这声音让许舒涵没来由地感到了一丝恐惧,但一想到食物,她还是坚持了下去…… 随着房门彻底推开,屋内的情形也出现在了她眼前。 “怎么是……” 门后却不是病房的格局,而是一间极为黑暗的屋子。 她疑惑地走了进去,可没走几步,身后就突然传来了“嘭”的一声闷响。 “啊!” 许舒涵立刻回过了头去,却惊恐地发现……房门不见了! 不仅如此,她眼前的红光也仿佛变得黯淡了,能够看到的东西都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这是怎么回事啊……” 许舒涵茫然地呆立了两秒钟,又赶紧转过了头去。 而就在她回头的一瞬间,一个人就已经面对面站在了她跟前! 这人出现得悄无声息,和她之间的距离顶多不超过十厘米…… “啊!” 许舒涵发出尖叫声的同时,这人却已经开口说话了。 “你准备得怎么样了?”他说话的同时,露出了一口有些发黄的牙齿,眼神则显得格外阴鸷…… 许舒涵下意识地往后退去,没等她反应过来,又一个人从她身后走了出来。 而这个人干脆就是从她的身体里穿过去的…… 让许舒涵惊骇的是,此人手里拖着个麻布袋,而袋子还在微微扭动着,似乎里面装了什么活物…… “是……人吗?” 许舒涵站在一旁,瞪大着眼睛注视着这两个人,但他们却好像看不见她似的,自顾自的交谈起来。 “已经抓住他了,走吧。”拖着麻袋的人回道。 “确定是凌默吗?” 拖麻袋的冷笑了一声,说道:“错不了。” 两人说着。就已经一前一后地向前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一扇房门后。 那门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现的。许舒涵一听说是凌默,立刻就想冲过去,但却始终差了这两人一步。 以她的速度,竟然是在这两人消失后,才冲入房门的…… “凌……这里是哪里啊……” 一进门,许舒涵就愣住了。 她眼前出现的,赫然是一大团漆黑…… 黑色的天空,巨大且枯萎的黑色树木。低矮的灌木丛中流动着黑色的雾气…… 路口还歪歪斜斜地插了个牌子,她走过去辨认了一眼,念道:“黑森林?” “这是一片由死亡气息组成的森林,你要寻找的人就在森林中的某一处。但如果你的速度不够快的话,就只能找到他的尸体了……也许你对这一幕有所怀疑,但请不要怀疑你的眼睛,连丧尸都能存在。还有什么……” “啊!凌默被带进去了!”许舒涵还没看完,就已经惊恐地叫了起来。 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拔腿就跑,直接冲向了那条小径。 同一时刻,牌子上无声无息地浮现出了一个表情符号:“囧”。 …… “你怎么知道的?”凌默问道。 “我又跑回去看了一眼啊!结果那个符号瞬间就消失了!本来我是想找找看有没有地图什么的……”许舒涵很无辜地说道。 “对方大概没想到你会那么快就相信了吧……好了,你继续吧……” 此时凌默也再次肯定了之前的判断,即。对方能感应到“入梦者”的行为,也能听到“入梦者”所说的话,但却不能直接看见“入梦者”。 …… 跌跌撞撞地跑出了一段距离后,前方不断出现的树木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色的沼泽。 沼泽上没有桥。周围也看不见任何船只。 许舒涵试图直接过去,却发现沼泽正在不断冒着气泡。翻滚中隐约可见许多头骨…… “怎么办啊……” 焦急之时,许舒涵却在一棵大树后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身材娇小,穿着一件黑色斗篷,光着脚,手上挎着个篮子,正有些好奇地注视着她。 许舒涵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却被这女孩的长相吓了一跳。 她看着就像是一个被缝缝补补过的布娃娃,全身上下除了皮肤外都是黑色的,可偏偏肤色却白得跟纸张一样。 两人互相盯着看了一会儿,却还是小女孩主动说话了:“你想过去吗?” “嗯……”许舒涵老实地点了点头。 小女孩微微咧开了嘴,笑容看起来很纯真,可眼神却说不出的怪异:“那你能先帮我一个忙吗?” “这样吗……那你说吧。”这会儿的许舒涵基本处于缺根筋的状态,思维模式也是单线的……在脑内将帮忙和过去划上了等号后,她就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我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可是路过的人都不愿意光顾我。”小女孩掀开了篮子,拿出了一根黑色的小棍,“天气真的好冷,可卖不出火柴,我就不能回家……你能买一根吗?我要的报酬不多,只要你划亮火柴,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了。” 她说着,便将手中的小棍递给了许舒涵。 “好吧。” 许舒涵也没多想,“噌”一声划亮了火柴。 一缕青白的火焰立刻蹿了出去,而盯着火焰的许舒涵顿时眼前一花……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张餐桌上,而视野的角度则好像是趴在了上面。 “嗯……动不了?” 此时,一个脚步声从侧面传来,很快,那小女孩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嚓……” 小女孩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拿起了面前的刀叉,两眼放光地看向了许舒涵。 在铮亮的刀子上,许舒涵看到了“自己”…… 她赫然变成了一只煮熟的火鸡! 而小女孩也在此时露出了一丝疯狂的微笑,手中的刀叉相互摩擦着:“回答问题,否则就吃了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