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我成了一个吃货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九十三章 我成了一个吃货

虽然语气有些生硬,但说完之后,王凛却忍不住有些心虚地瞥了凌默一眼。 半年没见,凌默的长相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头发更长了一些,身材也更挺拔了一点。 但怪异的是,他的形象明明没多大改变,可给人的感觉却有些不同了…… 刚才还没发现,此时再看,王凛顿时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怎么说呢,以前总觉得他心事很重的样子,现在的表情却显得轻松多了啊……眼神居然也亮了不少……单看外表的话,总觉得没什么威胁力……” 王凛刚这么一想,心中就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就爆发出了一阵怒吼:“不过……这些都是错觉啊!他明明就是变得更可恶了才对啊!好不容易见到了阔别许久的小姨子,没有感动得痛哭流涕也就算了,那一脸‘啊,你还活着啊’的表情我也忍了,可是你做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把我往地上扔啊!” “抛开亲戚关系不谈,就算只是个熟人,能够在这个坑爹的世界再次活着见面,那也是值得珍惜的缘分啊混蛋!” “人面兽心!丧心病狂!披着人皮的狼!……” “……” “呼……” 在此过程中,王凛的表情从畏惧到平静,然后又仿佛发怒似的涨红了脸,紧接着还抿着嘴唇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最后却又轻松地吁了口气……自始至终,她都没吭声…… 凌默则有些疑惑地盯着她。问道:“你是不是还晕着呢?” “啊?”王凛顿时回过神来。 “我是说你的脑袋……”凌默说。 王凛立刻摆了摆手,答道:“还行!差不多好了!不过……你不生气啊?”她微微缩着脖子。有些惊讶地盯着凌默,一只手已经下意识地挡住了自己。 当初这位姐夫是怎么折腾她的,王凛可是记忆犹新着呢…… “我看你很紧张的样子……”她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紧张那是肯定的,总不能就这么把人给丢了。”凌默笑了笑,突然问道,“怎么,替你姐吃醋了?” 王凛的那点小心思,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他这一问。王凛的表情就马上变得有些不自在了,她嘟囔着说道:“谁会替她吃醋啊……”顿了一下后,又满脸不爽地问道,“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好着呢。”凌默答道。 “哦……” …… 王凛又眼巴巴地等了一会儿,却始终不见下文。 她咬了咬嘴唇,终于硬着头皮问道:“这就……完啦?” “是啊。”凌默点了点头。 “……” 你是有意的吧!绝对是有意的吧! 王凛顿时有些抓狂。 时隔半年,她肯定是记挂着夏娜的。 凌默答得简单。可眼神却显得那么意味深长,分明就是在暗示着什么。 但要让她拉下面子仔细询问,她又下不了这个决心…… 纠结了一会儿,王凛把头一扭,冷哼道:“不说拉倒!” “死要面子活受罪啊……”凌默感慨了一句。 “随你怎么说……怎么,你就不问问我啊?怎么说我们也是亲戚。你不要太过分了啊!”王凛翻了个白眼,说道。 但让她意外的是,凌默的表情却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语气也有些严肃地说道:“要问的问题太多,还是一会儿再说吧。”说完之后。他便转头看向了那位黑眼圈,说道。“我先去带人出来。” “哎,你们接着叙旧啊。”黑眼圈正围观得津津有味呢,闻言便开口说道。 “时间还多呢,一会儿再好好聊。”凌默回道。 “也是,那你去吧,我这儿先撤着。”黑眼圈点头道。 “还有个事……你别再浪费精神力了啊。”临走前,凌默又提了个建议。 黑眼圈愣了一下,然后就默默地埋下了头,使劲抽了一口…… 刚刚撤掉幻境的时候,他的确是有意地夸大了场面,想给凌默带去一点麻烦……结果虽然失败了,但好在凌默没像他那么得瑟,也没什么兴师问罪的意思……现在凌默突然提醒一句,显然也不是把这事儿放在心上,而是真的好心提醒…… 可为什么这种感觉反而更让人蛋疼呢! 别人费心费力地做了事,你倒是给点反应啊! 听他的?那不承认自己的失败了吗?可要是不听吧,岂不是自取其辱? 纠结啊…… 待凌默的身影走远后,黑眼圈才闷声闷气地问道:“他真是你姐夫啊?” 王凛还在揣测凌默刚才那番话里的意思,只是随口应了一句:“肯定啊……” “跟你描述的一点都不像啊……”黑眼圈嘴里念着,“无耻心黑这个暂且不提,至少在实力方面你绝对没说实话啊。这哪儿是任我碾压的级别,根本是和我不相上下好吗!你还说见面之后先揍他一顿一雪前耻,结果人连你正脸都没看清楚就让你摔灰里去了……” “你是不是想死?” …… 再次进入幻境后,凌默便立刻放开了精神触手。 他本身就一直锁定着许舒涵,此时一边确认位置,一边就靠近了过去。 幻境也随之开始慢慢崩塌,越到深处,就越像是在震动的废墟中行走。 这次的动静果然小了不少,但看着周围的一切突然无声无息地碎裂开来,视觉冲击力却仍然惊人。 这种程度对于凌默来说当然没事,但对于深陷幻境中的许舒涵来说,恐怕就是一场噩梦了…… 不过随着五感渐渐摆脱影响,许舒涵的精神波动也在一点点平稳下来。 “刚刚变异就遭受精神刺激,也不知是福是祸……” 心中想着,凌默就已经在一扇房门前停了下来。 嘎吱---- 刚推开房门,一道黑影就已经朝着他扑了过来。 “等……” “嘭!” 许舒涵的速度确实恐怖,凌默刚喊了一个字,整个人就被结结实实地撞到了门框上。 “好快啊!” 凌默胸口一闷,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辆高速列车给直接顶到墙上了。 只是许舒涵虽然快,但力量却有限,这一扑也没打算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凌默……” 许主播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欲哭无泪地说道:“救命啊……” …… 一分钟后,许舒涵总算在凌默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 但没说两句话,她突然又直愣愣地看向了凌默。 不等凌默发问,这位新生丧尸就已经急不可耐地抓住了他的衣袖,念道:“吃的,给我吃的!” “你别在我身上摸……”凌默说道。 吞下病毒凝胶后,许舒涵顿时满足地抱住了肚子,顺着墙蹲到了地上。 “啊……好爽。” 凌默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就这样?” “什么?”许舒涵抬头看了一眼,疑惑地反问道。 “你就没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常吗?”凌默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按照他的“喂养”经验,普通丧尸吞食病毒凝胶后,都会因为大量吸收病毒而出现发热狂暴的现象爱。 而许舒涵这种极其淡定的表现,在凌默看来恰恰是很不正常的。 “有吗?” 许舒涵认真地感受了一下,突然神情一垮。 “怎么了?”凌默连忙问道。 “你这么一说……我总感觉自己好像损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许舒涵喃喃说道。 看她的神情,凌默多少明白了一点,他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许舒涵的肩膀:“习惯就好……” “说得容易……”许舒涵索性坐到了地上,双手环住了膝盖,脑袋也放了上去,“我已经变不回人了,还成了一个吃货……” ps:今天吃了很多药,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恢复了……